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凶光朝我射来,猛的一掌就要打在我的胸膛上。我一看,只见一个手持彝族佩刀,穿着金属铠甲,头戴铁箍,俨然就是一个古代的卫兵。

  我下意识的跳起来,一脚踢在他的手臂上,结果这卫兵如同幻影一样的闪开了。我回头一看,他如同鬼影一般的出现在我的身后,怒目圆瞪,佩刀就朝我刺来。

  这一下,我就没有了一点反抗的机会,感觉必死无疑。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了。只见从三重鬼门里飘飞出一身羽毛白衣的女子,她头戴金色的皇冠,身着最华丽的彝衣装,脖子上是金项圈,浓眉大眼,香唇欲滴。

  我不由的吐口而出,喊着:陈洋.....。

  是的,飞出来的女子就是我寻觅已久的陈洋,只是这般她的出现,不像是一个高中生,更像是古代彝族的王妃,好比电视里永宁公主奢香夫人。

  陈洋一把挡住了那卫兵的手,卫兵见是她来了,马上就停止下来,半跪着,像是在跟她说话。

  然而,我根本听不到两人的对白,只见她们在张口,陈洋像是主子,卫兵像是奴仆。但陈洋并没有很严肃,更像是在给那卫兵解释。

  见着这样的场景,我难以置信啊,这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仙呢?

  我张口喊着陈洋,问她现在到底怎样,陈洋痴痴的看着我,随即石壁上出现了几行文字,大意是叫我快点离开这样,不要再下来。

  说完,三重鬼门轰然打开,走出来数十人,这些人都是一样的装扮,是彝族古代的卫兵。出来后拿着刀叉剑戟,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像是在给陈洋请安。

  陈洋看了看我,随即带着那些人消失在鬼门里面了。

  我扑了上去,不停的翘着门,喊着:陈洋,陈洋,你出来啊,你在哪里?

  洞子里突然响起低鸣声,说着:桑榆,你若是再不离开,别怪我等不留情面。

  乍一看,只见洞周围全是鬼脑壳,像是把我包围了。而这槐树洞的秘密到底有多大,陈洋又在下面做什么呢?我完全不知道。

  我不想离开,大声的喊着,叫陈洋要小心,说有人要抓她。只可惜没有丝毫的回应,而那些怪物凶神恶煞的看着我,刷的一下,我被地上的绳子捆绑住了,然后像是坐上了直升飞机一样,直接就被弹了出去。

  我嗷嗷的叫着,咣的一下落下来,砸在了姜昕的身上,和姜昕抱拥着,不停的在地上翻滚。

  这感觉,就如同《还珠格格》里的紫薇和尔康。当然,我不是尔康,她也不是紫薇。

  很是尴尬,姜昕脸都红了,娇滴滴的。一群人吓傻了,上来就问我到底砸回事,问我下面发生了什么,对讲机怎么听不见我说话呢?

  我担心这帮人继续作怪,于是就说自己真的遇到鬼了,说是鬼把我射上来的。一伙人之前不信我,但现在对我有些生畏,包括古力。

  毕竟,突然弹射这么高,落下来还平安无事,这用科学是没法解释的。但有些东西,就是超出科学,这个东西叫神学。

  你们可能不信,这么说吧,这欧洲大学里面,专门开设了神学这一门课,这门课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了。

  我把事情故意夸大,说的很严重,意思就是叫这帮人别再下去了,因为我不想惊扰到陈洋。

  见问题确实怪异,专家这货也有些害怕,担心搞出人命,就停止了对槐树洞的勘探。我身体受了些轻伤,就回帐篷里面找药膏,古力扶着我,边走就边问我。

  他问我说有没有在下面见到陈洋,我对陈洋只字未提,说的全是一些类似汉族的神鬼。

  酷匠$网}正|版首发i&

  对于我说的,古力不相信,他反驳说这里千年的彝文化,不可能有汉族鬼魂,还用毕摩之术为我解释。

  我没有搭理他,对陈洋的事情守口如瓶,古力也没再多问,就说我可能是搞错了,说我既然能看到鬼,下面必定有人作怪,他坚信是陈洋问。

  当天下午,我们再去槐树洞,发现洞口已经被一块石板封住了,那石板不用重型机械,根本搬不动,不像是认为的。

  见这样,大家就有些害怕,都感觉有什么鬼神的存在,做起事来效率也就低下了。

  这天晚上,我和丁武聊了起来,丁武听完后很是惊讶。他说我在下面看到的卫兵,还有那三重门,可能是古代美姑王朝神秘失踪的鬼魂。

  对此,我觉得确实有点像。同时,我回忆起来,我几次捡到的铠甲碎片,都和见到那卫兵身上的一样。

  丁武继续说,他大胆的推测,说陈洋可能是美姑王朝在阴间的女皇帝。对于这个看法,我不敢苟同。

  因为我想起了那日在古力派出所发生的事件,感觉像是两个卫兵把陈洋劫持而走一样。而这样的事情,我更是遇到过多次。

  如此说来,我更觉得陈洋也许是美姑王朝的宫女奴婢之类的人物吧,可能为了救我,多次私逃出来,然后阴兵将其抓走罢了。

  本以为一切就这么算了,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古力就将天菩萨那老孺子请了过来,想让他做法事,捉拿陈洋。

  槐树洞被巨石板子封住了,一时间大家也没办法,同时还有些害怕,特别是电视台那些人,都不怎么愿意来给我们拍摄了。

  当然,姜昕并没有离开,依然很是友好的和我在一起,帮我拿拿铲子什么的。一天的挖掘工作很无聊的就结束了。

  这几天来,除了发现那块形似地图的蒙古破布外,其它的东西我们什么也没找到,即便是那槐树洞,现在都不敢轻易进入。

  大家不去碰了那槐树洞我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想着陈洋真在下面,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吃过夜饭,丁武和我就拿着手电筒,在月光下垂钓起来,聊着一些家常琐事。

  我们从蒙古破布聊到槐树洞和陈洋,又从陈洋聊到古力这个人。丁武说到了一个细节,说古力比较关心专家手里的那块破布。他再一次的怀疑古力是不是真的和那老鬼是一伙的,意图盗走所有的文物。

  我不赞同丁武的说法,反而更相信古力是行巫蛊之人,但不明白古力做这一切到底为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提前祝福大家,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