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九章 进入槐树洞

  边走,我就问丁武,问他昨晚有没有听到古力出帐篷,或者怎么样。丁武说没有,说古力跟几个老孺子围着火堆聊元朝历史,聊完了就睡觉去了,根本没有出去过。

  这就怪哉了!难道昨晚没有人去踩橡皮艇吗?那水里的波纹作何解释了呢?

  不管怎么说,我都怀疑是古力,只是无法解释古力到底想做什么。

  这天上午,挖掘工作做完,我烟忘记拿了,就回帐篷去取。等我折返回来的时候,发现考古现场没几个人了,问守卫的干警他们都去哪儿了,结果一说,我吓坏了。

  一帮人已经带着设备,赶到了槐树洞。

  我马不停蹄的追上去,想着陈洋对我的那些帮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啊。

  她作为鬼,总是出现在我最需要她的时候,而我桑榆呢?我如今什么都做不了。她说过,不能让自己的尸体落在古力的手里,想着这点我就难受。

  我甚至在想,要是自己能走阴走阳,能做一个阴阳大毕摩,会玩弄蛊咒那该多好。我不求得到什么,只求能封住恶鬼孤魂,救治那些善良的人。

  一路上都在祈祷,祈祷不要找到陈洋,祈祷最好什么也别发生。然而一切为时已晚,这帮人早已经开动起来了。

  我过去的时候,一个消防队员从槐树上跳了下来,拿下了树上面的那件黑色衣服。这衣服一看就是彝族人家的,只是年代有些久远,样式相当的陈旧。

  衣服上面染着红色的东西,像是血迹,还画着一只被拦腰斩断的狗儿。

  狗在彝族是圣物,我们从来不吃,这番居然将狗拦腰斩断,还画在彝族人家的衣服上。别说在以前,就现在改革开放了,这种行为也是大逆不道的。

  到底谁胆子这么大,敢做出违背百万彝家的事情呢?

  没等我开口制止,一根长长的铁钩就深入了洞中,专家叫大家让一下,说有东西出来了。

  我听着这话,不停的祈祷,千万不要是陈洋,千万不要是她啊.....无能为力,我只能看着他们慢慢的将钩子拿起来。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切,像是等待奇迹的发生。

  古力操着手,冷冷的站在一旁,感觉是在等着将陈洋鞭尸一样。那眼神,那动作,是无比的愤恨啊。

  “闪开点,你们让下子撒。”专家还在废话。

  UY酷-匠|f网永NL久;"免C费看6d小;说

  起重机一提,刷的一下,我马上紧张起来,有着想要冲过去,夺走陈洋的冲动。

  “啊!”姜昕大叫一声。

  一看,根本不是什么死人,更不是陈洋的尸骨,而是一头七百多斤的老野猪。然而很奇怪,这野猪上来是死的,但他身体的肉并没有腐烂,感觉像是就在下面生活,不巧被我们勾到一样。

  但这又不对,医护人员验看了下,说这猪死了有段时间了,能保存这么好,可能下面有酒精,或者说是冰冻着的。

  这解释有些牵强。

  不过这个洞,加上老槐树上取下面的那件狗头黑衣,让专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说务必要下去看看,说不准真有什么遗迹,或者暗道只能的玩意儿。

  说动就动,专家就要叫人下去了。结果没一个人敢下去,都害怕里面有沼气,会把人弄死。

  见考古队的人都不敢下去,古力就站了出来,说不行自己下去看看。古力一说这话,我就紧张了。要他下去,万一陈洋尸体真的在下面,那该如何是好?

  我虽然害怕,虽然担心下去了就一命呜呼,但是想着陈洋对我的好,我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

  我拦着古力,说:力哥,这是我们考古队的事情,就不劳烦你了。之前就因为我们,你失去了亲人,我觉得不能让你在去冒险。

  我这话一说,考古队的老孺子们都看着我,觉得我是不是疯了,是不是在犯傻。专家那杂碎笑眯眯的拍着手,说看来队伍中还是有英雄在,把我恶心的恭维了一番。

  对此,我只能呵呵。这些人,说白了就是推卸责任,想苟活在这人世间而已。

  我走上前去,就要将保险绳拴在身上。丁武过来看了我一眼,小声的跟我说没必要,说用命去挣表现划不来。

  作为兄弟,他这样的关心,我真的很感动。但是他想错了,我为的根本不是在领导面前表现,想要邀功什么的。我的目的很简单,简单的甚至有点执拗,我就是想下去看看,确保陈洋的安危。

  我推辞了丁武,专家说我现在的样子确实像个考古人了,还扯淡说我在干两年,没准有机会去挖曹操墓。

  所有人都在鼓励我,这个时候,姜昕走了上来,轻声呢喃,叫我小心点。然后她夺过了我手里的绳子,说她来帮我系。

  青葱玉手慢慢的摸着我的腰杆,绳子一圈一圈的缠绕在我身上,让我倍感温暖。这一刻,我对她的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吧。

  俗话说的好,大难临头各自飞,而现在,姜昕做的就相当于把自己的一切系在了我的腰杆上。

  弄好后,专家点燃堆蒿草,然后扔进了洞里面,说这是看有没有沼气,有沼气就会冒烟出来,这是土办法。

  弄下去,等了几分钟,没任何的反映,一丝丝味道都没有。这样说来,确实不存在沼气了,但没人能放心我下去。

  我没有退路了,强忍着挤出了笑容,还说又不是去鬼门关,叫他们不要担心我。

  就这样,我拴住保险绳,慢慢的就把我往下放,我手里拿着电筒和对讲机。一寸一寸,我的心一下一下的跳动着,不时的回应上头人的喊话。

  最开始,还能见到光亮,慢慢的,下面就漆黑一片了,洞是足够的深啊。我拿着电筒往下四周射了射,发现洞壁上凹凸不平,画着各种怪异的图案,这些图案像是艺术家的手法,浓墨重彩中又轻描淡写。

  但我仔细观察后发现,越是往下,血色狗头就越多,成规则排列,一行一行的,最后密密麻麻全是狗脑袋,有的狗还被直接撕裂了嘴巴子,眼珠子都翻在舌头上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