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域,神兵阁,主峰金顶。

  此时,金顶广场内人头攒动,聚集了不少弟子。

  人群中央空出一大片地方,在那里只有一道瘦弱的身影,孤独而落寞。

  “外门弟子叶添行窃宗门引气丹,邢堂决议,废其经脉,逐出门派。”

  九天之上阴云翻动,降下浩荡天音,在每个弟子耳边炸响。

  位于空地中央的少年,身躯一颤,脊背微微佝偻着,好像刚才的裁断是无法承受之重。

  周围弟子看向少年更多的是戏谑和厌恶,几个有些同情少年的弟子也是将怜悯深深地埋在心里,不敢表露出来。

  忽然,少年前方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身影跨步而出。

  此人剑眉星目,一脸英雄气,着了一身白袍,端是潇洒无比。

  “叶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那人背负双手,冷冷道。

  叶添慢慢抬头,看清来人,猛地瞳孔收缩,犹如被激怒的野兽,怒吼连连,奋而前冲。

  “你害我!”

  在临近那人半丈不到的地方,叶添仿佛陷入了无尽沼泽,身子再不得寸进。他运足气力,皮肤都泛起血红之色,但这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那人挪着步子,缓缓地走向叶添,抬起右手,掌心贴在叶添额头,嘴角一掀:“妄图伤害内门弟子,罪加一等!”

  说着,右掌往下一按,压着叶添的脑袋狠狠撞向地面。

  “轰!”

  石质的地板生生被撞裂,溅起大片的血液。

  周遭的一些弟子中甚至响起了欢呼声。

  听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叶添的心在滴血,这就是他的宗门,这就是他的家!?

  那人一把将叶添提起,厌恶地丢到一边,从袖中抽出一片玉简,说道:“乖乖地拓下你的神魂印,你还能保住一条小命。”

  ,更新{最We快qK上}$酷“匠F)网)R

  不远处的叶添颤颤巍巍地站起身,额头破开了个大口子,血流如注,渲染得他如幽冥恶鬼,令人胆寒。

  “秦越,想要我认罪?不可能!”叶添冷笑道。

  秦越眉毛一挑,像一柄锋芒毕露地利剑,森然道:“想你姐姐救你?你可知道她去了星海?鞭长…莫及!”

  叶添心头一紧,怨恨更甚,原来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

  但是……

  “我不服!”

  叶添宛如受伤的野兽,依然发出最后的咆哮。

  忽地,风云激荡,刀鸣剑吟,一张巨大的人脸冲开云雾,压迫在金顶之上。

  “你……凭什么不服?”

  一如之前那裁断之音,叶添身子如同被太古神山镇压下来,双膝重重地砸在地板上,

  咔嚓几声,骨头应声而碎。

  “大师兄。”

  在场所有弟子纷纷行礼,有的直接跪伏下来,露出狂热的崇拜之色。

  空中巨大的人脸嘴唇微动:“叶添,过去三年你的修炼资源接近内门弟子,到现在连气旋都无法凝聚,你……还不服?”

  叶添胸膛急剧起伏,却没有反驳,因为这都是事实,一个这么了他三年的事实。

  “如果宗门认为我叶添浪费了资源,我日后归还便是,但行窃之事,我绝不认罪!”叶添道。

  巨脸摹得沉默,旋即逐渐隐没下去。

  叶添一怔,莫不是事情还有回转之机?

  然而,绝望往往发生在希望升起的那一刻。

  叶添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就看见一道黑色影子降落到他面前。还未看得真切,眼睛便如千刀万剐一般,剧痛难当,下意识地闭上双眼。

  这时,他耳边响起一道轻蔑的声音。

  “直视我都做不到,你连成为我踏脚石的资格都没有。”

  叶添心中一凛,这声音是大师兄的!

  旋即,他的脑海中传来难以忍受的痛感,就好像脑浆被人不停地搅动,常人根本承受不住。

  不远处,秦越冷漠地关注这一切。在他眼前,黑衣男子右手一指点在叶添眉心,这是要生生抽出叶添的神魂烙印到玉简里。

  围观的弟子没有秦越那么高的见识,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叶添要完了!

  如此千钧一发之际,叶添双目之中迸发出刺金色的光芒,如煌煌天威,灿灿不可逼视。

  黑衣男子眉头一皱,似乎不解其意,他深入叶添识海的神识竟是在这一刻杳无音讯。

  猛然之间,一声嘹亮的龙吟自叶添体内骤然辐散开来,转而激昂清越,无限拔高。

  众人便是看到一头黄金巨龙自叶添体内冲天而起,身躯舒展开来,足有九百余丈。金龙盘踞在金顶上空,龙威如狱,黑衣男子首当其冲,蹬蹬蹬连退数步。

  “气运金龙!?”

  一众弟子失声惊呼,接近千丈的气运金龙怎么会出现在一个连气血境都踏入不了的废物身上丈?难道他一直在隐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