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杰子看到眼前的一幕,一下就爆发了……”

  刘涛讲了几分钟,包括我告诉他的,去小银的家,打张金壮和他爸爸的事都告诉了他这帮兄弟等刘涛比比完了,我从兜里甩出一张银行卡:“这是从张金壮他爸爸手里要来的,里面有十万,你们用于帮会的建设吧”

  我留了二十万,那是我自己的钱啊,我当然不能给的太多小四他们都蒙了,我哪来的那么多钱?这时刘涛笑着说道:“哎哎哎,你怎么不把那二十万也拿出来啊”

  我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滚滚滚,那可是我的,哪能给你”

  小四和兄弟们又蒙比了,我还有二十万!我哪来的钱?他们都不知道“这是从张金壮他爸爸手里要的,谁让他的儿子打伤小金呢?”我耸了耸肩说道“我靠!你行啊你!”小四大叫到我现在快饿死了,我笑了一声:“咱们先吃饭吧?”

  “行啊!”那帮弟兄们附和道我们就去饭店吃了,饭桌上我们正吃的尽兴,我问刘涛:“唉!涛子啊,你有能量兽吗?”

  刘涛嘴里还塞着饭,嘴里含糊不清说:“啊?你说什么?”

  我骂了他一声,问道:“我是说你有能量兽没!”

  “有!有啊!”刘涛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还没有呢?我是想问问你这个能量兽在哪抓的”我看了看刘涛,这时刘涛说道:“能量兽这个东西啊,哦,不是,这个动物啊,它靠的是几率,缘分,不是想逮就逮到的,是看缘分,缘分”

  “缘尼玛个粪!你的能量兽一会儿能不能给我看看啊?”我推了刘涛一下,问他“不行不行啊,我的能量兽只有在危机的时候才能放出来”刘涛说道“滚!那你为什么遇到别诺神的时候不放出来呢!?”我瞥了他一眼“别诺神太强了,我怕它会死……”刘涛喝了点酒,说道“额……那你能说一下是什么样的啊?”

  “是只金豹”刘涛说道我靠了,金豹啊!听着就很帅,我很想知道我的能量兽能不能弄来这么帅的啊!

  “我考了,太厉害了!在哪抓的”我兴奋地问道“什么在哪抓的!这是我从小养大的!”刘涛说道“从小……养大的”我的头上浮现出三条黑线“怎么了”刘涛不解地问道“我特么的也想要一个啊,对了,小四,你有吗?”

  “嗯?”小四在吃饭,他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没,没有”

  我叹了一口气,我们都没有能量兽,这在战斗中没一个好帮手啊,有时间一定让我爷爷给我弄一只来我们摇了摇头,继续吃饭,这一顿饭喝的太多了,脑袋晕晕乎乎的,然后我直接在饭店的包间里面睡了,醒来后发现已经回到帮会了,我身上盖着小四的衣服,我看了一下四周,刘涛他也在,只不过他睡得很死我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时间,卧槽,都九点了,第二节课都开始了,我特么一脚踹醒了刘涛,和小四打了声招呼,然后拉着刘涛去了学院当我们风风火火的到了教室,张伊看了看我,对我说:“阎空杰,那个,校长找你,你先去吧”

  啊?迟个到就要去找校长?这……这以前也没这么严啊张伊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笑了一声说道:“校长只是想找你谈谈话,没有别的意思”

  考!吓我一跳,我哦了一声,让刘涛赶紧去上课,我自己则是去找校长,怪了,校长怎么会单独找我一个人?难道……那天把阿力克杀了的事情让校长知道了?靠!这不就完了吗!

  更F新,V最快X上q酷RY匠网A

  我深吸一口气,别自己吓自己了,怎么会,那时除了我和小银一个人都没有,怎么会有别人看到走了一会儿,我就到了校长的办公室,说实在的,我还真没来过这里,我敲了敲门,校长在里面说了一句:“进来吧”

  然后我就推门而入,进门后首先看见的就是校长那个大大的办公桌,桌子后面有好多书架,密密麻麻的都是书,旁边偶尔有点沙袋,杠铃什么的,墙上还挂着书画什么的,好有一种文武双全的样子站在落地窗前的身穿一个黑色风衣的男人转过头对我说:“阎空杰是吧?”

  这个男人的样子,怎么形容呢?我看他也就只有二十多岁,他的右半边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一只眼,头发略黄,有一种街边小混混似的,但是,他的眉宇间充满了正气,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气息,很强,我都捉摸不透我笑了一声:“正是,校长大人有礼了”

  校长也笑了一声,对我说:“哈哈,来,坐下说”然后他给我搬来一个椅子,我笑了一下,坐在了上面,校长还在站着,我看了校长一眼,尴尬的说:“校长,您也坐”

  “不用了,我喜欢站着和别人说话”校长笑了一下,对着我说,然后在书架上挑了一本书,翻了开来,毫不磨叽的问“昨天中午的天崩地裂是不是你放出来的?”

  “啊?校长你怎么知道……”我一下差点栽到地上“这种级别的大招好像也只有神武能释放吧?”校长看了我一眼,问道“可是,校长您怎么会知道我是神武呢?”我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道,我是神武级的事除了那几个兄弟和小银剩下的谁都不知道了,但是校长怎么会知道“你小子的气息谁都不能察觉,但是我能,但……好像还有一种气息我没察觉到,好像是一种强大的血脉”校长把书合上,看着我说“这,我……我是…”我紧闭双眼,想着要不要告诉他呢?到底要不要呢?算了,反正都这么多人都知道了,多他一个没事的“我是……十圣字的血脉”我说完了这一句话,校长的脸上有了一丝惊讶,他无论如何也料不到我是十圣字的人,他一直以为我只是别的血脉,但是我就是纯正的十圣字血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