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团散开,尘土飞扬,在巨大的灰尘中我看见了一个身影,老爷子。

  他全身都是微红色的,老爷子一把扯下自己上半身的衣服,裸露出的是发红的身子,令我惊讶的是,爷爷身上竟然布满黑色的条纹,像符咒似的,蔓延至全身,就像纹身一样,我以前都没见过!

  爷爷头上青筋暴起,他的面前依然还是那只巨大的殃陨兽,爷爷藐视这这只庞然大物,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见过爷爷最强的气场。

  “殃陨兽的传承,封印之血!”我体内的二目说道。

  “殃陨兽的传承……封印之血?那是什么?”

  “小子,你可能并不知道,在很久以前,兹满木家族封印这头巨兽的时候,你知道是怎么封印的吗?”

  “我……不知道啊”

  “殃陨兽在天下作恶,老百姓痛不欲生,他们找来封印师,老百姓凑齐九九八十一个男童女童,都是七八个月大的,最大的也就一岁多,最小的也就五个月大,集齐这些婴儿的血,部下法阵,让这些孩子坐在封印阵里,随后封印师念咒,让缚魂锁里的殃陨兽永久沉睡在一个羊皮纸里,纸上写的也就是通术。”

  “小子你知道通术的得名来源于什么吗?”

  “我并不知道……”

  “通灵之术。”

  “那是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将万物的‘代码’存进这个术里,随后将自身的能量按照这个‘代码’召唤出来就行了,殃陨兽是这里代码最复杂的一个,但是能量消耗非常巨大。”

  5酷《F匠E网永L}久(免$费看小说◎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那么殃陨兽的传承是什么?”

  “那八十一个孩子里,有一部分受到殃陨兽的能力的传授,获得了先天的资质和天赋,在以后的培养中,这些孩子多少还是有一点异于常人的地方,你的爷爷可能就是这八十一个孩子之中的一位,我还感受到了。”

  “什么?我爷爷是那次封印中的一个幸运儿?”我惊讶的叫到。

  这老爷子,藏的太深了!

  可能连我奶奶都不知道,我更别说了。

  “前辈,如果这些孩子长大后生的孩子会不会也有那个传承呢?”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能有,这个能力的几率是一百万分之一”

  我去!一百万分之一?这么夸张?我不知道我父亲有没有,虽然我没见过他。

  我震撼的再次看向爷爷,老爷子威风凛凛,殃陨兽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冲着爷爷猛地吼了一声。

  这一吼带动了许多尘土,爷爷的头发微微颤动。

  爷爷的气场达到令我难以置信,就连旁边的崇都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殃陨兽猛地抬起一只爪子,挥向爷爷,只见爷爷大叫一声。

  “无式·极神!”

  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了,爷爷他的全身闪着亮光,脚下一蹬,激起许多石块,他以我根本看不清的速度冲到殃陨兽的面前,飞起一脚,那殃陨的爪子还未曾落地,身子就被巨大的冲力冲起!

  爷爷猛地一蹬地面,飞到了殃陨的背上,只一掌,就将这庞然大物瞬间穿透,掌力轰到地上,又创造出一个巨坑。

  “八极盅!”

  在殃陨的正下方,也就是巨坑中,浮现出一个太极图案,与此同时,殃陨正好掉落在那个太极图案上,爷爷手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小盅(盅是一个类似于碟子的小碗)它由能量组成,上面刻满了卦型,爷爷冷笑一声,只见那个盅瞬间变大,径直的把殃陨兽扣了起来,扣住的那一瞬间,从盅顶处伸出许多条锁链,猛地插在地上。

  “这样就可以了……”爷爷吐了一口气。

  只见那口盅慢慢变红,变热,我好想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轰!!!”一声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在盅里响起,这口盅也瞬间扩大到三倍,因为爆炸的张力使这个盅变形了。

  通灵殃陨兽,在这场爆炸中变为灰烬,我在外面只能看见盅里一片黑烟。

  此时的崇脸上煞白,他本以为耗尽力量,召唤出殃陨兽可以战得过我们,谁知道我爷爷还有这么一招。

  “若不是你的殃陨兽是通灵的,我还打不过呢。”爷爷扭了扭脖子,慢慢的说道。

  崇强挤出一丝笑来:“哈哈,哈哈哈,行!,真不愧是十圣字血统啊,今天我果然见识到了这样的力量!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们后会有期!”

  这家伙要跑!

  我不能让他跑了,不然那把刀就没了。我们打了这么半天,为的是什么,就是崇手里的那把神器!

  我一个健步冲了过去,崇因为流失了很多能量变得很虚弱,动作很慢,反应也变得很迟钝。

  “啪!”我一脚重踢在他的肚子上,他瞬间干呕着卧了下去。

  “哼哼,还想跑?”

  我一把把他背上的那把“赤红枷”拔了出来,然后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他。

  “你的刀,归我了……”

  接下来,我抽出地狱狂煞剑,看着他,缓缓的说道:“再见了。”

  “哼哼……别诺神会……终结你的,迟早会……到时候,我会在地狱迎接你的……哈哈哈哈”崇哈哈的笑着。

  “别诺神……万岁……”

  我眉头一皱,一剑砍了下去。

  崇的身首异处,血液都被吸干。我长舒了一口气,看着这把刀,它通体是红色的,剑刃是橙色微黄,剑柄是黑色的,它的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热能,这是我很惊讶,这把刀能顶得上十分之九的地狱狂煞剑!

  我深吸了一口气。

  刘涛跑了过来,我看他身上全是伤口,虽然不致命,但是也很痛。

  “涛子,你……没事吧?”我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还行。”刘涛笑了笑,这笑容,让我看着安心。

  我哈哈一笑,刘涛也笑了起来,我看见爷爷慢慢的走了过来,面如死灰。

  我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老爷子一把揪住我的耳朵。

  “小兔崽子!给我找这么大的事,麻烦死了,你知道我连底牌都亮了吗?”

  “哎呀哎呀!疼疼疼!”爷爷的手劲那么大,我都快哭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盟鬼武说:

故事还没有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