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长听后,相当的郁闷,气的直跺脚,说:“我从警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耍的团团转。原本还以为,古力是个不错的苗子,都准备提他到公安厅来,没想到啊!”

  没想到,没想到个毛啊!我当时听了这话,很生气。你作为一个警察,你居然乱抓人,差点把我给害死了。当然了,我没有发火,也没有讲话,毕竟他的位置,比我高的多,我得罪不起,我还想在西昌呆下去,还想在文化局,继续工作!

  但经过这么一闹,我自己的清白,彻底的洗净了。因为厅长后来重新查看了古力案发几天前的行踪,发现这小子,确实有作案的可能。

  然而,此刻古力就这么消失了,对于我来讲,这家伙,肯定还会出现。只不过呢,他出现的方式,让我担忧。我甚至在想,古力这畜生,会不会说,通过邪恶的手段,把厅长等人,都给杀掉。

  想到这些,我不免担忧,虽然厅长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我呢,也重获自由身,厅长宣布,我是无罪的,而现在,罪名最大的人,就是古力了。所以,处理完这事儿之后,我回到了局里面,继续上班。

  自打颜局长,和十多位老同志消失后,文化局里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文化局领导班子换了。上面让美姑县文化局局长,彝族人切沙高忠,做了新一届的头头。于此同时呢,又冲西昌下面的几个县里面,调来了一些新面孔。

  这些新面孔中,很多都是彝族人。如此一来,以前在局里面,站主导地位的汉族人,就受到了一定的打压。我呢,作为彝族人,深的切沙局长的关照。这最大的关照,那就是把我的工作岗位给我换了。

  切沙局长是美姑人,我也是美姑人,作为老乡,又是同族的。他特意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了我的工作情况,最后跟我讲,说:“桑榆,你以后别守文物仓库了,那活儿没前途。这样子,你跟着我,学考古!”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兴奋了,要知道,这在文化局里面,文物仓库管理员,那属于一个闲置,跟文化丝毫不相关啊。而考古呢,则是重中之重。文化局的领导,基本上,都是考古队员出身。

  我当场就答应了切沙局长的提议,直接跪了下来,希望拜他做老师。切沙局长很满意,就将我扶起来,客气的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什么师傅不师傅的。你好好干,我老了,能教你的,一定教你!”

  就这样,经历了这样一个波折,我的人生,像是回到了正轨上了。这切沙局长,上台后,专门开了一个会,这个会,是针对后面工作安排的。

  当时在会上,我们主要谈到的事情,就是迷失森林石头部队的事儿。因为这个事儿,是确实存在的,文物照片,是有的。作为新上任的领导,切沙局长,希望把这个事情,继续开展下去,继续去迷失森林里,进行一个考古挖掘工作。

  然而,局里面一些老官僚,并不同意。用他们的话说,去迷失森林里,去一个,死一个。现在都还没有抓到古力,只怕去了之后,会出更大的乱子。

  在这个问题上,大家争论起来,我和丁武作为晚辈,不好参与。但是,在我心中,我始终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到石头部队。

  为什么有这样一个想法呢,说来我自己也不知道,可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局里面的人,争论几番之后,切沙局长最后妥协了,说这事儿先放一放,暂时把工作重心,落到其他方面。

  这所谓的其他方面,其实就是闲着无聊,在局面看看报纸什么的。我呢,并没有闲着,而是跟着切沙局长,学习起了考古方面的事情。只不过呢,在学习的过程中,切沙局长会时不时的问我,关于石头部队的事情。

  我如实的回答,并且告诉他,说这些石头部队,很可能会被解封,会复活。对于我这种说法,汉族人是不会相信的,所以说颜局长等人,对我嗤之以鼻。然而,作为彝族人,切沙局长接触过毕摩,知道毕摩文化,他没有丝毫的反对。但是,在公众面前,他不会提及这些,只是和我聊的时候,会谈到。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作为美姑人,对于美姑王朝的历史,一直在研究。但是他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美姑王朝的遗迹,这让他很是郁闷。

  "y最新章d~节*P上}酷匠网

  对此,我呢就把羊皮卷上记录的事情,告诉了他,把元朝末年那一段往事,讲述出来。他听后,说着:“这段历史,我没听过。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啥美姑王朝没有留下任何的遗物呢?想想看,美姑王朝,据说存在了三百多年。从南宋,一直到明朝初年哦!”

  是的,在彝族人,特别是美姑人的传说中,的的确确有这么一个历史。然而,正统的历史书里面,对于这个,没有任何的记载。即便是去凉山州彝族博物馆,导游也只会说这是一个传说。

  对于这个问题,切沙局长相当的重视。他呢,心想现在大家不去找石头部队,在局里面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找找美姑王朝的遗迹看看。

  于是,他专门开了一个会,就把任务给下达了。对于这样的任务,局里面的汉人,并不怎么买账,有的人甚至说他是神经病,吃饱了撑着。

  我没有任何的意见,也不和同事们争吵,我就等着工作。生活就这么简单。只不过,这这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变的有些丰富起来。

  为什么变得丰富起来了呢?这跟一个女人有关。这个女人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天菩萨的女儿,西昌电视台的摄影记者姜昕!

  事情具体是怎么样的呢?请听我慢慢讲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