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确实就像丁武说的那样。就当下而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把厅长等人,给弄醒过来。如果他们几个人不醒悟过来的话,想必古力还是可以利用他们。给我判刑,到时的话,我连反驳的机会都没用了。

  只是,如何才能弄醒厅长呢?我坐在车里,思索了一阵,就想到了法子。是什么法子呢?很简单,就是之前在羊皮卷上,看到破解蒙古萨满巫术的法子。

  我猜想,厅长他们,应该就跟上次丁武中的巫术是一样的,而我只需照搬之前的方法,就能将他们弄醒过来。

  于是我就跟丁武合计,准备采用之前的法子,去治愈厅长等人。开着车,古力带着我,就回到了他家里。第二天一大早,我去市场上,买好了做法事要用的东西。弄好之后,我就叫丁武帮我打听厅长等人的行踪。

  果不其然啊,一问,厅长居然请假没有上班,而其他几个被蛊惑的人,也是一样的。最后,我们去到了厅长家里,厅长的媳妇见我来了,吓的后退几步,嚷着还说要打电话。

  是的,现在公安系统的人,几乎都认识我,都觉得我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我呢,也没多想,就跟厅长的媳妇儿解释。一番解释后,他媳妇算是理解了我们。结果进屋一看,厅长倒在床上,那是呼呼大睡。

  厅长的媳妇说,昨晚上厅长半夜开车回来。回来之后,就像是丢了魂一样,怎么叫也不搭理,随即就睡了过去,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呢。

  我拿着做法事的东西,按照之前的办法,就给厅长做了起来。这一次,我加了很多的黄酒,直接让厅长喝了一点。而他的媳妇呢,看着这一幕,话都不敢说,始终认为我是在害厅长。

  弄完之后,我心里也是忐忑的,想着万一不成功,那又该怎么办呢?然而事情做的那是相当的成功。厅长喝下黄酒不到半个小时,就醒了过来。这五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问着说:“我.....我怎么在这里?”说完,他看了下表。

  “老东西,你终于醒了啊!”厅长的媳妇讲了起来。

  厅长见我和丁武都在,就询问其事情的经过,以及古力。厅长的媳妇解释起来,说:“昨晚上,你神魂颠倒的回来,我怎么叫你,你也不搭理。然后就睡觉,睡到现在。要不是桑榆,我都准备送你去医院了。”

  “啊?是吗?昨天,昨天我们不是在小餐馆里面吗?”厅长摸了摸头发,问了起来。“怎么?古力呢?”

  酷匠6网首Y;发~

  丁武说着:“厅长,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上,我不是去拉屎去了吗,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你们不对劲儿。你跟几个干警,迷迷糊糊的,就往餐馆外面走。我那是怎么叫,你们也不回答啊。最后你们直接开车,就走人了。而你的手机,都还丢在餐馆的桌子上的。”说着,丁武从兜里,摸出了厅长的手机。

  “啊!”厅长一声诧异。“这,这怎么可能?昨晚上......”他也回忆不起来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上次都讲了,古力不是好人。他这是用蒙古巫术,把你们迷魂了。这就跟当时在迷失森林里,颜局长他们一样。”我激动的说着。

  厅长还是不敢相信,但是对于昨晚的事情,他几乎不记得。只不过呢,这一次,他对于古力的作为,确实产生了怀疑。

  “那后来,古力去找桑榆了吗?”他问了起来。

  “当然去找了,差点把桑榆给杀了。要不是我冲进去,这一切......”丁武不敢往下说了。“古力现在,也受伤了。厅长,你要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去调取看守所里的监控啊。”

  厅长一听,二话不说,就打电话,询问昨晚一起去餐馆里的人的情况,结果每个人都一样,都还在睡觉。有的人,甚至被家里人,送进了医院。

  如此一来,厅长极为重视,拍案而起,说:“马上调监控!”他二话没说,开车直奔看守所。去到看守所,他调取了监控。结果一看,所有的事情,都全明白了。

  当他看着古力准备杀我的时候,他气的桌子一拍,说:“居然一直在耍我。这家伙,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石头部队吗。只不过,对于厅长这种人来说,他是不会相信石头部队的,所以我也懒得解释。反正这样一来,我的罪名,就可以洗脱掉。而古力呢,只会被乖乖的抓起来。

  “厅长,接下来,怎么处理?”丁武问了一句。

  “怎么处理,还等什么,马上把古力控制起来。我要盘问他!”厅长激动的讲着,拿起电话,就开始调集人马,准备先到局里面,开一个会。

  会是怎么开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和丁武,都没有参与。然而郁闷的是,厅长带着人,直奔古力的家中,并没有找到他的存在。这样一来,就起到了打草惊蛇的坏处。我直接跟厅长讲,说现在古力肯定已经跑了,已经离开西昌了,要抓他比登天还难。想想看,这小子精通蒙古萨满巫术,他想藏匿起来,太容易了。

  厅长听后,相当的郁闷,气的直跺脚,说:“我从警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耍的团团转。原本还以为,古力是个不错的苗子,都准备提他到公安厅来,没想到啊!”

  没想到,没想到个毛啊!我当时听了这话,很生气。你作为一个警察,你居然乱抓人,差点把我给害死了。当然了,我没有发火,也没有讲话,毕竟他的位置,比我高的多,我得罪不起,我还想在西昌呆下去,还想在文化局,继续工作!

  但经过这么一闹,我自己的清白,彻底的洗净了。因为厅长后来重新查看了古力案发几天前的行踪,发现这小子,确实有作案的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