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林天飞快的从有一棵歪倒在地的老树身上窜过,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然后如同一支箭矢一样飞过,只在原地留下呼呼的风声。

  一群林中的鸟雀被惊起,飞上天空,留下一连串“扑棱棱”的声音。

  林天离开后,一个灰衣瘦子再次踩上林天踩过的老树,“咔嚓”一声,那老树禁受不住灰衣瘦子所使出来的力量,顿时断作两截。

  “该死!该死!”灰衣瘦子满脸阴沉的从地上爬起来,形象狼狈之极,一脚踹碎那老树的根部,灰衣瘦子再次往前追去。

  沿路上灰衣瘦子数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不然以他的脚力老早就追上林天了,又怎么可能耽搁到现在。

  “快点啊!再快点!”林天急速奔跑着,心里在疯狂地嘶嚎着,他已经感觉到身后的杀机渐渐临近了,必须要更快才行,不然只怕是逃不出去。

  疯狂之中,林天的力量作出了突破,虽然只有不到一斤,但在此刻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让林天的速度变快了,身后杀机靠近的速度同样随之减慢。

  “该死的混蛋,等我林天逃出生天,他日遇到你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以报今日之仇!”林天形象狼狈,神情狰狞可怖,双眼通红,披头散发,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

  “小子,你逃不了了。等老子抓到你,一定要把你做成人棍,再涂上糖汁,把你喂蚂蚁,让你生不如死!”灰衣瘦子感知到林天的速度加快了一点,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张口说话,想要搅乱林天的心,让他的速度变慢。

  “你以为老子会信你吗?”林天心如止水,丝毫不为那个灰衣瘦子的话所动,心急但不心乱。

  数个呼吸后,感知到林天的速度并未变慢,灰衣瘦子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失败了,心中暗道:“小子,你我之间的距离仍然在变近,迟早会被我抓住的,等我抓到你,一定要你品尝过所有我能够想到的,用出来的刑罚!”

  时间再次过去,二人之间的距离更加接近了,灰衣瘦子正暗中高兴,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抓住林天了,心情开始好转,不再阴云密布。

  一颗参天古树竖立在前方,林天一闪身从旁边窜过,大树根部有一个大树洞,洞中漆黑一片,光线暗淡,林天路过,树洞之中亮起两点亮光。

  一只壮硕的黑熊从树洞之中走出来,愤怒的看着四周,到底是谁将他从睡梦之中惊醒,它要让对方付出代价,让对方知道这片山林的王者是不能得罪的。

  突然,黑熊眼中出现一道灰色的人影,黑熊怒吼一声冲上去想要将对方拍落掌下。

  “找死!”灰衣瘦子身上杀机隐现,抬手一掌就向着黑熊脑袋拍落,刹那间黑熊七窍之中流出大股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这只山林霸主竟然被灰衣瘦子随手一掌就给拍死了,灰衣瘦子的恐怖可见一斑。

  但是,一掌拍死黑熊的时间虽然不多,但灰衣瘦子的的身形也被阻挡了一个刹那,趁着这段时间林天又跑远了上百丈距离。

  灰衣瘦子一跺脚,再次提腿追上去。

  ………

  “不好!”灰衣瘦子是后天六重高手,对于外界的感知远比林天出色,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水汽,就知道前方有着一条广阔的大河,若是让林天逃到大河之中他可就在也没有办法了。

  灰衣瘦子立誓要杀了林天,此时顿时心急,再也顾不得自己的真气了,疯狂地燃烧着真气,丝丝缕缕的浅灰色雾气在灰衣瘦子的全身经脉之中突然消失,与此同时灰衣瘦子的速度陡然加快,是之前的十倍之快。

  “杀!杀!杀!一定要杀了你!”灰衣瘦子满脸的戾气,心中的杀气越来越重,真气疯狂涌动,快速聚集在手上,形成一层灰色的光晕,只待一见到林天便将其轰出,一举击杀掉林天。

  燃烧真气,无论是对哪一个武者来说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就算杀了对方,不但会虚弱一段不短的时间,在此时不能动武,而且还会让自己的丹田经脉受损,影响日后的修炼,修为也会降低一小阶。

  “可恶啊!”感应到灰衣瘦子的速度加快这么多,林天心中一震,突然涌现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已经这么努力了,终究还是不行吗?”林天顿时颇费起来,速度也随之变慢。

  “不对!”林天神色一怔,也感知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水汽,本来已经绝望的心里顿时就再次升起希望来。

  “天无绝人之路,前方竟然有着一条大河,那一线生机原来就在此处啊!”林天来不及感叹,再次亡命飞逃,只要跳入大河之中他就有可能逃得一命。

  强大的真气波动从身后靠近,如同一道流星,以一种人间极速在飞奔,每一脚踩下都会留下一个深深的坑洞,狂猛而霸道,这就是一位后天中期巅峰强者燃烧自身真气的强大威能,让世人赞叹。

  “终于看到你了,小子去死吧!”灰衣瘦子看到自己视线中终于出现林天的身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伸出右手直接将手上的真气团轰了出去,杀气四溢,冷漠而强大。

  这大荒世界,终究是强者的乐园,弱者的尊严被践踏,身体被奴役,灵魂被逼迫,永远都没有主宰自己的自由,因为那是强者的特权。

  浅灰色的真气团如同一颗自九天坠落的流星,亦好像是一柄一往无前的神锤,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暴烈之极,仿佛随时都会毁灭前方一切。

  “糟糕!”身后的真气团一袭来,林天就感觉到了那致命的危机,几乎是本能一般,林天一跃而起,抓住自己头上的树杈,树杈禁受不住这强大的力量,“啪啦啦”的折断,林天随之掉落,但也躲过了这一击。

  真气团击空,并不受灰衣瘦子的控制,往前而去,炸断好几颗参天大树,这些树一颗颗栽倒,惊起漫天鸟雀,灰尘四溢,但同时也让林天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大河!”林天兴奋的叫出声来,随即往着前方冲去,一跃而起,眼看就要落入水中,就此逃出生天。

  “小子,死来!”灰衣瘦子眼看一击击空,登时大怒,再度出手,灰色的真气化作一只数尺大小的真气大手,直直向着林天轰去,此时林天就避无可避了。

  “避无可避,那就硬抗!”林天眼看自己躲不过这一下了,脸上现出狰狞,转过身来,聚集自己全身上下的所有真气,对着那真气大手轰去,唯有如此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不好!”突然林天感应到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从下方河中传来,两面受攻,自此林天再也没有办法。

  一只七八尺大小的鱼头从林天面前的河水中冒出来,怪异的头颅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就要向着林天一口咬下。

  看着眼前的一幕,林天有着一种活着真好的感觉,那鱼头后面就是灰衣瘦子轰出来攻击林天的真气大手印,只见那真气大手印避无可避的轰在鱼头脑部,将这颗硕大的鱼头打碎,但这也是真气大手的极限了,这鱼长得这么大,早就不是凡物,鱼头坚硬之极,为林天挡下了这一击。

  林天入水,顿时如龙入海,神鹰飞天,眨眼间就从此处消失掉。

  数个呼吸后,林天从远处河面冒出头来,向着岸上气急败坏的灰衣瘦子大声嗤笑道:“老东西,这次你没杀了我,下一次就是我杀你了,给小爷我等着,小爷一定把你削成人棍,再涂上糖汁,把你喂蚂蚁,让你在无尽痛苦之中死去。”

  林天将灰衣瘦子说过的话原路返还,顿时一个鲤鱼翻身,从河面消失,再一次冒头已经是在数百米外了,难以见到。

  灰衣瘦子脸色铁青,心中大怒,鼓荡起自己全身的真气,向着林天所在的方向轰过去,但都在半路上就消散掉了。

  疯狂了一段时间,灰衣瘦子快速从此处消失,在燃烧真气的后遗症爆发之前他要离开这里,以免遇到危险,死在森林里。

  一路上灰衣瘦子并未遇到危险,那些野兽统统都被刚才他的威势吓跑了,根本不敢靠近这里,让灰衣瘦子省下了一番手脚。

  几十里后,林天从河边上岸,脱下湿漉漉的衣服,仰天大笑:“我没死!我没死!哈哈哈!”

  等到从保住性命的喜悦中回过神来,林天方才后怕不已,这个世界真的很可怕,他刚刚脱离林家,就遇上了这样的身死危机,不过相比于自由来说,林天宁愿放弃生命,这是大荒世界中的土著们所想不通的,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地球现代人来到这个压抑的世界后对于自由的渴望。

  “不过我刚刚杀了一个人,间接害死了一个人,竟然没有感觉到有一种要吐的感觉,反而有点兴奋,看来相比于地球,还是这个世界更加适合我,不受理法的约束,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会有任何后果。”林天的嘴角露出一种迷醉的感觉。

  地球,是一个被千年来理法所约束着的世界,除了少数人以外,任何人一旦做错了就必须要受到惩罚,死亡或者被关上几年十几年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一切以强者为尊,强者制定一切规定,强者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这就像是打开了林天心里的潘多拉魔盒,让他不由的喜欢这个世界。

  当然,前提是他有这个能力,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主宰普通人生命的权利,生或是死只在他的一念之间,连反抗都没有用。

  H更:新*最快!y上酷;匠#J网…√

  “现在我受伤了,得赶紧找个地方养伤,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的银票也全被泡成废纸了,先找个山洞住着。”林天伸了个懒腰,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向着远处的一座小山走去。

  小山之上有着成片的竹林,长着一颗又一颗野果树,边靠大河,风景优美,是一个良好的住所,林天决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让自己的修为提升一下再出去闯荡,否则极容易被比他更加强大的人杀死或者奴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