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的我就像疯子一样,哈哈大笑着,我的面前仿佛人间炼狱一样,岩浆仿佛大海似的,在我的周围数里内流动着,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冒着烟,热浪无处不在,火焰,燃烧着,那些死去的身体都被岩浆点燃,天空还是猛地劈下炸雷,一下一下的劈在岩浆里,溅起好多岩浆,我把手放下,天空中的闪电立刻就停了,然后我伸出右手,伸向我面前的岩浆,两只眼睛通红,我抬了抬头,星星点点的火星飘过,我盯着眼前缓缓流动的岩浆,闭上了眼睛,不带一丝语气的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我只知道伤我兄弟的那些废物死了,死的很惨很惨,没有全尸……

  我这正是神武之力,天崩地裂刘涛都惊呆了,看着我的后背,震撼的说不出一句话,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为我只是神武初级的实力,虽然强,但是他料不到我会这么强我转过身,基拉尔也醒了,呆呆地看着四周,他显然是被震醒的,我慢慢的蹲下,两只手分别放到他俩的身上医疗术我以前也学过,只不过效果肯定没有专业的好,但是能治一点是一点,总比不治强我缓缓的把力量传输给他俩,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的脸色好了一些,我站了起身,我握了握拳,感觉力量不减,苦笑了一声,十圣字的力量真是无穷啊“也该走了……”我喃喃道“这怎么走……”刘涛看了看周围的岩浆对我说道,我听见这话,慢慢的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突然猛地从岩浆里冲出一条道路,上面还有岩浆,我猛然睁眼,一汪清水瞬间冲出,我一把拽住他俩,跟着那道清水冲了过去。水是灭岩浆用的,那些岩浆遇到这水,全都灭了,我就跟在这道清水之后跑着,大约跑了一个小时,我终于遇到了正常的陆地,卧槽,我还担心我的技能伤到那些平民呢,原来特码的还有一里地才是城市啊,我苦笑了一声,不管怎么样到了就行,我把水收好,带着他俩去医院了,特么的,别诺神!我一定要灭了你!

      到了医院,我把他俩安顿好,就要走,结果刘涛一把拽住我的衣服“杰子,你要去哪?”

  我笑了一声,慢慢的把他的手放回去,说道:“别诺神的总部在哪?我要灭了他们”

  刘涛一听我说这话,立马就急了,冲着我说:“不行啊!别诺神这个势力在全球都是有人的啊!你灭了他们的总部,他们一定会找你的!”

  我苦笑了一声,全球都有人?那我们十圣字不也是全球都有人吗?只不过概念不同,想到这我对刘涛说:“不不,我是说他们在扉城的总部在哪?我只是想把扉城的别诺神处理掉”

  刘涛听这话,叹了口气,说道:“在广英街的大型KTV里,杰子凭你的实力应该能摆平他们,但是那两个首领很难对付”

  我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手说:“没事,我能应付”

  “切……你就这么一句话……”旁边的基拉尔说道,我看了他一眼,此时的他全身缠满了绷带,样子要多搞笑就有多好搞笑,但我此时也笑不出来“老基……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我缓缓的说了一句“报个屁啊,你就会吹……”基拉尔勉强笑了一下我别过头,叹了口气,对他们说道:“我先走了……”

  ……

  出了医院的大门,我在想怎么收拾这个别诺神,但是我突然想到了小银,我得去找她,神武学院很危险的,但是小银在不在学院还不一定呢,我掏出手机给她打了个电话,短暂的等待,小银把电话接起来:“干嘛啊?”

  我笑了一下“我要过去啦,等我哈”

  “行行行,等你行了吧,快点我等你和我回家呢”

  2酷匠H网b唯$一%正mF版,DJ其他)都9-是(盗!版"1

  “卧槽!”我特么差点撞墙,去她家?干什么?不会是……

  我邪恶的笑了一声,问她:“干嘛去啊?”

  “别想歪了啊,我只是想回家,怕路上有坏蛋什么的……”

  我苦笑了一声,回个家都怕,看来她真是太胆小了“噢,行啊,我送你……”我对应着,然后身体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我就到了神武学院,现在是周末,好多学员都出去玩了,有的就是回家了,我也没多想直接就走了进去,到了小银她宿舍那,我停了下来,神武学院有规矩男生不能私自进出女生宿舍,但是……今天是特码的周末啊哈哈哈,我又飞似的冲了进去,到了小银她宿舍门前,我敲了敲门,这是最起码的礼仪,只见里面传来了小银的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我苦笑了一声,不锁门?这是在刻意的迎接我吗?但是我想错了,我一推开门,一摞书飞了下来,正中我的头顶,我直接就醉了啊,我说的嘛,我看着小银坐在她的床上哈哈的笑着,心中顿生邪念“看来要教训教训你了……”我邪笑着冲了过去,直接一把把她按倒在床上,她脚上穿的拖鞋都被我冲飞了一只,她看着我,脸上起了红晕,羞涩的问我“你……你干什么……我……我要叫……”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的嘴就吻住了她的双唇,她很惊讶,在我怀里挣扎,但是我用力的抱住她,她不能动,只好接受我的“洗礼”

  良久,我们分开了,她羞涩的看着我,问道:“咱们可以走了吗?”

  “行啊……你把鞋穿好……”

  “哎呀!都忘了这事了,快穿快穿……”

  我都无奈了,你回个家不先换好了鞋啊,等了一分钟,她兴奋的对我说:“走吧走吧!我穿好了!”

  我点了点头,拉着她出去了,我问她家在哪,她不告诉我,这给我气的,我就咯吱她,痒的她哈哈大笑,连连求饶我们坐上了车,她说出去什么地方,我才知道她的家是阁利城那边的阁利城距离这也不远,我们大约坐了二十分钟的车就到了,下车后,她说还得走十分钟,我点了点头,和她一起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