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愣了一下,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咽了回去,垂头丧气地出了教室。我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感慨万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孤独地离开。

  做完了第一个动作,接着秃头考官让我们平摊手掌,一个个检查是否有伤痕,这次倒没有人有问题,之后,又让我们做俯卧撑。

  这下,我瞬间凌乱了,不会是考验体力吧,我这小身骨怎么可做不了几个。

  硬着头皮,我们三个人并排着一齐做俯卧撑,场面颇有些滑稽。

  刚做了五个,秃头考官就喊住了我们,指着中间的那个学生,说道:“你继续。”

  他不明所以,一脸茫然,不过还是依言做了起来。

  一开始,我还搞不明白,这俯卧撑还能有什么门道不成。但是,做久了,我才发现考官为什么让他重做了。

  这家伙,每做一下的俯卧撑就发出一声“咯”“咯”的关节声,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问题就是应该出现在这个上面。

  果然,考官慢悠悠地说道:“你这关节怎么跟老头似的,不运动的吗?”

  酷匠.网;“永久c免费看小%说

  有了刚才壮小伙的前车之鉴,这人以为自己要淘汰了,脸一下子垮下来了,苦笑一声,也没有答话。

  似乎看穿了那人心中所想,考官轻笑道:“别紧张,别紧张,回头多锻炼就好。”

  那人表情凝固了一下,旋即,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

  “一定一定。”他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狂喜不已。

  秃头考官呵呵一笑,说道:“去吧,过段时间的上站体检才是真的战场。”

  “很难吗?”那个青春痘少年啊问道。

  考官沉默了一下,忽然拿起身边桌上的一本名册,大致数了数,说道:“待会儿,这体检就结束了,今天一共过了25个人。但是……这里面有4,5个人能过上站体检就很不错了,这段时间,保护身体,什么时候上站体检的日子定下来了就会通知你们的。”

  我登时整个人就不好了,敢情我现在才过了体检的零头。

  飞行员对现在的我来说就是萝卜青菜一样到处可见,但是在那时却是乌托邦似的空想。不仅是我爸妈不看好我,班主任更是直言不讳地让我不要去,说纯粹是浪费时间。在当时的招飞简介里就曾提到,培养的最后一年会外送到国外进行实践培训。她就以此质问我有没有信心在国外处理好语言,生活,训练障碍。

  这一系列的话确实深深地击溃了起初的热情,在那时,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没有信心!

  当然,三年后,我不仅去了美国亚特兰大,在那里待了一年。拿到了私照,仪表,商照,还交了不少外国朋友,命运之神奇不过如此。

  这次初检之后,过了好几个月,我已经投入高三疯狂学习大军,都快要忘记飞行员这茬后,上站体检的通知来了。

  我那时受够了高三压抑得让人窒息的氛围,出于散心的目的,准备去打一圈酱油,哪知······

  上站体检是在南京的干部疗养院,是由华东局体检队主持的。

  项目主要包括外科,内科,眼科,五官科以及第二天的辅助检查。

  有人说生活就像一场修行,我觉得太玄乎。

  我觉着生活就是个biao子,给你给完美的梦,但指不定就会把这个梦戳破。幸运的是,上站体检就是我梦的开始,不幸的是,这个梦总会破灭。

  在外科检查,轮到我量身高的时候,男医生报出一个数字——168.7

  我脑中“嗡”得一声,完蛋了!最低要求是170,怎么就差了这么多,我就该踮脚尖的。

  负责记录的女医生把我的表格拿出来,放在一边,这表示我已经被剔除了。

  那一刻,我的世界都轰然倒塌了。出门时嘴上说不可能通过,也不在乎这次体检,但是,实际上我非常非常想要把握住这次机会,当然,这个已经没意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我并没有抓住!

  其实从性格上来说,我算是比较内向,软弱的,即使现在地位高了些,心态不一样了,但是偏软的性子,一直没有改掉,只是稍微藏深了点。

  别看我现在已经在航空公司上班了,算是步入社会了,不怕你们笑话,遇到一些委屈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有哭鼻子的冲动的。我很讨厌这种自己,因为实在太娘们了,可就是改不掉。更别说那时的我,一个彻头彻尾的自卑小屌丝,遭遇到可以说是人生的挫折,无异于晴天霹雳,登时就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眼睛红红地下了测量仪器,就要去穿衣服。

  这时,那个男医生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话:“小伙子,你想做飞行员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