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根本不是慢悠悠的在走,而是很急躁,不停的往前冲,感觉他才是考古队的一样。我和丁武缓慢的走在后面,根本不想去,因为我们知道去了肯定又要我们两个年轻人下力气。

  古力急切的问老孺子到底发现了什么,老孺子没回答,说可能是个墓室。古力愕然一声,低语着说:不会吧!

  见我们还没有古力重视这个问题,老孺子就批评我和丁武,说我们两人做事情不负责任,还不如一个大脑粗。大脑粗是我们私底下对古力的称呼,觉得他这人憨憨的,并不睿智。

  我本想顶嘴两句,骂骂老孺子,但姜昕拦住了我,小声跟我说别这样。听到这样温润如玉的话儿,我气也就消了。

  不过真正让我长舒一口气的还是古力没有马上去抓陈洋,没有深入洞中。

  走过去一看,一大帮人正趴在地上的水槽里,唧唧呱呱的说着什么。古力挤进人群,忙着就问到底是什么。

  我们也进去了,专家那狗日的痛批我一顿,然后把锄头铲子给我和丁武,叫我们快点动手。

  @最y新章节◎"上q!酷X匠网V

  只见一块青花金色的料子露出一角,埋藏在土地下面,专家激动的说肯定下面埋了死人,还说那料子是蒙古人穿的,断言这回能淘到宝贝。

  大热天的,我和丁武两个人就开始了刨土,为了防止文物破坏,只能一铲子一铲子的在弄,丝毫不敢怠慢。

  我挥汗如雨,衣服都湿透了,一旁的姜好生懂事,她拿起一片湿巾,轻轻揉揉的弄在我的额头上,给我降温,帮我拭去汗珠。

  这一幕,搞的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说我真是好服气,能遇到这样俊俏懂事儿的姑娘。我呢?我啥也不想说,心里乱的很。我的心思根本不在这考古挖掘上,更多的放在了那个槐树洞上,想做点什么,却不知道能做什么。

  搞了半个钟头,得到结果却是哭笑不得,挖出来的不是什么古墓死人,而是一张金色的破布。专家的脸一下就不笑了,说拿过来他看看。

  他拿着那东西,大家围了上去,布料上面稀奇古怪画着一些图案,蜿蜒如同山脉,但又像是普通的刺绣。不过大伙儿都认为是蒙古人的料子,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在我们彝家是见不到的,我们彝族人喜爱穿黑色,裹头巾。

  一时半会也猜不出是什么来,有人说可能就是一张女人的丝帕,还有人说是当年蒙古人骑马过凉山,屁股下面的坐垫。丁武那砸碎坏坏的一笑,悄悄跟我说会不会是古代女人的姨妈巾。

  古力就看着我们,也没说话,一脸的淡然,似乎在思考怎么找到陈洋的尸体。

  大家都找不出答案,这个时候,姜昕拿过那布料,随便的看了看,说着:这会不会和电视里演的一样,我们可能发现了一张藏宝图哦,哈哈哈。

  她笑的很灿烂,天真的不得了。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专家,专家那过去一看,马上否决了。

  他说这上面的图像和文字,形似蒙古族的,但是又不是。而上面的东西,不像是什么路线,更像是一些不规则的花纹。

  大家也没有怎么研究,就将那东西收起来了,叫古力好好看着。我们继续往下面挖掘,狗屁都没有,忙了一天,我又累,心里又堵得慌,很不是滋味啊。

  好在古力并没有急于去寻找陈洋的尸骨,一切都很正常。虽然累的躺在帐篷里面,但我怎么都睡不着,辗转反侧,望着皎洁的明月,我走出了帐篷。

  至于我为啥要走出帐篷,我自己都想不通,但脚步随着内心的支配,我度过了美姑河,一个人进入了森林。

  伴着月光,我蹲坐在林子里,想着陈洋的事情,又想着姜昕和我的事儿,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

  看到这里各位可能会觉得我是傻吊,是二愣子。但是有些事情,有些东西,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懂。

  这感觉就像你明明知道有些东西不可能实现,但还要去追寻,这是什么呢?有过感情经历的人能懂。

  越想我越难以解答,甚至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就是要去告诉陈洋,叫她快点走,不要被丁武抓到。

  这个想法现在看来很幼稚,但当你处于那样的心境中,这一点都不幼稚。

  也没怎么想,我慢慢的就往槐树洞走,一路上并没有忐忑,反而很淡然。根本没去想老鬼,更没想过说会出什么意外。

  林子里不时传出野猪的酣睡声,还有些山鸡被我惊吓的飞起来,朦胧的月光下,我如同古代的游吟诗人。

  走到槐树洞,风很大,呼啦啦的吹着。我蹲下去弄开那些藤条,往下看了看。只见下面明明灭灭像是有灯光,幽幽暗暗的。

  我多想这个时候陈洋能出现在我的身边啊,这样我就能告诉她,叫她快点离开。只是这不可能。

  该来的时候她没有来,不来的时候却一次一次的遇上。这就好比人世间的姻缘吧,不是一厢情愿就能终成眷属的。

  我看着下面的亮光,哈哈一笑,叹息自己太过神经。我突然觉得之前的一切可能都是梦幻吧,这洞地下的哪里是什么鬼火啊,说白了就白磷自然,是正常的自然反映吧了,坟地里很常见的,特别是在夏季。

  如同一个守墓人,我痴呆的坐在井边一个多小时,直到十二点我才往回走。走到美姑河渡口,发现平静的河水荡漾着阵阵波纹,像是有人踩着皮划艇刚过去不久。

  回到帐篷里面,我想着古力,又想着那水里的波纹。突然,我有着一种不详之感。

  会不会就像丁武说的那样,古力真的和老鬼是一伙的呢?这番他是不是又去给老鬼报信了,要老鬼捉拿陈洋呢?

  想不通,我就爬出帐篷看了看,结果古力正在打呼噜,睡的和猪八戒一样死。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就主动问古力,问他要怎么处理陈洋的事情,古力笑笑说暂时还不清楚,说再等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