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跑到彩票站准备领大奖,结果让我大失所望,竟然没中,而且是一个数字都没中。

  这不可能呀!连忙问:“老板,是不是搞错了,我的号码一定是特等奖!!”

  老板给了我一个非常鄙视的笑容,不耐烦的说道:“小伙子,别白日青天做梦。错不了滴!如果买一张彩票能够中五百万大奖,这比祖坟上冒青烟还难。”

  我整个人如被霜打了的茄子,垂头丧气的回到家中。望着奶奶那被岁月侵蚀,饱经风霜的苍老面容,和那日渐佝偻的身躯。我鼻子一酸,心中暗想:如果读书靠奶奶的肩膀来支撑,我宁愿不读这个书。

  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打暑假工,并且不能够打一般的工。不管是卖血,卖肉,只要出得起价钱,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中考后的第三天,同村的堂哥萧虎骑着一个雅马哈太子摩托带着一个马子回家了。

  村子的人都说他有本事,初中未毕业,就到益州打拼,听说混得很屌,隔三差五带钱回家,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俞虎哥比我大三岁,对我很好,我身上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他给的。他来我家玩的时候,经常给我烟抽,有时候还给我一些零花钱。

  我屁颠屁颠的跑到他家,把我的情况向他说明,求着萧虎哥给我介绍一个来钱快的工作。

  萧虎哥听我把话说完之后,笑呵呵说道:“萧雄,说来钱快的工作就是枪银行,你敢不敢?”

  我说:“虎哥,咱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怎么可能干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其实我也想过干这活,估计自己没那个能力,最主要是没那个狗胆。”

  萧虎哥摇了摇头,满脸为难的样子:“萧雄,不是哥不想帮你,你才十五岁多点,老板一般都不会收你这样的小屁孩干活,这个事情不好办呀!”

  我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无赖面孔,拉着萧虎哥的手,说:“虎哥,一般情况的后面肯定还有二般。我们是兄弟,难道你看着弟弟我辍学吗?”

  虎哥的马子满不在乎的说道:“亲爱的,不就是找个活干吗?你堂弟人长得高,样子比你帅多了,去我们公司上班一定成。跟经理说身份证掉了正在补办,谁知道他多少岁。反正你弟是打短工,捞一笔就走。”

  我仔细一打量,怪了!这化着浓妆,打扮得像个鸡婆的妞,现在一看咋就这么顺眼呢。

  我连连点头,对着这妞说:“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好像苍老师。不,比她还漂亮!”

  小妞咯咯笑过不停,要求我叫她小倩姐姐,还笑我不是好孩子,偷偷的暗恋老师。

  我连忙甜甜的叫了声:“小倩姐!”然后又把她夸了一通,心中却对她鄙视不已,没文化真可怕!这妞竟然不认识大名鼎鼎的AV巨星苍老师,她可是千万青少年心中的撸管女神。

  萧虎哥却说:“我弟可是未来的大学生,去我们公司不好吧。”

  小倩姐说:“怕什么,现在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再说如果没钱交学杂费,也就是个初中生,将来还不是到厂里打工。”

  我绝对同意小倩姐说的话,可怜巴巴的望着萧虎哥,哀求道:“哥,你知道我家庭情况,我不赚钱别说是读书,连生活都困难。我不怕苦,不拍累,只要有钱赚,就是卖血卖肉都行!”

  萧虎哥想了一会,最后一咬牙答应“你要去也成,我可事先告诉你,你要有牺牲一切的准备,才能够赚到钱。”

  我一听这个话心中大喜,胸脯一怕说道:“虎哥,我怎么能够怪你呢?只要不卖命,什么活我都干。”

  虎哥听到我的保证,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脸色比较难看,我怕他后悔,接着问道:“虎哥,你什么时候走,我好回家清好换洗衣服。”

  虎哥叹了一口气,说这也许是天意,交代道:“萧雄,你什么东西都不要带,回家和奶奶说一声就行。我们今天就回益州,搞快点,我在村口等着你。”

  我回去跟奶奶交代几句,要她注意身体,学杂费的事情不要她操心。然后急急忙忙的往村口赶,到了才发现虎哥早就在哪儿等我。

  可是,关于摩托车怎么位置的事情让我很为难。

  虎哥好像看出我的心思,让我坐中间。这可能是最好的决定,省得我有反应的时候顶着前面的小倩姐。

  一下摩托车,小倩姐笑呵呵的问我:“小弟弟,姐的波大不大,是不是弹性十足?”

  虎哥看着我一副窘相,满脸通红,笑着说道:“小倩,不要调戏我弟弟,他女朋友都没谈过,正儿八经的小处男。脸皮薄,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吧。”

  回到三楼的租房,他们两个便拿我开玩笑,小倩姐还逼问我:“小弟弟,你到底是不是处男,快告诉姐姐。”

  我涨红着脸说:“小倩姐,你为什么这么说。还有,你别叫我小弟弟成吗?这样叫会让人产生误解滴!”

  小倩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个枉然大悟的样子,对着我说道:“那姐姐叫你萧弟弟,还不是一个样吗?”话一说完,她“咯咯...”的笑得前扑后仰,掀起乳浪一阵,把我眼都晃花了。

  萧虎哥看到我眼睛都是绿的,连忙说道:“刘倩倩,我们现在谈正事,你不要发.浪了,行不?萧雄,我告诉你,我们公司的性质有点特殊,就是为一些有钱的女性服务...”

  萧虎哥说了半天,我没弄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反而把我搞得一头雾水。

  小倩姐看到我们两个的样子,抱着肚子哈哈大笑,好一会,她才止住笑声,指着我们两个说道:“你们哥俩真逗,萧雄,让姐姐告诉你吧。你将要工作的地方是会所,专门为有钱的女人服务,里面的服务员不是帅哥就是猛男。明白了吗?”

  小倩姐看着我好像明白了的样子,又看到萧虎哥头双手把红脸遮的死死的,马上向我解释道:“萧雄,你想什么呢?我们滨州是内地,怎么会有那种龌龊的事情发生,你萧虎哥虽然在女性会所在上班。干的是正正经经的工作,属于卖艺不卖身。”

  狗屁的卖艺不卖身,哼,解释就等于掩饰!

  我眼前浮现一副一个两百斤的胖阿姨骑在我身上欺辱我的画面,让我毛骨悚然,说话自然不利索。

  “大...大哥,大姐!你们该不会叫...叫我卖...卖豆浆吧!”

  …酷=7匠*网正版a$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