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敢泡你啊,你那么牛叉,万一到时候找人揍我一顿,我能有什么脾气?”我故意装出胆怯外加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颜霜儿。

  “那你要姐姐手机号干嘛?”颜霜儿依旧一脸妩媚,笑眯眯盯着我看。

  被颜霜儿一直这么盯着看,倒是搞得我有点尴尬,有点不敢看她那张美艳无暇的脸蛋。

  “这不是看你仗义相救,想找个机会请你吃饭嘛,以表示我对你的感激之情。谁知你还想歪了。”我假装淡定的说道,谁知我在颜霜儿阅人无数的眼中完全是透明的存在。

  “哦~,那你想请我吃什么呢?姐姐我可是低档次看不上的。”

  “大姐,我可是穷学生,而你是人称的白富美,我能说我一个月生活费都不够你那所谓的高档次吗?你能给我个表达感激的机会,并且不宰我太狠吗?”我试探着问道。

  颜霜儿顿时咯咯的笑了笑,那张脸蛋更是迷死人不偿命,“姐姐跟你开玩笑呢,瞧你那可怜的表情,可真逗。”

  “啊,这样啊,我就知道颜美女模样漂亮而且心地善良,怎么可能宰我这个学生呢。”我这才送了口气,要是颜霜儿真的让我请高档次的,那我也就拼了,毕竟我这人一直挺爱面子,特别在美女面前。

  “你这小孩还挺有意思,姐姐答应赏脸陪你吃饭,我手机号134****4070,记住了哦。”颜霜儿一脸调侃的味道。

  “好嘞,我记住了,等我一有时间就联系你,我也该回包厢了,有时间打电话给你。”我这才想起来我出来包厢时间有点长,再呆一会儿,估计他们得商量怎么去卫生间捞我。

  “去吧,姐姐再送你们点酒水。”颜霜儿冲我摆了摆手。

  “对了,你多大啊?老是姐姐姐姐的,让人觉得我好像很小一样。”我突然想起来问道。

  “比你大就是了,小屁孩,快赶紧回去吧。”颜霜儿又是一副保密的表情,我知道问也没有结果,也就懒得问了,然后就冲颜霜儿摆了摆手,回到了包厢。

  等我回到包厢的时候,整个包厢一片狼藉,一群人还欢声笑语,在拼酒,苏菲雅脸色也红扑扑的,杨梅玉李蓉两个人也看起来已经有点迷糊了,几个女的跟那几个大老爷们在一起也是一点不服输,输了的啤酒一口闷,颇有几分女汉子的味道。

  张奇超已经喝的一脸通红,躺在沙发上跟死猪一样,再加上这货平时在我们几个里面是最能睡的,所以人送外号土猪。樊枭烨李潞刘彦波陈波几个人还在继续战斗,一个不服一个,樊雍宋伟也是跟着在旁边起哄,一群人可谓是玩得热火朝天,出神入化,我进包厢半天竟然没人理我。

  “哎,我说哥几个,这玩的挺嗨呢,没明哥怎么行呢?”为了表示我的存在,我用话筒喊了一句。

  这时候众人才转头看着我,接着令我意外的是他们又一次忽略了明哥,这让明哥很是恼怒。早知道再陪颜霜儿聊会儿,那也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无赖明哥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也就贱兮兮跑到他们跟前,恳求加入战斗。

  没一会儿,服务员又上了一次酒,我想这肯定是颜大美女吩咐的,我让我心里又有一些美滋滋的。

  之后玩骰子,真心话大冒险各种游戏,众人也是情绪高涨,一直但最后一群人没一个清醒的,都快断片了,迷迷糊糊的。

  快到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我们才打算离去,刚走到大厅,颜霜儿依旧亭亭玉立站在那里,我看她的时候,还给我抛了个眉眼,简直让人心跳加速,这女人这是个妖孽。

  H酷it匠0j网‘正u版首'√发

  接着我跟颜霜儿挥挥手,我们相互搀扶着走出门口,刚出门口,几个人就哇哇直吐,眼泪刷刷往外掉,胃里简直翻江倒海。吐了一会儿才感觉舒服了点儿,在路边打了三辆车,然后就向小院出发。

  到了小院,还和上次分配一样,众人回到自己房间,等我回到房间,打开灯,就迷迷糊糊电话给颜霜儿拨了过去,电话嘟嘟两声接通了。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颜霜儿条条斯理的问道。

  “这么快就忘记小弟我了,我是俞明啊。我想姐姐了就打个电话给你。”我打了个饱嗝,满嘴酒气的说道。

  “呦,原来是小弟弟哦,这么快就想姐姐了,姐姐也在想你呢。”颜霜儿说完就咯咯在电话那边笑了起来。

  “那可不,姐姐的美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现在特别期待和你的进一步接触。”由于酒喝多了,所以胆子挺大的说了一句。

  “嘴巴越来越甜了,约姐姐的人可多了,你要想约姐姐,那可得提前预约哦,不过姐姐可以优先考虑哦。”颜霜儿语气充满了调侃。

  “好的,那我就预约下个周六,可以么?”我问道。

  “到时候姐姐要是有空就打电话给你,绝对你是第一个,行了,不早了,小屁孩,赶紧去睡觉吧,姐姐要忙了。”颜霜儿这也算是答应我了。

  “好的,那就晚安了。”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

  挂完电话,我又想到了苏菲雅,感觉自己好像有那么点对不起她,不对,我对颜霜儿绝对只是纯粹的感激之情,绝无非分之想,这样思考之后,顿时感觉负罪感降低了,然后就给苏菲雅发了条晚安的短信,倒头就睡。

  睡着之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我结婚了,新娘是颜霜儿,正在举办婚礼的时候,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了,正式苏菲雅。

  这时的苏菲雅显得格外成熟,怀里抱着一个小孩,满眼泪水冲着我吼道,“俞明,我恨你,我会带着孩子永远消失在你的视线里。”说完抱着孩子就哭着跑出了婚礼大厅,而我松开颜霜儿的手,追了出去,颜霜儿也是满脸泪花。

  之后我就被吓醒了,满头汗水,心里想,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