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仲夏,夜。皇宫内张灯结彩,庆祝邗国小皇子满月。

  “母后,你看弟弟对我笑了,哇,你看啊母后弟弟笑起来好像父皇。”女子身穿正红色宫衣,笑得份外温婉。

  “禀皇后娘娘,公主殿下,都到齐了,皇上唤您们过去呢”“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寒影已经长成了大姑娘。相貌自是一等一的出窕,才气也不必说,毕竟出身皇家,气质虽高贵却不拒人于千里之外。

  今天是邗国唯一的小皇子,寒影亲弟弟满月,自是同庆!皇宫中人人都带着一分欢喜。除了惠妃宫内“惠妃娘娘,今日皇子满月,您也该过去看看啊”“本宫不想去,看着她的孩子伶俐出窕,和她母亲一样是个狐魅的”“惠妃娘娘,可您若是不去,怕是会落人口舌啊,娘娘本就…”“本宫知道,自是不敢不去,你去回了他们,本宫更完衣便去”宫女下去了,没有发现惠妃娘娘眼内一闪而逝的凶狠。

  更/d新r最快上Nx酷匠…网

  “今日,朕幼子满月。此是家宴,众爱卿不必多礼”“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一旁的惠妃突然出声道“皇上,臣妾特意遣人去寻了个杂耍的,来为皇上,皇后,公主殿下以及各位大臣助兴”“谢惠妃娘娘”“惠妃有心了,那便让他们上来吧”寒屹笑着说到。

  杂耍艺人也确是卖力,热闹无比。皇后小声对皇上说道“皇上,不知为何,臣妾这心里总是不安稳,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皇上拍了拍她的手,说“没事,爱妃多虑了,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朕敬你一杯,多谢你替朕生下了皇子,朕谢谢你。”说罢举起酒杯。“对啊对啊,母后,今天弟弟满月,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寒影也举起酒杯。

  下面杂耍艺人正当高潮之时,变故陡生。

  本是表演用的长剑,中间折断,却是一短刃,寒光逼人。其余的众人也各自撕开了外面杂耍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的夜行衣。四散开来。

  其中几人直冲着最中间的桌子而来。众人才反应过来,大叫护驾。

  寒屹起身,将妻子和儿女护在身后。而后喊到“傲竹,带影儿走”傲竹连忙赶过来拉寒影“主子,快跟我走”寒影挣扎着,“不要,父皇,母后”“主子,再不走来不及了”傲竹不顾寒影的挣扎,一把把她抱起来“得罪了”大步的赶回寝宫。“傲竹,你放我下来,傲竹,傲竹,傲竹,你让我回去陪着父皇和母后,傲竹,我求求你放我下来。傲竹,傲竹……

  “哥哥这是?”到了寝宫之后淡荷迎上来问。“有刺客”“那主子?”“皇上让我先把主子带走。我回去一趟,马上回来,你陪着主子。”“恩,哥你多加小心。”

  “怕么?”寒屹问怀中皇后。“皇上在臣妾身旁,臣妾不怕”冯皇后缓慢却坚定的说。“你跟着我后悔么,虽被称作皇后,实际却不如琥国大将军之妻,当年你若…”“皇上不必再说了,臣妾无怨无悔。今生随君,世世,不悔。黄泉路上,皇上记挂着臣妾,臣妾先去等您”说罢拿起寒屹的配剑,插入了自己的心脏。

  “影儿有傲竹陪着,傲竹的本事定能保影儿平安。只是,只是,可怜了咱们的儿子。”冯皇后倒在寒屹怀里,看着怀中刚满月的孩子。“傲竹,你怎么回来了?影儿呢,我不是让你带影儿走”看着重新回来的傲竹,寒屹惊道。“主子放心不下皇上,皇后娘娘,遣臣回来看看”“傲竹”冯皇后虚弱着招手“臣在”傲竹跪下看着皇后。“影儿就,就,交给你了。至于这个孩子,你如果能带他也走,就请你也,也…”冯皇后把怀中孩子放到了傲竹手上,然后睁着眼睛,似乎还有话没说完,却再也说不出来了。“皇后娘娘!臣,定当尽力”傲竹抱起孩子,对着皇后遗体,磕了个头,说道。“皇上,您…”傲竹看着寒屹。寒屹并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臣知道了”傲竹转身离开了。

  寒屹看着傲竹离开,而后看向怀着冯皇后。握着她尚有余温的手,温柔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