“哦……这样啊”我喃喃道。

  爷爷把他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我们不禁感叹道,原来我们的宇宙是这么来的啊。

  没多少人知道怎么召唤八度劫罗玉,所以当八度劫罗玉降临人世时,每个人为了得到它不顾一切,所以才有了当时人类史上最大的一场战争,而就是因为那场战争,地狱之子才从地狱里被释放出来,十圣字才被冲散,如果当时那块玉没有降临到人世中,就不会有未来的任何大战。

  八度劫罗玉降临之时,不是战乱,就是血光爷爷笑了笑,对我说道:“呵呵,差不多还带着丫头去练刀去了,你们自己在家待着吧。”说完,爷爷就站起身,拉着小银就出去了。

  “我先和爷爷去练刀去了,就不待了啊”小银说道。

  我轻声嗯了一下,对着刘涛说:“咱们出去转转?”

  刘涛哼了一声:“你就知道转,好吧……去转转。”

  我们回了一趟帮会,刚进门就看见小四坐在大厅里,还有几个帮会成员坐在那里,气氛压抑的很,刘涛慢慢的走过去。

  “……喂,你们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

  那帮兄弟一看是刘涛回来了,马上就佣了过来。

  “涛哥,出事了……”

  “嗯?什么事?”刘涛收起笑容。

  “我们的玉器店前天倒货的时候遇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身黑袍,说是找什么东西,好像叫罗什么玉。”

  “八度劫罗玉!”我叫到。“嗯,好像是叫这个名,我们那兄弟说:‘哪有那玉啊,我们这就一些个稀有的玉石,你说的那玉,没见过。’我们兄弟说完这些话后就见那两个人神色不对。”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刘涛叫到。

  “我们的那几个兄弟都被打成了重伤,现在在医院里奄奄一息,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刘涛听了这话,脑袋“嗡”的一下。

  “你说什么!?谁干的?告诉我!”

  “我们也不想给你惹事,所以昨天私下里去打探了一下这两个人,他们好像是属于一个组织,裂变之眼,你们知道吗?”

  “什么眼?这是什么东西?”刘涛一脸疑惑的问道。

  “他们已经砸了提洛斯几十家店了,前来阻止的人不是重伤就是死。好像连别诺神都不放过,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别诺神是他们的刀下魂了……”

  “究竟是什么势力这么厉害?”刘涛缓缓地说道。

  “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的组织叫裂变之眼,他们好像在别的城里也出现过,但是没人能阻止得了他们。”

  “加布特他们去过吗?”加布特的守卫有很多神武,他们要是不敢去加布特去砸店,那就是实力根本不够。

  “不知道这个不清楚,现在裂变之眼这个组织让人闻风丧胆,他们好像就是一个目的,就是要找到那个八度劫罗玉。”

  他们要八度劫罗玉干什么?莫非想统治世界?他们也不会用啊。

  “你刚刚说,前天来打伤我们兄弟的那些人有几个两个是吧?性别是什么”我对着小四问道。

  mm酷匠网9首Z$发

  “一男一女,不过好像实力都很强。”

  一男一女,这个组织里还有女人?

  “这样啊……他们砸的都是什么样的店?”

  “呃……基本上都是大型玉石店,珠宝店,和一些玉器城。”

  “噢,这样,小四,你去给我收集他们的资料,越多越好。”

  “没问题涛哥。”小四说完顿了顿,他对着我又说道:“对了,杰哥,他们临走的时候留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你的名字。”说着,小四就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

  “嗯?”我疑惑的接过纸条,刘涛也凑了过来,我打开一看,上面写了几句话:“阎空杰是吧?我是裂变之眼的创始人,对于你们来说,目次兽好像根本没什么用啊……所以,你的目次兽我笑纳了,我会取到你的目次兽的,我们会见面的。—冲神宇”

  冲神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十圣字冲字辈的?在十圣字,名字也有点不同,除了少数人是两个字的名字,剩下的人都是三个字的名字并且姓氏还与普通人不一样,冲姓的人,大多数都是十圣字的。

  既然是十圣字的为什么还要在创立一个组织?他怎么知道我有目次兽?为什么他要寻找八度劫罗玉呢?

  这些问题在我的脑子里不能散去。刘涛看着纸条,也是一脸懵比,小四说道:“杰哥,他们的意思是你有目次兽?”

  “哦哦,没……不,那啥我和涛子先去看看那住院的兄弟去了啊。”

  “哦……”小四没多问,跟我们道别之后就回去查资料去了。

  现在唯一就是要找到这个名为裂变之眼的组织,那么我们去医院看看那位重伤的兄弟,如果他死不了,我们就能问问前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到了医院,到了三楼,那里是我们兄弟的病房。果不其然,一上楼我就看见几位穿着帮会服的几个人在那里转悠,我上前就问:“嘿!哥们,你是饕餮帮的人吧?”

  刘涛说了一句:“智障啊你,还用问吗,帮主就在这呢。”

  我瞟了他一眼,那俩兄弟叫了一声涛总,莫非是商业上的手下?

  “涛总,你知道了这事了吧,前天我们……”

  “嗯……我都知道了,前天被打的那些兄弟们怎么样了?”刘涛伸手指向各个病房“哪个是兄弟们的病房?我想见见他。”

  “在这里,请跟我来涛总。”说完,那个兄弟就向着一间病房走去,我和刘涛紧跟其后“吱……”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我们才看到病床上的那位兄弟。

  “已经做完手术了,医生们还用了医疗术,虽然命保住了,但是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医生估计他能醒过来最早……也得是一周后。”

  “这么严重?!”我们惊叹了一声,我看着那位兄弟,面色苍白,嘴上戴着一个输氧器,周围很多管道,手上还插着输液的管,要多惨有多惨。

  “他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实力也快达到我的地步了……唉,出了个这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