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哆嗦,尿都还没出来,就后退几步。只见前方的草丛里,有一个人,慢慢的在爬行,在蠕动。

  我很是警觉,要知道,在这迷失森林里,一般人你走进来,是很难出去的。你根本找不到路,所以不称之为迷失森林。

  而现在,居然有人鬼鬼祟祟的,在行动,那感觉,一看就是偷鸡摸狗。

  我拿捏不准那人的想法,又害怕惊动了他,于是就退回了帐篷,跟丁武讲,叫他赶快起来。丁武迷迷糊糊的,半天不想起来呢。最后硬是给我扯了起来。

  “干啥呢,睡的好好的。”丁武抱怨起来。

  “睡什么啊,外面有人,快点出来看看!”我喊了起来。

  丁武擦擦眼睛,跟着我,就走了出去。我出去一看,吓了一大跳。就在我们的前方,燃起了熊熊大火,大火成一个包围圈姿势,意图要将我们所有人,统统烧死在这里。好像在告诫我们,不许靠近这迷失森林。

  “着火了,着火了,大家快起来啊!”我叫嚷起来,扶着执勤的军人,也喊了起来。帐篷里的人慌乱中,裤子都来不及穿,就跑了出来。

  出来一看,大火差不多都要把我们给包围了,一群人来不及多想,提着裤子,边跑就边穿衣服。

  “局长,快点,快点啊!”我搀扶着年迈的局长,拉着他,就冲出了火堆。一帮人站在火堆外面,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不由得发出了感叹,都在议论,是谁干的好事儿。

  我和丁武异口同声的讲了一句,说:“肯定是老鬼!”

  众人看着我两,不晓得我们在说什么。局长更是问我们,谁是老鬼。这事儿我也不好解释,但从我的直观感受中,在这迷失森林里,除了老鬼还能有谁呢?

  总不可能是丁武吧,要知道,丁武这畜生,那日被伤之后,已经请假生病了。他在厉害,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我马上跟执勤的军人反应,说刚才我看见有人偷偷摸摸的靠近我们,想必就是那人。但是,天太黑,根本看不清样子。而众人也大惊失色,没有精力去想凶手,只想找个地儿,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于是向着河边走了去,就在河堤上,安营扎寨起来,四五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睡。轮休的军人,也不敢在休息了,乖乖的为我们看守着。

  @最O(新;章*◇节◎上酷匠-网*》

  这一夜我都是无眠的,我一直在想,老鬼如此凶猛,如果我们执意要进去,这次可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但是,我不怕,在我看来,我不查出石头部队的蛛丝马迹,不查出古力和老鬼的关系,我誓不罢休。

  一大早醒来后,局长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行走,开始寻找石头部落的踪迹。大家三三两两的,步步为营,深怕遇到什么陷阱,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用了一上午,我们算是走进了上次考古发掘的地方,老局长下了死命令,就要我们掘地三尺的挖下去,希望能挖出一点东西来。同时呢,也让我们寻找石头部队的痕迹。

  然而很郁闷,整整找了两天时间,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发现。好像这石头部队,彻底的消失了。我晚上无聊,一个人就去槐树洞旁边看看,心理还是惦记这陈洋。只是呢槐树洞被封闭的死死的,什么也没看见。

  见我们没有任何的发现,局长就有些着急,把我们聚在一起,跟我们开会,询问其我和丁武,上次见到石头部队的场景。

  我和丁武开始回想,记起来第一次见到石头部队,是在跌落悬崖的那天。而我第二次见到石头部队的时候,是我被古力和天菩萨挟持的那个晚上。

  我隐约记得,石头部队所在的位置,有浅浅的水,而部队的上面,就是一个悬崖。听我讲完后,老局长就马上用地质勘查仪器,查询迷失森林里的地形。很快,就锁定了几处悬崖峭壁,于是就用经纬仪,来了个定点。

  这点一定,那就好找的多了,至少说,我们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于是大家从新做了一个计划,把考古队的人,分成几批,拿着经纬仪,分头去寻找。

  丁武在局里面很油滑,局长特别喜欢他,他自然就给分在了局长的哪一组。那一组,是安全系数最高的,里面配了八个军人。而我呢,我人员不好,最后就让我和局里面几个老同志,一起去寻找。

  这几个老同志,年龄四十来岁,在局里面属于那种浑天度日的人,如果不是局长要求过来,他们根本不会来这迷失森林。所以和他们在一起,我倍感压力,因为这两个人,是那种不会出力,但会倚老卖老的家伙。

  我跟着两个老同志,走了半个多小时,这两人就开始了扯皮。其中一个老同志叫住了我,说:“桑榆,你这么积极干啥啊,慢点走,走下来休息,喝点水嘛。”

  我停了下来,说:“两位老革命,我们还是搞快点吧,希望能有所发现。”

  两个老同志哈哈大笑,其中一人说着:“你这年轻人,跟我当年一样,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我这么跟你讲吧,不管你找到,还是找不到遗迹,就算你找到了,所有的功劳,都不是你的,你知道不?”

  额.......额.......。

  我一听懵了,这是什么话啊!就问他们,为什么这么说。老同志抽着烟,说:“我们在局里面二十多年了,我们了解的很。你作为一个年轻人,你发现了什么,最终的功劳,肯定是我们这些老辈子和局长的。所以我们都习惯了懒散,找个狗屁的遗迹,这还不是局长没事找事,想在自己退休之前,搞些名堂出来。”

  我擦!这么一说,把我整的很是尴尬。不过他讲的也是,混在事业单位,年轻人,基本捞不到什么油水,一切的功劳苦劳,都是老前辈和领导的。

  然而,我不是那种说放弃,就放弃的人。我希望通过这次发掘工作,巩固自己在局里面的地位。

  于是我就跟两个老同志讲,说:“老革命,要不这样子,我一个人上路,你们回去休息就行。到时有什么问题,我自己承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