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是疑惑的看着古力,想着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甚至觉得,这小子,是在哄骗我。但是想想,也没这个必要啊。事情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已经是死路一条了,他没必要骗我啊。

  我回应了一句,说:“青衣人,当然知道。那都是孔友德南征之后,留下来的汉人。怎么可能有蒙古人?”

  古力微微一笑,摇晃了一下手指,说着:“错,错,错!在贵州的青衣人,绝大多数,都是当然南征的汉人。但是这其中,有一个不落,是蒙古人。当年孔友德的部队,南征梁王,到了云南之后。战斗下来,虽然打赢了。但是很多人不愿意回乡,于是就落户在了贵州和云南的山区。而梁王的孙子,为了躲避最后的追杀,带着三百随从,化妆成了孔友德的军队,最后也跟着躲到了贵州山区。为了掩人耳目,他们跟着汉族畜生一样,开始穿青衣,开始隐姓埋名的生活。久而久之,我的族人们,就和汉人没什么区别了,甚至有的人,和汉人通婚。但是有民族自尊心的人,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历史和耻辱。他们世世代代的告诫后人,我们的故乡在北方,在蒙古草原。同时,在我的族人中,一直流传着关于美姑线山石头人的传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乎没人相信这一切,但我一直相信,我从小就一个愿望,那就是重建我大元,重新找回我蒙古人的血性。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父母先后去世。我一个人,之身来到凉山州求学。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查找我心中的秘密。”

  我擦!古力这么一讲,我都懵了。我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一档子事儿。要知道,当年CCTV10台,专门讲了青衣人,说他们的身份证上民族一栏,写的既不是汉族,也不是不佤族,而是‘青衣人’三个字。

  但是,史学家一直认为,他们是江西汉人的后代。然而没想到的是,古力爆出了这么大一个秘密,说青衣人中,还夹杂着蒙古人。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问了一句。

  “当然,当然,当然是真的。”古力得意洋洋的摊开了手掌。“朱元璋灭亡我大元,但他万万没想到,百年之后,我大元还有复兴的机会。哈哈哈。桑榆,这一切,可都得感谢你啊。”说着,这畜生,蹲了下来,用手拍了拍我的脸。“如果不是你那一卷羊皮,我根本不可能找到线山上的石头部队。我跟不可能想到,这些这些石头人,我的先祖们,他们还有机会复活。而我,我古力巴哈,必然成为蒙古族人的骄傲。”

  “这么说,你知道怎么让石头部队复活了哦?”

  古力沉默了一阵,说:“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相信,很快我就能知道。这都的感谢你们这帮考古队,没有你们,我不会像今天这样,跟你说话。俗话说的好,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哈哈哈。”

  “我呸!你别妄想了。就算你把那几百个石头人给弄苏醒过来,也没用。现在不是靠冷兵器,靠的是枪子弹。”我马上否定他。

  然而,这畜生不以为然的说着:“是吗?你认为只有几百人吗?你错了,要是只有几百人,我不会有这么大的信心。我告诉你,从我拿到羊皮卷的那一刻起,我感觉自己就已经回到了大元。我感觉北京城里,住着的不是习老狗,而是我们蒙古人。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哈哈哈。”

  我擦!古力这么一说,我就更加担心了。我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他用什么邪门歪道,让沉睡百年的蒙古将士,全都复活过来。如此一来,必将引起社会动荡。这一切,可能比电影里演绎的还要可怕。想想看,几百万的蒙古铁骑,一夜间苏醒,然后在祖国各地,滥杀无辜,多少百姓会遭殃啊。

  “你个畜生。你想的太天真了。历史是不可能逆转的,就算你让当年战死的蒙古人全都复活,也不可能逆转历史。”

  “不,不,不!历史能不能逆转,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是现实说了算。只不过呢,你再也没机会看到这一切了。好了好了,我不想和你浪费口水。你乖乖的呆着吧,等几天就去陪槐树洞里的陈洋。哈哈哈哈哈哈.....”

  古力一阵狂笑,咔咔咔的,穿着皮鞋,就走了出去。

  “我偷你老母啊,你放我出来。”

  他没有理我,我敲打着铁门,也无济于事。他把灯关了,整个屋子都变得黑暗了,我一个人躺在屋内,可以说是思绪万千啊。

  睡不着,完全睡不着。苦苦的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早上,几个警察走了过来,将门打开后,就把我带了出来。我问他们,带我去哪里,几个警察说厅长想跟我谈谈。

  ●酷匠@(网首6}发gA

  我给弄到了一个审讯室,厅长端着茶杯坐在里面,旁边还有两个做笔录的。

  “厅长.....你来了!”我激动的说着。

  “恩恩,你坐下来,我们谈!”厅长很是淡定。

  我坐了下来,厅长说:“你不要紧张,我只想了解了解,案发时的情况。”

  “啊?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那天晚上,我们们很累,早早的就睡了。睡到半夜的时候,我隐约闻到一种熏香味儿。然后古力和老鬼,就走到了我帐篷门口。接着我们......”

  我如实的讲述这当时发生的事情,厅长却打断了我,说:“停下来。桑榆,首先,我得告诉你,我们得审讯,关系到你最后得判决。所以我希望你,认真对待。”

  “厅长,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在说假话吗?”我都懵了。

  “我告诉你,你最早跟我说的就是这个。我当天就叫人调查了古力的行踪,有足够多的证人,证明古力不在案发现场。同时,你说的在石壁上,发现了彝文和汉字,但是去寻找颜局长的警察给我的消息是,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彝文和石壁上的汉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