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嫂,别怪王哥了,王哥这也是好心”寒影劝道“看着淡荷妹子的份上,就先饶了你”“王哥来,我陪你喝”寒影说着给自己倒了慢慢一碗酒“来,干了”说罢没有管王哥,一口就把一碗酒喝了。“再来”说完又是一碗。“王哥,干啊”寒影一碗又一碗的喝着。“王哥你这酒真够劲,”寒影流着眼泪,手上动作却是没停。“淡荷妹子你别喝了”王哥看着寒影这样,想要让她停下。“让她喝吧,走,咱们出去”王嫂对王哥说到“可是淡荷妹子她…”“走就得了,傲竹我和你王嫂出去有点事,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被褥屋里都有新的,你们自便吧”然后转身对着王嫂说“去,把孩子抱着”王嫂还想说什么,“快去”王哥瞪了他一眼,王嫂就进屋去抱孩子了。

  “你这是做什么”走了一段路之后,王嫂忍不住问。“你啊,他们两个,不是普通人啊”“什么意思?”“你知道我是在那看见他们的么”“那啊?”“皇宫附近”“那又如何啊?”“皇宫昨晚让人烧了”“啊?怎么…可是这和他们两个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这么多年闯南走北的,人见的多了,他们的身份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王嫂喊道,看王嫂这样,王哥只好继续说到“他们两个不是夫妻”“不是夫妻和你有什么关系啊”“那你想,这孩子是哪来的”“这…”“而且这孩子的被子是明黄色的,一般人家哪敢用这个颜色的被子包孩子。你看他们两个衣服的料子,也不是平常咱们做衣服的麻料。”“这我倒是没仔细看,然后呢”“所以我猜啊,他们两个来自宫里,说不定这个孩子就是咱们邗国的小皇子,昨天是小皇子满月,这个孩子也就是一个月左右,是不是和咱们儿子差不多大”“你这么一说,我倒也这么觉着。”“傻婆子,你男人还是很厉害的”“你在这等着老娘呢”王嫂听完假装怒道“不敢不敢,嘿嘿”王哥连忙说到“咱们现在去哪啊,”“咱们去看看我大哥他们,好久没见了”“也行,走吧”王哥王嫂抱着孩子边说边走。

  “影儿你别喝了”傲竹担忧的说。寒影自顾自的喝。“别喝了”傲竹伸手把碗抢下来。寒影眯着眼看了一眼傲竹,把酒缸抱到了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着“父皇,母后,你们都不要影儿了是不是,是不是影儿又做错了什么,母后你骂影儿吧,影儿再也不顶嘴了,影儿什么都听你的,影儿一定好好的,父皇,影儿知道父皇是天下最好的父皇了,父皇舍不得影儿一个人对不对,父皇怎么会忍心让影儿以后都自己孤零零的呢,父皇母后你们回来好不好,影儿自己害怕,影儿什么都不要,只想父皇母后陪着影儿,还有弟弟,都是影儿的错,影儿当时怎么会走呢,影儿应该陪着父皇母后的,父皇,母后”“主子”傲竹心疼的看着寒影“傲竹…”寒影扑到了傲竹怀里“傲竹你说这是不是都是假的,都是一场梦,梦醒了,我就能再见到父皇母后了,这个梦真荒谬,我怎么能做这种梦呢,我一定要赶快醒过来,我还要给父皇母后请安呢,嗯对,这就是梦,醒了之后我就能再见到父皇母后了,我一定要赶快醒过来”寒影说着说着就笑了,闭上了眼睛,傲竹一动不动的看着怀中人的睡脸,笑的无比温柔。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傲竹这么抱着寒影,怕她着凉又把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披在了寒影身上。揣在兜中的首饰盒露了出来,傲竹把它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并不敢睡,默默的坐了一夜。

  E看j正…C版@章S》节上Z酷^匠j网8+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