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长微微的吐了一口烟,然后说着:“丁武!”

  我听着丁武二字,瞬间崩溃,这还用说吗?这就跟我昨晚上,预想的一样。简直是太让我难解了。

  “丁武?”我疑惑的问了起来。

  “是的,丁武苏醒了。你是不是很想见见他?”听着讲了起来,也没等我回答,就直接说着:“把丁武带进来!”

  我擦!这对于我来说,又喜又悲啊!我喜的是,丁武没死,悲的是,丁武应该被古力给蛊惑了。

  没一会,丁武就走了进来,他眼神有些迷离,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像是一个受了恐吓的孩子。

  “丁武,你没事儿吧?”我问了一声,就想伸手去拉丁武。可是丁武,面无表情,没有任何的反应,更没有理会我。

  “丁武,你坐下!”厅长发话了,丁武乖乖的坐了下来。“你说说看,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实的讲,不要害怕!”

  我去,这还用说吗,丁武被古力蛊惑了,他讲述的一切,不出我所料的话,绝对是对我无利的。

  果不其然,丁武慢慢的说着:“厅长,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我们在森林里,发现了几个石头人。但这石头人,并不是像桑榆说的那样,根本不是什么部队,就只是几个元朝时期的雕塑。”

  这.....这......这......这在说什么?我彻底懵了!

  我立刻打断丁武,说:“丁武,你说什么呢?”

  “桑榆,你别插嘴,让他讲下去!”厅长呵斥住了我,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而丁武呢,似乎听不见我的声音。他的状态,就跟电影里演绎的一样。是在被人操控着的,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

  丁武继续说着:“那天发现雕塑后,桑榆就起了歹毒之心。当时他跟我私下商量,说着雕塑我们两人弄出去,自己给买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负责保管这两样东西。我当时还劝他,叫他不要干这种事情。他答应的很好,然而到了晚上,一切都变了。”

  “晚上发生了什么?”厅长瞪大了眼睛,问了起来。“你如实的交代。”

  “丁武,你在说什么呢?”我吼了起来,非常的激动。“厅长,厅长,他绝对是被古力蛊惑了,绝对是。你不能相信他的话啊!”

  “桑榆,没让你说话!”做笔录的人吼了起来。

  丁武接着说:“那天晚上我们烧火做饭,桑榆就跟局长讲,说自己帮忙打水。然而,等我们吃完饭后,都感觉头晕晕的,最后就睡了下去。这一睡可好,在我半醒半醉之际,我就看见桑榆,带着刀子,把局长几个人,全杀了。等他走到我帐篷来的时候,我吓的直接站了起来,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很激动,抱着我,说兄弟,你别管这事儿。我们现在拿着雕塑,直接走人去古玩市场上卖掉,以后根本不用上什么班了。我当时听后,非常气愤,我万万没想到,他会是这种人。”

  我擦!我听着这话的时候,差点没从椅子上跳下来。这把我污蔑的啊。我气的不是丁武,而是古力那小子。丁武本人是不会这么讲的,只不过,他被古力操控了。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后来我不同意他的做法,他跟我说,直接把这事儿栽赃到古力身上。我听了很是荒谬,但他执意要这样。最后没办法,他逼着我,不晓得吃了什么东西。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了。”

  无语了,无语了,我彻底的无语了。这是什么节奏?这是不把我坑死,不罢休的节奏吗?

  “桑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厅长盘问起来。

  “我还能说什么?我认输。但是,我没有杀人,我要杀人的话干啥留着丁武这个活口呢?还有,丁武说我偷了雕塑,那请问,雕塑在哪里?”我辩驳起来,做最后的挣扎。

  厅长听后,呵呵一笑,说:“你干啥要留活口?这个我帮你解释。因为你想制造一个假象,让别人觉得,你不是凶手,所以你才把丁武弄回了医院。原本想着,在医院里,把丁武毒死,可万万没想到,你没有成功。”

  我擦!这就是警察,就是公安厅厅长。我听了他的分析,我恨不得日他祖宗十八代。

  “好啊,你这么说,有点道理!但丁武不讲了吗,我偷了文物。请问文物在哪里?这得讲究证据!”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审讯室的门,一下给推开了。一个粗俗的声音讲着说:“文物在这里!”

  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古力那畜生。古力跟着文化局的科长,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他面红耳赤的,如同一个肥猪。

  “局长,刚才我和文化局李科长,带着几个干警,去了桑榆的寝室,发现了这几个东西,你可以看看!”古力信口雌黄起来。

  古力说完,就打开了袋子,从里面拿出了几个雕塑。只不过,这几个雕塑,不是蒙古部队,而是几个彝族先辈的陶俑。这玩意儿不大,也就三十公分的样子。

  “厅长,这东西确实是元代的。”科长讲了起来。

  厅长叹口气,冷冷的说:“桑榆,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还有什么话说,我只能说,老子输了,输给了小人。但是我不甘心,我沉默良久,吼了起来:“古力啊古力,你可真厉害啊。杀了这么多人,还能把丁武给蛊惑了。厉害,厉害。行,想我死是吧,来吧!不过我告诉你,你就算杀了我,也不可能逆转历史,也不可能颠覆往事!”

  古力不动声色,很是淡定的说:“桑榆,你在讲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呢?”这一刻,他的语言,一点也不粗鲁,完全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警察。而我呢,反而像是一个真正的杀人犯。

  “行了,暂时到这吧。丁武,你可以回医院了,感谢你的配合。”厅长讲了起来。“古力,这案子,多亏了你啊。”

  ,最/R新章节j*上!酷@匠^网$j

  古力呵呵一笑,如同狗一样的说:“为人民服务,应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感谢支持!感谢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