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92年生人,江苏人,24岁也就是今年进入海航开始了飞行员生涯。身边常常会有人问我当飞行员是不是很酷,我每次只是摇头不语。从我内心来讲,飞行员并不是一个多么好的工作,当然,凭借这份工作能勾搭到不少妹子确实是实话。但是,实际情况是,飞行员不会找空姐。跟空姐在一起的很多是安全员,也就是所谓的“空少”,这个我要为我们飞行员洗下地。

  最近体检休假,偶尔回想起来,在过去的三年训练生涯里,有着太多值得回忆的事,有感而发,便有了这篇小说。

  其实我成为飞行员有一些运气成分,或者说是老天爷赏了我这口饭吃。

  我依然记得在高二下学期,某个周五下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硬着头皮去交昨天的英语作业。我很不喜欢那个英语老师,因为在我看来,他有点娘娘腔,兰花指从来没离手,每次板书的时候,整个人贴在黑板上,跟壁虎一样,严重地污染了我的视觉。而且,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课堂上的疑难问题很多都点我的名,我成绩不差,中等偏上,这些问题大多答不上来,结果就是站着听完下面的课程,这让我对他愈发不待见。

  周四的晚上作业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完成,周五补上之后还是要交上去,但是一想到又要面对娘娘腔喋喋不休的教训,就开始头疼。

  英语老师的办公室在七楼,我们教室楼上。我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上了楼,走廊尽头就是老师的办公室。

  我还记得,当时为了晚点去办公室,特意放慢脚步,跟蜗牛挪步。

  当时我这么做就是自欺欺人地想晚点看到那张令人厌恶的脸,但是这是得益于这可笑的想法,才有了下面的飞行生涯。

  走得慢自然就有时间慢慢欣赏路过的每个教室的情况,这在平时根本不会出现,因为有太多作业在等着你,哪有时间关心别人。

  忽然,我发现艺术班专门用作画画的教室里挤满了人,有学生还有……不像是老师的几个中年人。

  我难得地好奇凑近一个学生旁边,推了推他的肩膀,问道:“同学,这干嘛呢?”

  那长满青春痘的学生扬了扬手中的一张表格,说道:“招飞,初检。”

  “招飞?招什么飞行员。”当时我也是个愣头青,一时没反应过来。

  …酷匠O网首M发

  “飞行员啊,不然还是什么?”那个学生说道。

  我一怔,招飞怎么招到我们学校里了?踮着脚,探着脑袋,往里面看。

  只看到一侧墙壁上挂着一个灯箱,模样跟眼镜店里配镜时用的视力表很像,不过一般用的是“E”字表,我看到的是“C”字表。

  灯箱前一个中年妇女拿着根棍子,在表上不停地指着,在她前面几米处,一个学生拿着个锅铲,没错,你没看错就是锅铲,遮住左眼,不是还用手指指着不同方向。

  他们绝对是在测视力!当时我这么想着。

  “不是真的招飞行员吧!”就像看到一个极其新奇的事物,一下子勾起了我的求知欲,连交作业的事都忘了。

  翱翔蓝天,哪个男生不向往?

  当时,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直接不管作业的事,钻进人群,到一个矮胖女人那里领了张报名表。

  上面就是一些信息采集的项目,像姓名,家庭住址,电话,身份证号等等。

  我细细地看完每一个项目,确认都知道怎么填后,回到教室门口排队等待。

  “哎,同学,你知道这是民航,还是军航?”我等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如果是军航,万一选中了就是进了大坑了。

  还是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学生,说道:“民航,NH大学飞行技术专业的。”

  NH大学,我倒是听过,在江苏这个大学遍地是的省份也是前几的好大学,211的,如果是这所大学组织的应该不会有假。

  我跟那人道了个谢,心里却是笑开了花。

  “就你这模样,做民航飞行员还不把旅客吓死!”我当时很恶毒地想着。

  等了一会儿,终于轮到我了。

  第一项就是查视力,这让我心里打鼓。早就听说民航视力要求很高,那时我没戴眼镜,但是在高中熬夜看书是很正常的,也不知道把我的视力祸害到什么程度了。

  我屏住呼吸,拿起锅铲先遮住左眼,中年女人指了一个符号,我定睛一看,心就是凉了半截——这哪是“C”啊,分明就是个圆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