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这一丝丝的光亮,正是从外面的过道传来的。我心里琢磨着,遇到负责看守的警察,我直接一拳头打过去。只要不打死,那就行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可以说,是心惊胆战啊。走过去一看呢,怪了!并没有负责看守的人。我一阵纳闷,心想,这到底是咋回事。

  与此同时,我发现,看守所的门,并没有锁上,而是半开着的。看到这样一个景象,我大概就能判断出来了。原本,这看守所,是应该有人在的。但是呢,古力为了进来打我,就将人给支走了。毕竟,他有这个权利。而刚才,我让他吞了药丸,为了寻求自救,古力根本来不及关门。所以,此刻的门,是敞开的。

  没有人拦我,这让我又惊又喜。我心里想着,既然留在看守所里,也没有好果子吃,何不直接走人呢。然而,想着一旦逃走了,自己的罪名可能更大,再被抓到的话,还可能判的更重。

  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很是慌乱,这是走还是不走呢?走,我又能去哪里?不走,难道就在这里傻傻的呆着吗?

  犹豫了三五分钟,最终我下了决定,那就是走。离开这里,离开凉山州,去到很远的地方,从此隐姓埋名,彻彻底底的躲起来。我甚至想到了,直接下云南,然后从云南偷渡去缅甸、泰国什么的。

  我慌忙的就跑了出来,面对着茫茫的夜色,整个人都是心慌的。听着有车子响动,我就感觉是要抓我。

  我踌躇了很久,几个的士司机问我去哪里,我都没有上车,摆摆手,说自己哪里都不去。就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晃荡了很长时间。最后,也不晓得是怎么的,我居然晃荡到了丁武小区门口。

  站在丁武小区门口,我就想到一点,希望上楼去,和他交代一下后世。我想着,自己就这么走了,父母谁来帮我照顾呢?丁武当然没有这个义务,也不可能说帮我孝顺父母。但是,我希望一点,那就是他有空了,问候我母亲一声。

  想到这里,我走进了丁武的小区,最后来到了丁武门前。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犹豫了下,就敲响了丁武的房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直敲了很久,都没有反应,我心想,难道丁武还没回来,而是在被厅长盘问吗?这好像不可能啊!

  正在我犹豫要不要离开的时候,房门咔的一声,就打开了。丁武一看是我,瞪大了眼睛,说:“你.....你怎么出来了?”

  他这话问的我有些茫然,因为我在想,他现在头脑是清醒的,还是糊涂的。我忙着解释说:“我先进屋再说!”

  没等丁武讲话,我直接就挤进去了。丁武着急的问我,说:“你不是在看守所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还有,你这手铐,这脚链.......”

  酷(匠*S网I1正…版首,.发3y

  听着这话,我意识到了,此刻的丁武,应该是清醒的。我拉着他,就走到了书房中,这小子穿着一身睡衣,看上去很是疲倦。

  “你这到底怎么回事?今天厅长跟我谈了,说你又是杀人,又是盗窃文物的。我都懵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丁武问了起来。

  我如实的讲着说:“兄弟,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们不是发现了石壁上的彝族文字,和汉字吗。完事之后呢,当我们睡的时候,古力和老鬼两人,就将我们迷魂了,其中包括你。但我没有。迷魂之后,这家伙,杀了局长等人,再要杀你的时候,我把你弄了出来。反正......哎呀.....这一切,都是古力干出来的。为的就是不想我们继续调查石头部队,而这石头部队,里面藏着的秘密太多了。我见不清楚现在。总之一句话,你被古力迷惑了,古力栽赃,说我杀了所有人,所以我蹲了进去。这还不算,古力迷惑你之后,让你做伪证,说你见到我杀了人。而今天早上对我的审判,已经是二审了。一审的时候,你也在。今天要不是天菩萨过来,解开的身上的蛊咒,我肯定有得判死刑。”

  我啪啪啪的,讲了一大堆,丁武有时茫然,有时有豁然开朗。最后他说着:“我明白了,怪不得,今天厅长叫我过去,问我为什么反差这么大。我当时懵了,结果他把我的笔录什么的,都拿了出来。问我天菩萨,是不是恐吓了我,所以我才突然变了态度。你这么一讲,我算是明白了。但那天,古力真干了这些事儿?”

  “废话,你当我骗你啊。我要骗你,我就不是人。这石头部队里面,藏着的秘密,我一时半会,跟你讲不清楚。你有空了,去问你‘师傅’,这一切都是他讲述给我的。古力之前偷我的羊皮卷可以修改,也正是不想我发现石头部队。”

  “这.....还真有这事儿?那你怎么就从看守所里跑了出来呢?你现在这样,会出大问题的啊!”

  “你不知道,原本古力想着,利用你的证言,和司法程序,直接给我判刑,让我死。但没料到的是,天菩萨今天把你弄醒了过来。所以,古力害怕了,今天晚上的时候,一个人来到看守所,准备把我毒死。”说着,我就挽起自己的衣服,指着肚子,跟丁武讲:“你看,这就是当时我和古力打斗留下的。”

  丁武一阵唏嘘,说:“那古力现在在哪里?你这么跑出来,一旦抓回去,可就彻底完蛋了。”

  “古力估计去医院了吧。这畜生,原本想弄死我,没想带,给我吃的毒药丸,反倒他自己吃了,现在去医院里洗肠了吧。”

  “那你打算后面怎么办呢?”

  我默默的点燃一支烟,苦闷的说着:“怎么办?留在看守所,必然给古力弄死。不弄死我,他就会出问题。反正都是死,我想了,我现在既然出来了,大不了,我一走了之。离开凉山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