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想不到,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发出了刚的一声,像是砍在了铁块上。

  三个鬼傻眼了,天菩萨和古力更是吃惊了,我没多想,纯粹是本能反映,我伸手就要去打这三个怪物,没想到这三个鬼东西嗖的一下就跳进了槐树洞,感觉无比的惊慌。

  惊魂未定的我,摸着自己的胸口子,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完全没有任何伤痕。丁武傻不拉唧的继续问我到底咋回事,问我是不是看到鬼了,被鬼打了。

  这一次,我丝毫没有怀疑,我确实看到鬼了,但我怎么能具备这样的能力呢?刚才又是谁在推我?

  没等我想,天菩萨一下瘫软在地上,不停的吐着血,像是要死了一样,我赶紧扶着他,问他怎么了。

  他是姜昕的父亲,又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和师父,见他这样,我有些生气,就骂古力这人怎么一意孤行。

  古力装着无辜,说自己也没想到里面的东西这么厉害。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不想和古力扯下去,一伙人抬着天菩萨就往林子外面跑,天菩萨不停的咳嗽,微微闭着眼睛,拉着我的手,不停的跟我道谢,说我不愧是阿夏毕摩的孙子。

  LN酷1k匠*网*A唯'一正版,9其他‘都.是G\盗版

  听着天菩萨的话,我心里怪怪的,丁武还在不停的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边坐车往西昌医院赶,大家边就在车上聊了起来,天菩萨低沉的睡着。我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丁武,丁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说我难道有阴阳眼。

  不用他说,我自己此刻也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具备阴阳眼,因为我看到了太多次的鬼怪神灵。

  沉默不语的古力终于开口了,断定我确实有阴阳眼,说我能得到这些东西,必须感谢天菩萨,说这一切都是拜天菩萨所赐。

  我有些不解,天菩萨也就帮我解除了克滋,怎么我就具备阴阳眼呢?而我并没有学习毕摩巫蛊之术啊。

  天菩萨微微一笑,低沉的说:娃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这不是什么阴阳眼。你能看到鬼不假,但这全都是因为你那个中了克滋的心脏造成的。

  他说的很认真,还叫我必须注意了,说自己要是不死,就一定帮我解除。我听的神乎其神的,感觉他有点扯淡,一个中了克滋的心脏,怎么就能让我具备这样的能力呢?外婆可从来没讲过这些。

  更奇怪的是我刚才明明被三个猛鬼袭击,身体却毫无异样,这看上去不现实啊。

  对此,天菩萨的解释是鬼能伤到的只有具备阴身的人,阳身的人只会被鬼附体,鬼无法伤害到他们。

  而天菩萨自己具备阴身,所以被那猛鬼袭击了,我虽然能看到鬼魂,但并不具备阴身,所以猛鬼无法伤及到我。

  这个解释显得有些偏颇,连丁武都在质疑,说电视里面那些猛鬼伤人不是很常见吗。天菩萨吐了一口血,说丁武是电视剧看多了,还说如果鬼真的能伤及阳身,那古力和丁武早就死了。

  我也没怎么搭理老头子,只是叫他好好休息,伴着夜色我们回到了市区医院。姜昕趴在老头子的病床前哭哭啼啼的,老头子把我叫到身边,说自己要是真的死了,就要我帮着照顾女儿。

  听着这话,我心里不是滋味儿,不晓得怎么回答他。丁武在后面戳我,叫我答应,我半天没开口。

  看样子,天菩萨确实离死期不远了,医院检查说是内伤,要他住院好好静养。

  我和丁武徘徊在楼道里,聊着发生的怪事,不免就联想起传说中的美姑王朝。我猜想那些卫兵可能真的就是美姑王朝的阴灵,丁武也觉得如此。

  只是久久未能找到石头部队,我们解释不了,难道那老鬼有隐身之术,将这些石头部队藏匿起来了?

  如果这些石头部队真的是蒙古铁骑,那老鬼又是什么人呢?他到底和蒙古部队有何种联系呢?

  疑惑难以揭开,从发掘出来的那块破布看,蒙古部队真的有可能神秘的消失在了我彝凉地区。

  更为神秘的是,传说中的美姑王朝也消失了,而此刻二者同时出现在眼前,不免让人有些敬畏。心想莫不成有更厉害的人曾涉足我凉山,同时将两股精壮的势力化为灰烬。

  我一直陪伴着姜昕,哀伤的她将头倚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着她那清纯的脸蛋儿,伸手就出没秀发,天菩萨憨憨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天菩萨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让摄制组的人不干了,他们纷纷找借口离开挖掘现场,而考古队的人也不想做了,加上为期俩个星期的时间也到了。

  大家班师回朝,唯一能交出来的东西就是那快蒙古破布,其他的一无所获。

  这样的结局局里面并不诧异,没有责罚什么,只是将这次考古活动作为一次探索,希望为后来的人提供更多的帮助。

  回到城里面,大家清闲的多,更让我开心的是由于我独自一人进入槐树洞,局里面的老孺子在领导面前给我邀功,我成功的拿到了公务员正式编织。

  公务员编织,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大喜事,为此我特意请客吃饭,古力也来了的。

  古力拱手祝贺我,说我现在真的是发达了,还恶心的说以后跟我混。这些客套话中国人都会说,酒桌文化就是这样的,只是大家都明白话的真假。

  我没怎么搭理古力,局里面几个领导喝高了,就把陈洋案件扯了出来,问古力怎么至今都没有找到。

  古力支支吾吾不好回答,说自己正在处理,正在想办法。

  领导的施压让古力很是郁闷,他挽着我的膀子,拿着酒杯,低声给我说自己很苦闷。他问我最近梦里还有没有见到女鬼陈洋,希望我给他提供一点线索,不然自己的位置保不住。

  对于这个要求,我嗤之以鼻,但我不是傻瓜,没有马上表现出来。我装着酒醉,说自己根本不晓得陈洋的事情,自从那日托梦后,就再也没见到陈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