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四章 不好的答案

  是的,这女孩就是姜昕。自打上次姜昕找我,帮着我处理案件后,我对她的好感,就越来越多了。这女子,生的简单,朴实。人呢,长的也还不错,是那种适合过日子的姑娘。丁武也一直劝我,叫我跟她在一起算了。我起初是不愿意的,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有着陈洋的存在。因为陈洋,我对姜昕是若即若离的。

  然而,经历这最近这些事儿,使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只能留给回忆,有些人,只能错过。而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你所要珍惜的,是当下,而不是回忆!

  在这样的情绪下,我变得豁达起来,不念及过往,也不畏惧将来了。于此同时,工作上的进展,也让我舒心。所以,在出狱后,我就请姜昕和天菩萨等人吃了个饭。

  当时吃饭,纯属是因为感激他们对我的帮助。在席间,我连连跟天菩萨说谢谢。天菩萨呢,扁着嘴巴,没有吭声。最后,只跟我讲了一句,说:“不是看在女儿的情面上,我帮你干啥。你这小子,心思多。”

  我听后,又气有无奈。因为之前,天菩萨和古力是一路人,曾想着把我给弄死。我笑笑,说:“呵呵,谢谢老前辈。”

  姜昕呢,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叫我吃菜。而同桌的丁武,不停的给我添油加醋,讲了一些我的好处,以及姜昕的优点。但对于天菩萨,丁武并不感冒。

  一直以来,我很想问天菩萨为啥要杀我,但一直不敢。即便当天吃完饭,我都没有谈及这事儿,因为我怕这样一来,毁坏了他在女儿心中的地位。只不过,这一餐饭后,我和姜昕接触的时间就多了,因为丁武一直在鼓动我,叫我早点下手。

  我之前一直没谈过恋爱,追女孩子,也没啥经验,全都靠丁武。丁武给我支招,诸如越姜昕看电影,是不是越出来吃吃饭,闲逛闲逛之类的。姜昕呢,也从来不拒绝我,但也没直言,说要和我在一起的话。两人的感觉,模棱两可的,我有些时候,很想告诉她,其实我还是喜欢她的,但更多的时候,是忍住不讲这些事儿。

  俗话说的话,没有感情的人,时间长了,也会有感觉的。我对姜昕的感觉,可能就是这样吧。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划着船,荡漾在琼海中,聊聊最近的工作和生活。姜昕会时不时的问我,有没有心仪的姑娘,我笑笑说没有。

  文化局这边呢,已经着手调查美姑王朝的事情了,我作为美姑人,自然是被安排去了的。在局里的要求下,我和、丁武,和局里新同事杨彪,一行三人,去就到美姑县城,准备从文史资料和乡民传说中,查找关于美姑王朝的下落。

  三个人中,丁武负责翻译,我则负责下乡跟彝族老百姓交流,汉族人杨彪则是负责记录。三人各有工作重心,我去到美姑的第二天,就坐上了车子,开始逐个乡镇的摸排。摸排下来的结果,并不理想。只能美姑王朝的人,非常的少,也就一些还没有死去的老毕摩,他们零星的知道一旦点。

  这天中午,我带着粮食和水,步行去往了美姑县最偏远的乡镇达洛。达洛乡位于大凉山中部的线山旁边,到现在都没有通公路,要去都还得找人带路。给我带路的是在美姑县粮食局工作的张万年。

  张万年之所以能带路,那是因为他做村官的时候,在达洛乡呆了两年,所以对地形什么,很是熟悉。一路上,我和这个年纪相仿的汉族兄弟,热情的攀谈起来。张万年跟我讲,说自己之所以两年时间就调到了县粮食局,那是因为自己在做村官的时候,把达洛乡犄角旮旯都走遍了,所以才得到了领导的赏识。

  听到这里,我就问他,说:“万年兄弟,那你知不知道,达洛乡哪里有老一点的毕摩呢?”

  张万年喝了口水,抽着烟说:“这个啊,当然知道。达洛乡现在年纪最大的老毕摩,我认识,我带你去找就行!”

  就这样,两人可以说是跋山涉水,走了半天的路,终于找到了老毕摩。这老毕摩叫杰克.阿木。老人住在最原始的寨子里面,今年都八十九岁了,眼睛已经瞎了,什么都看不见。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坐在门口,吃着土豆,那手上的指甲,长的不能再长了。

  我和张万年还没走近,这阿木毕摩就讲了起来,说:“哈哟,是万年村长吗?”

  我擦!我这一听,对觉得神了。这老人,什么都看不到,居然听脚步,就能听出是张万年来。张万年呢,哈哈一笑,说:“阿木大爷,是我,是我,你身体还好吗?”

  阿木毕摩扶着柱子,就站了起来,摸索这就朝我们走了过来。张万年急忙上前去将他扶住,两人相当的熟悉。

  “旁边这位是?”阿木毕摩问了起来,知道来的不是一个人。张万年马上介绍,说我是市里面来的公务人员,准备调查一些事情。我赶紧跟他打招呼,用彝语跟他问了一声好,随即就跟着他进入了屋子。

  更新f最快k上X‘酷=匠网

  说明来意之后,我就发问起来,说:“阿木大爷,现在文化局,在调查美姑王朝的事情。你晓不晓得,这个东西哦?”

  阿木毕摩听后,说:“美姑王朝?啥子是美姑王朝?”

  这么一回答,把我整傻了,我才意识到,这人对于历史什么,不了解。于是我就用通俗的话跟他讲了羊皮卷上记录的事情,把当年池子皇帝和托雷的事儿,讲给了他听。

  他听完后,一把握住我的手,问着说:“你怎么知道这些事儿?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我擦!我当时冷不丁的,吓了一跳。好像这件事,对于凉山州所有的毕摩来说,都是一个秘密,是永远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我如实的讲了起来,把外婆的名号告诉了阿木毕摩,也把羊皮卷的事儿,讲给了他听。老者听后,微微的点点头,却给了我一个不好的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