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把我踢的很疼。但是,在这样的危难环境下,我已经毫无退路了。今天要么我死,要么就是古力把我弄死。

  古力见我腿发软,就冲了上来,猛的一下,抱住了我,随即,这畜生使用出了蒙古摔跤,硬生生的把我弄倒在地上。

  这一下,把我摔的可以说是结结实实的。我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而古力呢,直接坐在了我身上,猛的一拳就打了过来。我反应快,用手铐给挡住了。这一下,古力疼的不得了。但这小子可没放弃,接着又是一个拳头砸过来,直接砸在了我脑门儿上。我有一种晕厥的感觉,很想睡觉。

  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闭上眼睛睡觉的话,那么我可能睡的时间就有点长了。因为赵本山说过,人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人眼睛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

  我鼓起最后的力气,死死的用手挡住古力,而古力呢,又是一个拳头过来。最后,这畜生掐着我的腮帮子,就准备把我的嘴巴给打开,打开之后他就想着把药丸放入我的口中。

  “啊......”我咬着牙齿,硬是要闭上嘴巴。而古力,作为一个蒙古人,又是在警校练过的,力气自然比我大。

  就这样,两人的博弈开始了,我的嘴巴,一会大,一会小。一会张开,一会闭着。我不停的摇晃着脑壳,不给古力机会。而古力呢,咆哮一声,猛的一发力,就把我的嘴巴弄开了。这个时候,他来不及多想,拿着药丸,就要往我的口中放。

  说时迟那时快,我不晓得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虎躯一震,大吼一声:“啊啊啊!”猛的一下,坐了起来,把古力给推开了。

  这样的力气,我平时是使不出来的。但是,人到了绝境中,为了生存,为了活命,所有的潜能,都会被激发出来。这并不奇怪,是很正常的事情。

  古力直接给我弹到了墙角,而手中的药丸呢,就落在了地上。我一鼓作气,俯冲上去,就准备捡起地上的药丸。没曾想,这个时候,古力一脚踩在我的手上,那把我疼的啊。

  “老子叫你反抗,叫你反抗!”他边说,就边用胳膊肘打我的后背。我咬着牙齿,丝毫没有松懈的意思。来了个急中生智,腾出一只手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直接爆在了这畜生的‘二娃子’上。

  这一拳,打的可以说是结结实实的,而那正是男人的要害之处。古力啊的一声,疼的叫都叫不出来,面部表情瞬间就僵硬了。

  “额......额......”他捂着自己的二娃子,已经没有了还手力气。而我呢,冲上去,如同疯子一般的,抱着他的头,就往我的膝盖上撞。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七八九十下.......一次一次的撞击古力的脑壳,还有他的胸膛。

  这家伙嗷嗷直叫,下面还在痛,哪里有还手的机会。当然了,我也不会再给他还手的机会。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弄死这畜生。

  想想看,如若不是因为他,我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吗?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会两次入狱吗?如果不是因为他,文化局几十口人,会白白丧命吗?如果不是因为他,丁武会被蛊惑吗?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父母不会为我难过伤心。

  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愤懑。而古力的可以说是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我怒吼着,也没多想,只想发泄心中的不快。最后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才松开手。而古力呢,已经给我整的面目全非,直接倒在了地上。当然,我也一样,我也倒在了地上。

  我看着他,如同死猪一样,牙齿都给我弄掉了两颗。我冲着这畜生笑了起来,说:“来啊,来啊!来杀我啊,你来啊!”

  说完,我慢慢的爬向了地上的药丸,然后捡了起来。我想,你不是想毒死我吗,那我今天就学学金庸先生笔下的慕容复,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你惩治我的方法,来惩治你。

  拿着药丸,我匍匐爬到了古力的身边,嘿嘿的笑着,古力在后退,像是哀求一样,说:“不要.....不要.....不要.....”

  “死去吧你!”我一把抱住他的头,一只手扯开了他的下巴,然后拿着药丸,猛的就放进了他的嘴里。

  “啊.....”古力喊了起来,我想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让这畜生吞下去。但这畜生,没有吞,而是一下挣脱我,‘扑’的一声,把药丸给吐了出来。

  吐出来之后,这畜生如同疯狗一样,就往小屋子外面跑,根本来不及和我缠斗。我原本想追他,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我不用猜都知道,这畜生虽然没有吞下药丸,但这药丸,还是有剧毒的。而他现在,估计只想马上去医院,给自己做一个洗肠。

  看着他那狼狈逃窜的样子,我嘿嘿一笑。但是笑完之后,我很冷静的想了想。古力这次没有弄死我,但还有下一次。只要给他机会,他就不会给我生的机会。

  &酷ij匠{~网rG首。发t

  想到这里,我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逃走,必须马上离开看守所。然而,看守所高强林立,我如何才能脱身呢?

  显然,跑出去,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一种方式,能让我换一个地方呆着。要知道,我现在呆着的看守所,是古力负责辖区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轻轻松松,进来整我。所以,我必须换一个地方。

  那么,如何换一个地方呢?这成了最大的问题!

  我思考了下,我现在还没有判刑,所以只能在看守所呆着,而不能在监狱。所以我想,不如我来个一了百了,走出去马上殴打看守所外面的警察,这样一来,我就有故意伤人罪了,就这一条,足矣让我蹲半年监狱。

  想到这里,我一步一步的,就走出了小屋子。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到。摸索一阵之后,我看到了一丝丝的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