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该该用妖兽的血好好喂喂这把剑了。

  看看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阶级的妖兽,就算是十几只五阶妖兽,我都不怕,有地狱狂煞剑在手,我怕什么?

  动静越来越大,我们身边的妖兽可能在增加,我们身边全是一声声的喘气声。

  妖兽好像有点多啊,现在至少得有三十只了吧。

  就这样,大约又僵持了三十秒吧,刘涛大叫一声,我定睛一看,四面八方全是妖兽,得有四十多只,小的就只有猫那么大,大的就有一只狗那么大。

  “涛子,这比预料的还要多啊。”

  “那有什么办法,跟它们这些畜生干啊!”刘涛喊道。

  这些妖兽也就是一两阶的样子,我们可以应付,但是这么多的数量,一只给你一爪子,你就受不了了。

  我们四目相对,突然,像是说好了似的,同时冲了过去,妖兽们也在这一霎那,全部涌上。

  “嗷!!!呜!!!”

  顷刻间我们的身上就被染红了鲜血,我拿着剑一下一下的挥舞着,刘涛就看准了通,血液全都流进了地狱狂煞剑里。

  妖兽的额头上有白色的光核,有相对较大的能量波动,地狱狂煞剑将这光核里的能量都给吸干净了。

  这些光核应该就是妖兽精华了,竟然能被地狱狂煞剑所吸收?那么我的剑可真是大补啊。

  “来吧!”我大叫一声,脚底一蹬,瞬间冲进妖兽最多的地方,疯狂的砍杀着,仿佛进入无人之境,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我不知道那是谁的血,反正我现在已经杀红了眼睛,地狱狂煞剑的剑气,都将距离我比较近的树干震断!

  那些妖兽终于知道我们的厉害了,想要退开,但是我那能让它们跑?

  “啊!”

  我猛的一吼,用尽全力,地狱狂煞剑所释放的剑气以极快的速度横扫了我前方的所有妖兽!

  那些妖兽都一一毙命了,但是血液和妖兽精华都没有吸取,因为它们是被剑气所杀,地狱狂煞剑碰不到,也就吸不了了。

  刘涛看着我说道:“可以啊杰子,你的剑什么时候可以释放剑气了?”

  “不知道唉,上次用人血滋养了它一次,就这样了,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

  如果血液可以提升剑体的功力,那么就好办了,先吸吸妖兽血,再回去吸吸别诺神的,大补啊。

  我看着满地妖兽尸体,想到了那些精华,于是我对着刘涛说道:“现在把他们脑袋里的光核取出来吧,那个就是精华。”

  “嗯?是这样吗?不过这一两阶的妖兽精华没什么好收集的?咱们任务上规定的至少得是三阶的妖兽精华。”

  “不过也对,这对我们来说没什么,但是如果取回来给老基他们提升一下?”

  “我草,太恶心了!还得抠脑门,我不取,要不咱们采点草药给他吧?那个提升比这快多了!这些精华,你留着滋补你的剑吧。”

  “行吧,那我自己取行了吧……”

  “你取吧,我找个小溪洗洗澡去,身上又溅了这么多的血,真脏。”刘涛嘟囔道。

  不过十分钟,我就把那些妖兽头上的光核取了下来,我取得都是有精华的光核。

  做完这些,我把那十几个光核收入我的背包里,这些光核不大,也就跟乒乓球一样大,只占用了我背包四分之一的地方。

  最后我把背包放好,也去找小溪去洗个澡,血色山里的小溪应该多的是,应该有几条就在这附近。

  我渐渐的听到了流水的声音,没错,这有条小溪,水很浅,但是里面不会有什么食人鱼吧?

  血色山脉堪称世界第一危险之谷,如果没有什么能力,想生存下去,那简直是空谈,你还得有很好的危险意识。

  那么我面前的水里有妖兽么?

  妖兽的光核是可以发出能量波动的,这一点我知道了,我用我的能力来感受来自外界的任何能量波动。

  没有,这水里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附近也没有,那就好了。

  我把沾满鲜血的衣服脱下来,还好只是外褂有点血,可以洗掉。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我都快把我衣服上的颜色洗掉了,我赶紧回去,这衣服上的血液说不定会引来什么东西呢,还是先走为妙。

  我按照原来的路线回到了我们的那个小草屋,刘涛已经回来了,他还在那生了一把火。

  我看见他也把衣服洗了,但是我没有在小溪那里见到他,那他就应该在别的小溪里洗的。

  我找了一根棍子,把我俩的衣服挂在了上面,旁边有一堆火,这样一晚上就能干了。

  我们把妖兽的尸体处理了一下,全埋上了,然后我俩长舒一口气,这才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我和刘涛几乎同时睁开眼睛,看着对方,我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对着他说:“你怎么今天醒的这么早啊”

  “睡不着了,今天赶紧干完事就得了。”

  我嗯了一下,去看我们的衣服。

  衣服已经干了,那堆火已经灭了,还有些许的火星。

  我穿上衣服,刘涛也穿好了,我们对视了一眼,背起背包向前出发!

  我们继续向前面更深处走,路上我竟然碰到了几个学员,但是我不认识,他们似乎也在第一夜经历了战斗,但是并没有伤亡,他们也收获了一点精核(就是精华,下面都这么叫),但是为数不多,几个精核而已,我叹了口气,继续向血色山脉的中心走去,路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植物,我按着记忆来分辨这是不是有毒的,草药大全上说过的。

  我们摘了很多草药,这都是正常的灵药,没有半点的毒素,现在我的背包快满了,还剩下一点点的地方。

  刘涛也背了个包,里面有医药包和水什么的,也可以装下一点东西。渐渐的中午了,我们还是没有看到三阶妖兽,这令我很苦恼,并且我们又饿又累,索性,找了个地方歇了下来。

  我听到附近有流水的声音,于是跟刘涛过去看看。到了那发现还挺宽的。

  “这里有鱼吗?我饿了”刘涛说道。

  “应该有,咱们看看。”

  }t看正*4版章)/节上酷匠a#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