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鱼吗?我饿了”刘涛说道。

  “应该有,咱们看看。”

  @/酷g`匠…8网唯fV一X*正/版),.其他O都ZJ是盗m版

  我下水看了看,这里的水倒是挺清澈的,河底有鹅卵石,和些许水草,但是竟然也有鱼!

  这可把我们乐坏了,我们抓了几条鱼,找了几根木棍,生了堆火,把鱼的内脏清理了,然后把鱼肉串在火堆上的烤架上。

  不出五分钟,烤鱼便烤好了,那叫一个香啊,虽然没有调料啥的,但是吃得真爽,我们两顿饭没吃,又走了那么长的路,这回终于有肉吃了,怎能不吃?

  我们抓了四条鱼,一人吃了两条,还是很大的鱼,这给我们吃的,快撑死了。

  吃完之后我们继续向着血色山的中心点靠拢, 这山脉群的半径我们大约得走两天,就算是到达山脉顶也得走一天多。

  途中我们遇到了几只二阶的妖兽,但都被我们杀了,越往山顶走,妖兽的实力也渐渐强大起来,一天内,我们遇见了三次妖兽,全是二阶的妖兽,精核也全都被我的剑吸干净了,我没有办法啊,我就这么一个防身的刀,刘涛那个短匕首有啥用啊,只能单对单的对捅,遇见这一群群的没啥用啊,更何况,我的技能可能就把精核轰烂了。

  到了晚上我们又建了个小窝棚,简单的吃了几只妖兽的肉,真别说,妖兽的肉虽然没多少,但是真的是挺香的,跟狗肉似的,虽然没有排骨那样好吃,但也是肉啊。

  第二天,我们继续赶路,没错,我俩的目的就是进入内围,去挑战更强大的妖兽,这样不管是草药的稀有度还是精核的能量强度都会大大的提高。

  路上我们遇见了十几只三阶的妖兽,还有一只四阶的妖兽头目,我跟刘涛二话不说冲上去就要干,我突然想到要留住妖兽精华,想了一下,从地上抓起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想着那帮妖兽狠狠的招呼了过去。

  四阶妖兽也不算什么,几棍子就被我抡到了,我的棍子都折断了,索性又找了一根棍子,继续打三阶的妖兽。

  刘涛这小子还真的拿着匕首杀了几只三阶妖兽,他一步起跳就捅死一只妖兽,血液只把他的刀刃染红了,他身上并没有多少血,确实,这十几只妖兽太少了,血都不够溅到我的身上。

  把这些妖兽们都打死了之后,我开始取精核,取完了发现我的背包装不下了,我急中生智,剥下那四阶妖兽的皮子,然后把这些妖兽精核包了起来。

  大工告成!接着赶路。

  到达山顶时已经是中午了,我在剥皮的时候切了几条妖兽腿,那嫩肉看着就好吃,我们把这些腿给烤了,当作午饭,你想想,四阶妖兽的体积就像一只狮子那么大,四条腿肉,吃起来多带劲啊。

  吃完了烤肉之后,我看了看太阳,现在大约是十二点到一点左右的时间,我们现在就在山顶上,我往远处看,真的好大,浩瀚的深红色土地,和紫黑色的一些树林,星星点点的红色,那些都是食腐花,就是吃尸体的花,有生物在那里死了之后,这些花就会慢慢缠绕尸体然后吞噬掉。

  我看着这巨大的山脉群,围绕着中心点,这个血色山脉很像一个陨石坑的环形山,我们登外圈山峰,到达山顶后再下去,进入内围,然后再到达底部也就是深渊。

  不知道还有多少的战斗在等着我们,我拍拍刘涛的肩膀,示意他接着走。

  下山的路途中并没有遇到妖兽什么的,但是我们却看见了一直巨大妖兽的尸体,精核已经没了,尸体上有一处致命的刀伤,此外再无任何伤口。

  经我判断,这应该是一只六阶的妖兽,相当于天武后期的实力,这么强的妖兽,到底是谁杀的呢?而且还是一刀解决,如果我用地狱狂煞剑的话,完全可以一刀砍死这样的妖兽,但是我们这两千多人里,怎么可能会再有神器呢?

  并且实力不够的人,就算使用神器也是废品,这两千多人里,没有神武的,天武使用神器几刀才能杀了这样的妖兽。

  我摸了摸妖兽的尸体,还有一点热度,估计是在三十分钟前死的,前来训练的人应该有一部分从一开始到这的时候就向着内围出发,跟我们一样。

  但是我不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去寻找更稀有的灵药?但是没实力基本进不去深渊,这个学校莫非还有神武级的存在?

  只有神武才能进入血色山脉的内围和深渊,因为级别低的直接就扛不住那么强的妖兽攻击。

  不管了,我们也得尽快赶路,内围基本没多少学员,有的也就是那些稍微强一点点的学员,我们只要继续向前出发就可以了。

  走了十多分钟,没遇见妖兽,但是一路上又看见了更大的妖兽尸体,还是没有精核,这让我更加疑惑了,这是七阶妖兽的尸体,相当于神武了!这到底是什么实力的人才能杀掉这么强的妖兽?

  我在地上看见一些人类脚印,向着更内的地方出发了,我们顺着这些脚印,跟踪了过去。

  大约又走了二十分钟,脚印断了,我们的线索没了,我长舒一口气,无奈地说:“算了,脚印断了没事,我们至少可以知道他走的什么方向,向着这个方向继续走就行了。”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发现前面有一个丛林,很大,但是树木没那么密,有一条小道,是条路。

  我们顺着这个路进了森林,走了一会,我发现这林子里没有妖兽!

  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只妖兽都没碰见,刘涛也疑惑了,就在这时我发现前面的能量波动有点怪,便跑了过去。

  “唉!你干嘛去?”刘涛回过神来问我。

  “跟我走就是了!”我头也没回的喊道。

  我们两个向前一路跑着,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剑气席卷而来,我和刘涛一惊,不约而同的猛趴下,这阵剑气将我们身后的几棵树砍断!

  “我擦!这什么东西!”刘涛叫到。

  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剑气?我看着前面断裂的树木,隐约听到了妖兽的嚎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盟鬼武说:

四目的主人就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