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一幕,我很是惊恐,这简直就跟电影里,演绎的一样。但此刻我却见到了真实的一幕,这着实让人费解啊。

  一个鬼魂就这么消失了,另外两个,死死的罩着陈洋,生怕陈洋受到伤害似得。而古力呢,则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两个鬼魂。

  很快,这畜生就把另外两个鬼魂给弄死了,用的还是同样的法子。最后,屋内就只剩下我和陈洋两人了。

  古力拿着拂尘,指着陈洋,逼问起来,说:“槐树洞里,到底是什么?这三个幽魂,又是什么人?”

  陈洋没有回答,古力气炸了,一个拂尘就甩在我的脸上,把我的打生疼生疼的。陈洋呢,喃喃的讲着说:“古力,我劝你马上放了我们,不然你会后悔的。”

  “放了你?可以啊,你把槐树洞里的秘密,讲出来,我就放了你。”

  我看着陈洋难受的样子,勃然大怒,呵斥古力,说:“古力,你别伤害她,有什么,冲着我来就行。”

  古力哈哈哈大笑,嚷着说:“你算什么?我冲着你来?你还不够格!”说完,这畜生又是一脚,踢在我的胸口上。

  这一脚踢完,窗外的门再度响动起来,这一响动,伴随着一阵冷风,呼的一声,屋内的蜡烛什么的,全都熄灭了。

  一瞬间,我们伸手不见五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亮光飞了进来,我只听见古力啊的惨叫一声,整个房间变得安静了。于此同时呢,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我的嘴里,我原本燥热的身体,瞬间就边的清凉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屋子里面了,而是躺在琼海边的藤椅上。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夜色已经渐白,启明星已经升起。

  没错,天亮了。我摸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至于古力和陈洋两人怎样了,我并不知道。

  来不及多想,我马上打电话给丁武,叫丁武来接我。丁武开着车,就过来了。坐上车,我躲进了他的家中。

  进去之后,我心有余悸的跟丁武讲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幕幕。丁武听的很是入神,就问我后来古力和陈洋怎样了。我哪里知道,我告诉他,说我现在不敢露面。

  要知道,古力将我逮捕了,而我现在却安然无恙的,跑到了外面。一旦警方发现,我准备是会被抓走的。

  在丁武家里吃过早饭后,我疲倦不堪,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在睡梦中,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叫我。

  rE更/)新#最(快)I上\酷z匠网…

  一看,叫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陈洋。我喊了起来,说着:“陈洋,你怎样了?”

  陈洋没有讲话,只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最后莫名的就消失不见了。我猛然惊醒才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梦醒后,我走到客厅里,就问丁武那边的情况,结果丁武跟我讲,说他询问了派出所的人,发现古力那小子,一直不在。

  就这样,我接连等了两天时候,都没有古力的消息,而我呢,就一直躲在丁武的家中。时间一拖再拖,一直等了五天时间,都没有古力的消息。更为奇特的是,警察局的人,并没有追究我的责任,而是给我下的批文是无罪释放。

  这说来真是奇怪,我更搞不懂这其中到底是为什么。就这样,我再度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至于古力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虽然回到了文化局,但是同事们对待我的态度,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之前虽然我作为编外人员,但我工作努力踏实,同时还算待见我。然而现在进了一次看守所,很多老同志,对我就有些不待见了,还真的认为我,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

  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很是郁闷。而文化局这边,已经放弃了对迷失森林的进一步挖掘开发工作,沙巫牛等人的案子,一直是悬而未决的。

  在这样的局面下,我觉得我必须站出来,必须要让证明自己的清白,同时我想搞清楚,那些石头部队,和老鬼,古力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槐树洞的秘密。

  跟丁武合计时候,我找到了文化局的局长颜良。颜良是文化局威望最高的老前辈,此人今年五十八岁,曾与过多次考古发掘。

  去到颜良的办公室,他正在翻阅一本彝族古书,见我和丁武来了,老头子放下书本,问我们有何事。

  我直言不讳的说:“颜局长,我想找你谈谈。”

  他沉默一阵,说:“谈什么,直说。”

  我没开腔,丁武讲了起来,说:“颜局长,你没发现,现在局里面很多人,对桑榆有看法吗?还有,我想告诉你一事儿,迷失森林里,绝对有发掘的价值。”

  颜良笑笑,说:“桑榆的事情,我知道。至于迷失森林考古发掘的事情,你不要去管,局里面有安排。”

  我讲着说:“颜局长,我个人的名誉不重要,但是我想告诉你,迷失森林里,绝对有重大发现。之前我们不是发现了一张类似蒙古族的金色残布吗?我觉得,大家有必要,研究研究。”

  我虽然说自己名誉不重要,其实在我看来,是很重要的。之所以找到颜良老头,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那些石头部队,同时把自己的名声给挽回过来。

  俗话说的好,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脸皮还是要要的啊。

  颜良一听,说:“之前发现的残布,我们会研究,但眼下出了这么多事情,如果再放人进去的话,只怕会出问题。所以说,现在什么都不管,大家好好在局里面呆着。桑榆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负责在文物仓库里值班。丁武你没啥事,准点来上班。”

  我擦!

  这老东西这么一说,整的我和丁武,很是无语。当然这也不怪他,他作为领导,啥都不怕,就怕出安全事故。

  “颜局长,这.......”我很是无语。

  “别这不这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行了,我还要看书。”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丁武,走了出去,那是一脸的沮丧啊。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我们觉得蹊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