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电话一挂断,我和丁武就看着厅长,厅长沉默一阵,说:“难道我之前被骗了?这不可能啊。古力他证明了自己,不在现场啊!”

  听着这话,我长舒一口气,因为这么一来呢,古力作恶的端倪,已经被厅长觉察到了。而这个时候呢,我补充了一句,说:“厅长,你相不相信我?你要相信我的话,我有一个办法,证明古力他就是杀人凶手。”

  厅长听着,问了句,说:“什么办法?”

  “很简单,你想啊。古力现在就想着杀我灭口,这一次没有成功,但绝对会有下一次的。这样子,你对外放出风声,说我的案子,有了重大转变,很可能,我不是杀人凶手。如此一来,古力肯定会狗急跳墙,势必会再次动杀我的念头。”

  是的,这是我考虑后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正好可以拿来检验,看古力是不是真的有杀人灭口的动机。

  厅长听后,问了一句,说:“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很简单啊,你现在不是拿捏不准,古力是不是杀人凶手,同时也怀疑我,有作案嫌疑。这样子,你继续把我关在看守所里,然后在我的牢房里面,装一个摄像头,这样古力只要再来,一切自然真相大白。当然,也可以给我一个电话,古力要是来了,我先打电话给你们,你们埋伏在看守所里面。绝对可以逮着个现形。”

  M酷匠网◎正。版,首Yz发、J

  厅长一听,摸了摸胡子,说:“行,可以这么一弄。不过看守所之前不是安装了摄像头吗,现在去一查,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对哦,我们怎么没想到呢!”丁武讲了起来。

  就这样,我们连夜把厅长的工作,做通了。而他直接开车把我送回了看守所。看守所一个人都没有,门依然像之前一样的敞开着。不用说,古力没有回来,也没有闯进看守所。

  厅长啥也没进,叫我先进去呆着,说明天早上,自己会去查监控。我心胸坦荡的,就走了回去,乖乖的蹲在了看守所里面。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公安厅的人,就以到看守所视察的名义,做了各种所谓的检查。而这其中,就着重看了下看守所的监控视频。结果发现,在古力来找我的那个时间段,看守所的视频,是处于关闭状态的。

  这么一弄,厅长心里基本算是明白了。于是他就按照我之前的计划,给了我一个手机,同时在我的小屋子里,弄了一个摄像头。

  而古力那边呢,据厅长反应,这小子请假了,专门在医院里,进行治疗。如此看来,这药丸的威力是多么的大。就这样,我们等着古力自投罗网,厅长则是重新盘查,古力在案发那几天的行踪,看能不能找到破绽!

  再度进去小屋子,我心里平静了许多,在我看来,现在等着古力上钩,这一切的一切,就能真相大白了。

  等待,这漫长的等待,一天两天,接连等了一个星期,古力都没有来。不是这小子不来,而是这小子一直躺在医院里。这天晚上,我依旧感觉古力不会来,静静的就睡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听见看守所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没错,来了,这家伙真的来了!我二话不说,火速的就给厅长发了短信,让他们火速赶来。厅长没有回复我,因为他的人马,就隐藏在看守所旁边的小餐馆里面,一直等了十来天。

  古力咔咔咔的走了过来,穿着一身便装。他耷拉着脑壳,瞟眼看了下我,说:“呵呵,别来无恙啊!”

  “是啊,没想到,你居然没给毒死!”我针锋相对起来,似乎没有害怕他。

  “我被毒死?你这倒是想多了。在我的理想没有实现之前,我是绝对不能死的。而你,在今天晚上,必死无疑!”他阴冷的讲着,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可怕。那邪恶的面容下,不晓得藏了多少阴狠毒辣的手段。

  “你想干什么?”我问了起来。“杀我?”

  “对,杀你。必须杀你!”说着,这家伙阴嗖嗖的,就从大衣里面,慢慢的抽出了一把亮晃晃的蒙古武士刀。这刀子寒光逼人,成一个半圆形,感觉很是复古!“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告诉我,我让你死的开心点!”

  我有一丝丝的担忧,要知道,这小子徒手和我搏斗,我有三分胜算,但是拿着刀子的话,我感觉我不是对手啊。我心里一直在想,厅长他们怎么还没来呢?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看着外面干嘛?”古力边讲,就摸出钥匙,咔咔咔的,就准备把房门打开。“哼哼,你想多了,朋友。想多了哦!”他显得很是悠闲,很是傲慢的感觉,胸有成竹一般!

  咣的一声,门开了。古力提着刀子,走了过来。怒吼着:“去死吧!”就是一刀,朝着我的肚子,干了上来。

  让他没想到的是,为了防止他伤害到我,厅长就没有给我戴手铐和脚链。我呢,顺势一个躲闪,避开了这一刀。要知道,这一刀如果避不开的话,那我绝对死了。

  “干!”古力骂了一声,猛的一下,转身过来,又准备捅死我。而我呢,一阵避让,刀子就划破了我的囚服。我心里喊着,怎么还不来,这是想让我死在这里呢?

  “哈哈哈,你认为你躲的了吗?我告诉你,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啊!”说着,这畜生上来一刀就朝着我的脑壳,砍了下来。我没办法,只能用手去抵挡。这一下,我双手给刀子划的渗出了血液。

  “啊......”我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没有办法,只能嘶吼着:“厅长,厅长,你们怎么还不进来啊?厅长?”

  接连几声,看守所里回荡着我的回音,如同进入了墓室一样。而这个时候呢,古力却仰头大笑起来,一阵哈哈,刀子就抽走了。他淡定的讲着:“继续,继续。你别停,继续喊,继续喊啊。”

  我有些犯傻,又喊了两声:“丁武,厅长,你们在干啥?”

  没有反应,没有一丁点的反应。要知道,厅长他们藏匿的地方,就在看守所隔壁,紧紧地按着的。照理说,他们收到短信后,一分钟就能冲进来。然而,短信发出去,都快五分钟了,这帮人居然没有进来。这是什么节奏?难道说,我的短信,没有发出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