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我的身体总归是我自己的,我要修炼武道,修炼速度快上一点又有什么不好的,何必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林天不再多想,站起身来。

  直起身子,林天伸手拿起一旁的木桶,握住桶把手和桶身,稍一用力这只桶就分崩离析了,看到自己的杰作,林天满意一笑:“果然不愧是后天境界,突破之后不但是拥有真气这样的大杀器,而且就连自身的力量也是大有长进,现在的我若是在增加一点实战经验,就是对战山林中的野生黑熊也是简单的,修炼到后天二重之后更是可以一招击杀。”

  “修炼武道,果然是好选择,改变自身命运的最佳途径。”林天看着自己身上呈现流线型肌肉,其中蕴含着的可怕力量,大为满意。

  “武道艰难,没有压力就没有突破,在和平的环境之中成长是不会有大出息的,我需要历练,我要变强!”林天的话语掷地有声。

  收拾好东西,林天踏步出门,今后他不会在回来这个地方了,万丈红尘才是通向武道绝颠的通途。

  林天还没有走出两步,就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与说话声,只听一个苍老,但是有点掐媚的声音在说话:“大爷,那个小子就住在上面,您看,马上就到了。”

  “是那个山下小杨村村长的声音,难道是林家找上门来了?”林天身体一颤,随即反应过来:“林家虽然强盛,但还没到这样神通广大的地步,来人应该不会是林家的,否则便不会是让这个村长领路了,还是静观其变吧,我现在突破到后天境界,已经有了一点自保之力,打不过也能逃。”

  转瞬间,林天就作出决定,留在原地等对方过来。

  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带着一位身材彪悍的大汉从山路上走来,一看到林天就是面色一喜,大声道:“小子,你果然练过武功,不过看你练武时间也不长,能有这等实力天赋不错,不过可惜,我陈家在不远处的山中发现一个小型元石矿,正好缺少矿工干活,别想着逃跑,大爷我可是后天高手,你逃不了的。”

  这大汉的修为比林天低上半筹,因此没看出来林天的实力到底如何,只知道林天刚刚修炼武道不久,因此信心十足,出口自然不把林天放在眼中。

  听到对方的话,林天就是一愣,大怒道:“混蛋,你这是在找死,本人看你只是刚刚突破后天境界,连两个气团都没修炼出来,竟然敢跟我这么放肆,管你是陈家还是马家,今天我都要好好的教训你一番。”

  说完,林天摩拳擦掌,想要出手教训一下对方。

  大汉被罗天说的一愣,怒不可遏:“该死的小子,下辈子投胎你要记住千万不可以这么嘴贱,我呼延吉会把你的五肢打断,再割掉舌头、挖掉眼睛、用针插聋你的耳朵,再把你喂狼吃,让你在无尽痛苦之中死去。”

  呼延吉桀桀冷笑,残忍的看着林天,双眼之中满是血腥的光芒,如同是一只嗜血的凶兽,在看待自己即将到手的猎物。

  7O看正Ny版.章Z◎节上“N酷*'匠r网◎

  林天听到脸色一变,他知道这个世界很危险,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人心竟然可以如此恶毒,他的先天灵觉并没有感觉到危险,林天信心十足,他要把大呼延吉五肢打断掉。

  “呼延吉!接招!”林天踏出两步,抢先出手,第一招就是熊霸拳第一招冬熊出洞,犹如蛮熊出洞,一只拳头之上好似携带着一股沛然巨力,将空气都压缩的发出了一声声爆炸声,威视冲天,一拳之威竟至如斯。

  “这还是人吗?”呼延吉脸色剧变,林天这个干瘦的少年身躯之中竟然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让人为之胆颤心惊。

  “千斤顶!”呼延吉一声高喝,双手并拢一处,向着前方推去,直面林天轰过来的拳头。

  “砰!砰!砰!”林天接连使出冬熊出洞,蛮熊怒击,暴熊拍树三招,发出三声巨响,林天此时已经暗自用上了真气,将呼延吉打的是节节后退,完全就是以力压人。

  熊相较于其他动物,是以灵活与力量大而出名的,其中的力量最为强大,在陆地上面只有大象比它强,但是同样的,大象的灵活又比之不上熊。

  熊霸拳是一门模仿熊的动作而创立的拳法,修炼大成之后人就像是一头蛮熊般可怕,突破后天之后同等境界时力量更是远超其他武者,威力无穷,正是因此才会被林王府作为自家的锻体奠基拳法,秘而不宣。

  从林王府创立至今,除了林天,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偷学到,由此可见林王府对于这门拳法的重视程度之高。

  呼延吉嘴角现出一丝血迹,满脸不可置信,失声道:“这么年轻的人,这么瘦弱的人,怎么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这位小兄弟,我呼延吉承认不是你的对手,希望你能够放我离开。”

  呼延吉态度诚恳,脸上满是悔过自新的样子,让人看着动容,现在看上去老实之极,而心中则是暗自想道:“小子,等到我把大哥叫上来,便要报此大仇,,将我之前说过的话一一实现。”

  林天眼睛一眯,他差点就要放过呼延吉了,但是他的先天灵觉告诉他此人不能放过,不然只怕会有杀身大祸。

  “呼延吉,你骗不过我的,看我林某人如何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林天一想到对方竟然敢欺骗他,就是怒火中烧,他这辈子最痛恨有人欺骗他了,震怒之下出手全然没有顾忌。

  “野熊靠山!”林天直接就使出熊霸拳的大绝招,整个人仿佛化作一头巨大无比的野熊,满脸狰狞的撞向面前的高山。

  举手抬足之间威势尽显,全然不似一个少年人,可怕之极,随着身体的动作,传出“呼呼!”的风声。

  呼延吉可以突破后天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庸手,他从小修炼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练过好几门武功,不像是林天,熊霸拳威力虽大,但是来来去去就那么几招,因此呼延吉虽然节节败退,但也还不至于溃不成军,而且呼延吉实战经验丰富,他知道自己肯定是拿不下林天的,因此一边应付林天的攻击,一边还苦苦的寻找逃走的契机。

  一旁那个小杨村的村长看的是目瞪口呆,满脸的惊恐,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打起来竟然这么可怕,碎石飞溅、树木断折,这完全不像是两个人,而是两只恐怖的蛮兽在对决,在交战。

  “我…我…我到底,得罪了怎样的人啊!”一想到林天的强大与可怕,村长就是心里发苦,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逃?对!我赶紧逃,村子里还有一个大爷在等着这位大爷,我赶紧把那位大爷叫上来,让他们联手对付这个少年人,最好将他给打杀了,这样就永绝后患了。”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村长顿时大喜,也没再关注林天二人,而是向着来时的山路逃去,想要悄悄逃走。

  但是林天的灵觉何等敏锐,几乎就是在村长刚刚做出反应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林天顿时就火了:“死老头,你这个我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捏死的人,居然还想要算计我,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本来看你无知不想怪罪于你,没想到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一拳轰飞呼延吉,林天几个跨步就来到村长面前,也不管他作何感想,伸出自己的右手,就像提一只小鸡一样把他给提了起来,正待握手把老村长给咔嚓了的时候,林天突然关注到呼延吉居然逃了。

  林天顿时大怒,直接把老村长朝着呼延吉扔去,老村长整个人在空中快速飞行,发出一声声可怕的“呜呜”声,仿佛是绕耳魔音一样,纷纷朝着呼延吉的耳朵里面钻去。

  “不好!”呼延吉大惊,还以为林天的轻功竟然这么强大,想也不想就使出自己的最强招式拍山掌向后派去。

  “噗!”的一声,老村长连惨叫都来不及,就被这可以轻易拍碎大石头的拍山掌一掌拍成了漫天血雾,其中一些钻进呼延吉的双目之中,把他的眼睛给迷住了。

  呼延吉心生惧意,心道自己只怕是走不了了,于是扯开嗓子大声喊道:“大哥,救命啊!”

  这一喊用上了真气,如同滚滚浪潮一般,眨眼间就传播到了方圆几十里内的所有地方,惊动无数人。

  山下小杨村村口站着一个灰衣瘦子,听到这救命声,脸色一变,暗道一声:“不好。”飞速往山上跑去。

  林天在呼延吉喊出这一声后登时就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险笼罩住了他的全身上下,身上的汗毛根根竖立,鸡皮疙瘩布满所有皮肤。

  “逃!”林天一掌拍碎了呼延吉的脑袋,极速往山林深处逃窜而去,因为他感觉到山林之中有着一丝生机,往其他地方跑通通都是死路一条。

  灰衣瘦子来到山上,看到脑袋被拍碎了的呼延吉,顿时大怒,高声喝道:“杀!杀!杀!”随后竖起耳朵听了听,直向林天所走的方向追去。

  三声杀惊得林天魂飞魄散,没想到对方的修为竟然这样高,只怕是有后天六重了,可怕之极。

  “逃!再加快速度!”林天鼓荡起自己丹田之中的所有真气,疯狂地往双腿经脉之中灌输,只见林天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是一道残影一般飞快的掠过树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