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羊皮卷上书,解除蒙古祭祀的迷魂之术,需要用黄酒,有干车草,用哈利来烧热了,放在被迷魂者的额头上。

  对于这几样东西,黄酒是最好的找的,我在菜市场里,就打了二两。而干车草呢,也还算好弄,这玩意儿,在别的地方没有,但在我们西昌,几乎农村家家门前都挂着这东西。这东西用来干嘛呢?

  农村有风俗习惯,要想发财什么的,要想保佑在外的子女平安,那么你的门前,就得挂着这玩意儿。当然了,在城市里,很少有人挂,只有那种来自农村的老人会这么弄。年轻一辈,根本不会。

  想到这里,我直接打了一个的士,回到了我老家,来不及跟父母讲,就把家里门上挂着的车干草,给取了下来。当时我母亲问我,取这玩意儿干啥,我没说,拿着就坐车回了西昌市区。

  找到了黄酒,找到了车干草,但有一样东西,不好找啊。这东西是什么呢,那就是哈利。哈利这玩意儿,我听着名字,我就觉得陌生。问了很多人,很多人都不晓得。

  这一下,把我搞的着急了。我在想,这东西,是不是几百年传承下来,随着时间的演变,在老百姓口中,已经换了叫法。

  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我当时灵机一动,上网一查之后,才发现,这所谓的哈利,其实就是我们河沟里面的贝壳。是那种活着的贝壳。

  对于这玩意儿,想弄,那也太简单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西昌,这东西很多。而这也正解释了,先辈们,为啥会想出这样的法子来。你们可能不知道,西昌市最著名的度假区叫邛海,这邛海说白了,就是一个高原上的淡水湖。而这湖中,最多的就是这种水生的贝壳。

  我火速的去到邛海边上,坐上小木船,就打捞了一斤多的贝壳。带着这玩意儿,我回到了单位分配的公寓里边,然后把哈利和车干草,放入黄酒中,马上点燃柴火,进行了加热。我也不知道,要加热到什么程度,最后把这黄酒都弄得沸腾起来了。

  弄好之后,我带着这玩意儿,直奔医院。进入医院一看,几个护士,正在给丁武输液。见我酒气哄哄的走了进来,几个护士白了我一眼,很是不安逸我。

  为什么呢,因为在西昌的汉族人都知道,我们彝族人,喜欢喝酒。很多彝族人,可以说是嗜酒如命,最终的结果就是,喝了酒打架闹事,给别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我跟护士打了下招呼,几个人给丁武弄好吊瓶后,就走了出去。我怕人看见,咔嚓一下就把门给关上了。然后从袋子里,把装好的黄酒,板着车甘草和哈利,一点一点的,放在了丁武的额头上。

  丁武呢,丝毫没有反应,也感觉不到,我在为他做法事。当然了,这叫不叫发事儿,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算是乱来吧。

  把这东西弄完之后,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种酒精味儿。而我呢就静静地看着丁武,心里默默的祈祷,你丫给我一点反应啊,你丫别睡了,快点醒过来吧。

  然而很郁闷,丁武像是睡得死去了一样,丝毫没有变化。更让我害怕的是,丁武突然一下,停止了呼吸,像是死人一般,脸色一下就变白了。

  看着这一幕,我呆住了,我在想,我难道弄错了什么,不但没有治愈丁武,反而还害死了他?

  我趴在丁武的身上,喊着说:“丁武,丁武,你醒醒,你他妈给我醒醒啊。”然而,丁武没有醒过来,而是嘴里,一下一下的,吐着白色的泡沫。这看的我,那时心惊胆战啊。

  “丁武,丁武啊!”我还在喊叫。而这个时候,我听见病房外面,传来一阵一阵的滴答声音,应该是有很多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步子很是着急的样子呢。

  我并没有想什么,还在不停的摇晃着丁武,而丁武的嘴里,泡沫吐的越来越多,看的我很是害怕。

  “丁武.....丁武......你可不能死啊,你不能死啊!”我小声的喊着,深怕被别人知道。“你醒醒,醒醒啊!”

  这话还没说完呢,我就听到外边有个护士在讲,说:“对,他就在里边。刚才我看他,喝的酒气哄哄的,感觉怪怪的呢。”

  是的,这护士说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只是我在想,他干啥要说我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咔嚓一声,这病房的房门,就给人推开了。

  “趴下,趴下!”接连两声呵斥,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朝着我冲了上来。

  我抬头一看,前来的人里面,居然还有公安厅的厅长,同时,古力也跟在后面的。几个警察,手里更是拿着枪。

  我来不及防御,直接给三个警察,按到在了地上。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啊?”我喊了起来。

  “你来这里干什么?”丁武率先发问了,样子冷冰冰的,随即一脚踩在了我头上。

  “我来干什么,我没干什么啊。”我很是无奈的讲着。

  “你没干什么,你还敢嘴硬。我告诉你,你这绝对是想来杀人灭口,还想狡辩什么呢?”古力怒斥起来。

  我擦!这话一说,把我搞傻了。这是什么节奏?古力这完全就是逆转了整个局面,居然把厅长都给蛊惑了,现在反而要把我这个好人给抓起来。与此同时,正巧撞见丁武现在的样子,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我是想杀人灭口。

  酷匠网P唯一w正版),7其GP他5都是v‘盗版…

  “你瞎说什么?别血口喷人。”我怒吼古力。

  古力冷冷的说:“我血口喷人?桑榆,你还想隐藏到什么时候?合同外人,杀害了局长等人,居然还栽赃给我,现在有来杀丁武灭口,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懵了,彻底的懵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丁武,你简直猪狗不如,老子杀了你。”我已经控制不了情绪了,恨不得把丁武千刀万剐才后快!

  而厅长呢,一直没讲话,最后很是平静的说着:“桑榆,你不要激动,跟我们回局里面,慢慢谈吧!”

  “什么?厅长,你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我做错了什么啊?”

  “回去再说。”厅长很是淡定。丁武则是装的很着急的样子,吼着护士说:“还不快去叫医生,你想丁武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