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继续把手着文物仓库,文化局里的人呢,按部就班的工作着。闲的无聊的时候,我会和丁武喝喝茶,闲聊闲聊。

  至于古力呢,一直没见到人影儿,但公安局的人反应的却是,古力跟局里面请假了,说自己生病了,要去北京治疗。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跟丁武很是诧异。如此说来,古力这狗日的,并没有死,而是还活着。但在我看来,古力绝对不是去北京治病,而是另有目的。当然了,是什么目的,我并不清楚。

  古力突然消失了,但另一个人,却没有消失。这个人就是天菩萨那老畜生。在古力消失后的第五天,天菩萨的女儿突然打电话给我,约我在外面吃饭。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害怕,这是天菩萨搞出来的事儿,要知道,这老畜生为了弄到古力手上的羊皮卷,恨不得把我弄死。

  但是,他女友邀请了,我也不得不前往。于是我硬着头皮,就把这事儿给答应了。当天晚上,去如约而至。

  只不过呢,走进饭店的包间后,天菩萨女儿不在,他却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见这老贼在,我掉头就准备走人。没想到,这老贼一把将我拦住,对我说:“走什么,坐下来!”

  我回头看着他,呵斥一声:“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想问问你,那天晚上,你和古力,遇到了什么情况。古力这小子突然不见了,我的羊皮卷,去哪儿找啊。”他阴嗖嗖的讲着。

  “羊皮卷,关我屁事。我告诉你,你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生气的说。

  “哈哈哈,小子,你胆子可真不小啊。你对我不客气,你算什么?坐下来,好好跟我说,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理会他,直接走了出去,这老贼气的拍了拍桌子,但也没敢讲什么。我大概也明白他为什么不敢对我发火,那是因为他心里有算盘。

  想想看,他给我吃了阴阳合一丸,我不但没死,还能从古力的手中逃脱。于此同时,古力经过这么一战,人都不见了踪影,这老东西是能判断出,我背后有人的,所以不敢对我动手动脚。

  就这样,我回到了文化局,回去之后呢,发现局里面一帮老同志,围在书桌前,议论纷纷。丁武也在其中,而且他言语很大。

  丁武大声的讲着说:“对,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啊!”听着丁武的话,文化局的老同志们,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像是看到了奇迹一般。

  我呢,簇拥上去,拍着丁武的肩膀,就问他,说:“在议论什么呢?”丁武指着书桌上的残破古书,说着:“你自己看!”

  我一看,眼睛都亮了。只见这古书上面,画着一排一排的石头人和石头马。而这石头人马呢,正是我们那日,在迷失森林里看到的。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文化局局长颜良惊叹起来,一旁的人都是瞠目结舌的。而这本古书呢,不是别的,正是昨天晚上,我在打扫文化仓库的时候,从书柜底下,翻出来的。书没有名字,很是残破。上面写的全是彝族文字。

  “丁武,你来翻译下呢!”一个老同志喊了起来。丁武走了上去,看着文字就翻译起来,念着说:“民国二十六年,我从日本回梁山州,途径美姑县线山,见奇观,豁然开朗。后世如有人再见此物,务必谨慎对待之。”

  我擦!听着这话,大家一脸的茫然,都在问丁武,说:“这谁写的,落款有吗?”

  o酷s匠网唯T'一x正-T版,(G其#他4b都:}是+s盗‘版

  “没有,就这么几句。”丁武无力的说着。文化局的老同志们,则是叫丁武把上面能翻译的文字,全都翻译过来。

  然而很郁闷,里面除了这么一句,跟石头部队有关之外,其他的,全都是在记述写书人游历日本时的遭遇。其中甚至提到,说自己的名族,可能与日本大和民族有关。

  我看着这玩意,就激动了,跟文化局局长颜良说:“颜局长,这东西绝对存在,我和丁武,都是亲眼见到的。”

  颜良抬了下眼镜,喃喃自语着:“野史里记载的是线山里面,有美姑王朝的遗迹,但眼前这些图画,并不是彝族人的特征啊。应该是蒙古人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大家都不清楚。但这个时候,大家都想起来,之前发现的那块破布,就准备从这破布上去入手,一探究竟。

  于此同时呢,文化局再度组织人马,准备开赴迷失森林。这一次,大家动用了更多的人马,而我和丁武,则是作为重要的见证人,要带他们去指路。

  一辆一辆的皮开车,咔咔咔的开赴森林,一个个的武警战士,更是陪伴在我们身边,至于供给的食品什么的,都有人负责。这一次,文化局是找了西昌市市委批准了的,目的就是想来抓个大的,想自己搞出点成绩来,到时好拿国家的津贴。

  当然了这主要还是跟文化局局长颜良有关,这老局长虽然资历老,但是在凉山州任职这些年,一直都是小打小闹,并没有搞出什么大的发现,而这一次,他不要任何专家,自己只身前往,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让自己晚年不留下遗憾。

  进入森林后,大家安营扎寨起来,武警战士则是负责开路和安全工作。我和丁武睡在一个帐篷里,两个局长睡在一个帐篷里,由于走了一天的路,大家都很疲惫,躺下之后,几乎都睡着了。

  我也不例外,和丁武闲聊扯淡几分钟后,我睡意就来了。于是走出帐篷,准备撒尿睡觉。我靠着一颗树上,拉开拉链,正准备撒尿的时候,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一个人,正在慢慢的爬行,这把我吓了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