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让我想起了十圣字族也有这么个传统,就是吃饭睡觉的时候都要警惕周围,虽然我已经遗弃了这个习惯,但是我爷爷奶奶都是这样,每次吃饭时都很警惕,睡觉前先检查检查,这都是经常战争养成的。

  吃完饭我和他俩在学院转了转一会儿,看着时间,下午一点集合,现在十二点四十,还有二十分钟,先转二十分钟。

  ……

  下午一点整。神武学院的万人广场上。所有要出发去血色山脉的学员都到齐了,兄弟班组成一队,但是各班的队长管自己班的人。

  卡萧校长作最后告别。

  因为上次的目次兽事件,学员们都知道卡萧有个一目了。

  “就是这个校长,他有目次兽!我亲眼看见的。”

  “对啊,就是他,战斗的时候好帅啊。”

  “那是!咱们的校长多厉害啊,一个打一百个!”

  校长瞬间满脸黑线,把手放下,咳了一声。

  “都安静!!”这声音很洪亮。

  瞬间,全场都安静了,我估计一下,这个万人广场上,参加训练的人不过两千五百人。还有几万不参加训练的学员站在后面。

  虽然人很多,但是别小看血色山脉的面积,这片血色山脉几乎沾满了整个德洛因平原,德洛因的面积可以抵得上三个加布特那么大,面积很广,两千多个人去那里就像一盘沙子洒在一个广场上,比都比不上。

  “这次的训练是神武学院创建以来最残酷的一次训练,你们将面临着生死离别的危险,也面临着死亡的厄运,总之,这次的训练,风险很大,你们都是我们精心挑选的出色战士,一想到我就要把你们流放到妖兽遍地,毒花丛生的血色山脉时,我有那么一瞬间都舍不得了。”校长咽了口唾沫,两千多个学员默不作声,静的可怕,每个人都在认真的听。

  “你们有可能牺牲,有可能受伤,也有可能从此残废,但是,你们的付出是值得的,是有巨大的回报的,你们可以获得那里的草药,妖兽精华,有胜利归来的奖励!还有宝贵的经验。你们会在这场训练中成长,慢慢的变得熟练,变得强大,这些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校长顿了顿,随即看向着两千多人,猛地举起双手,对着学员们喊道:“你们都是神武学院最出色的战士!最无谓的英雄,让我们不惧困难,尽情的冲锋吧!我相信你们会成功的,你们信吗!”

  “信!!”台下众学员瞬间被这番话点燃了热血,那满满的干劲,让谁看了都舒心。

  我瞥头看向穆宇,他一声不吭,默默的低着头,眼镜片因为反光,我看不到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他在想事,这小子,想什么呢……

  卡萧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教官示意了一下,那个教官马上跑下主席台,他指挥着那些小教官把我们带出去。

  “战士们!去吧!我在这等着你们归来的好消息!”卡萧又补了一句。

  大家都很兴奋,在每个城内都有一个空间传送器,那个一般的时候都不开,只有特殊的时候才会开启。

  我们得先步行到加布特城的边缘地带,这个行程大约得走三个小时,饶是如此,神武学院的地理位置还是很靠近加布特城的边缘的,那么可想而知,加布特到底多大,而血色山脉又是多么广阔。

  我们开始步行,两千人的大队伍几乎沾满了整条街,我们大约走了三个半小时,周围的景色已经不是繁华的城市了,而是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向远方,而四周全是郊区,平地。

  我们渐渐的看见一座孤立的巨大建筑,周围还有许多军队的人,教官说到了,我们定睛一看,这巨型的建筑大约有五层楼那么高,就是一个小台子上有一个圆形大拱门,就这些,高达五层楼。

  人群中一片哗然,这是什么?都没见过,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随行的张伊老师说:“我们只能把你们送到这了,这个装置叫做空间传送器,可以把你们传送到血色山脉。”

  这么叼?真神奇。

  “咔滋……”一阵电流的声音传过,那东西运转了,只见那个拱门开始充斥电流,最后变成黑色的空间,这个原理就是扭曲时空,使得从这里到血色山脉的那段路直接取消,就等于直接进去,出去就到地了。

  “好神奇。”刘涛惊叹道。

  rM酷Yu匠网eQ首w发G

  这时,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对我们说道:“血色山脉分为三部分,外围,内围,还有深渊。”

  大家都不知道这三部分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血色山脉是一座座山脉围成的一个圆形的大山脉群,中间部分是最深层,深渊。

  那个军官又开口了:“外围,是血色山的最外圈,那里有成群结队的妖兽,但是阶级都很低,一二阶,三四阶的妖兽,但是到了内围,妖兽的等级大大的提升了不少,五六阶的,七八阶的,而且还拥有很高的智商,那些稍微弱一点的妖兽都被强大的妖兽吃掉了,所以,内围的妖兽基本没有菜的。”

  学员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最后,越往深渊走,妖兽越是厉害,每一只都达到了八九阶的境界,拥有超高的智商,还可以幻化成人形,血色山脉的中心点,那个被称为“深渊”的恐怖的地方,没有十阶以下的妖兽,每一只都很凶残,我劝你们就待在外围吧,内围和深渊的太恐怖了。”

  众学员听了,纷纷念叨打死也不去深渊和内围。

  我苦笑一声,转身看了看刘涛,这比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很正常,并不害怕。

  我又看向穆宇,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冷冷的,为什么他会表现出这样的神情呢?

  我不知道,也没法知道,穆宇这家伙不爱说话,怎么问他都绝对不会说的。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现在出发吧,你们的任务卡都在班主任手里,你们自己找班主任要吧。”

  我拿了一份,别的学员都拿了一份。

  “都拿了,就进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盟鬼武说:

天赎这个故事就要真真正正的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