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说真的,古力这小子确实够兄弟,讲义气。这一幕,看的我很丁武都很感动,这样的人,即便是会再多的巫术,我觉得都没什么,因为他人是正直的。

  当天下午,两位干警被转院到了凉山州立医院,做进一步的观察。另一边,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考古工作暂时中断了。

  文化局为此专门开会,开会的目的是叫我们暂时不要把事情伸张出去。同时,公安局也立案调查,要把盗墓贼老鬼揪出来。

  我和丁武虽然不信老鬼是盗墓的,但古力坚信,他说老鬼百分之百是玩盗墓的。

  没几天,医院里传来噩耗,那个昏迷的干警失去了生命,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消息传来,古力如丧考妣,当着我们的面就流泪了,发誓一定要把盗墓贼抓到,要为兄弟报仇。

  文化局所有人都去医院看望那个被野猪咬烂脸的干警,他还算好的,保住了命,只是一直没法说话。

  出了这事儿,我们文化局的人是最愧疚的。这些事情,都和古力有关系,全都是他的亲人啊。

  沙巫牛不明不白的就死了,现在又死了一个,这对于古力来说打击确实很大。他想抓到老鬼,也是情理之中的。

  考古工作暂停下来,古力并未休息片刻,他每天忙于走访调查文物交易市场,希望寻找到老鬼的蛛丝马迹。

  在这样的时间点上,我和丁武手头的工作相对就清闲了许多。丁武他不停的催我找天菩萨的女儿姜昕多聊聊,竭力的撮合我们两人。

  自从那晚梦到陈洋后,我也想通了,也务实了。我知道人鬼殊途,知道人生大事不能儿戏,同时我现在么大了,该给家里人一个交代。

  没等我主动去约姜昕,她就来找我了,估计是天菩萨帮我说了好话吧。

  那两个星期,我们只要下班了就漫步在琼海边上。姜昕总是带着微笑,和我聊聊人生,聊聊对未来的打算。

  夕阳映照在她那白皙的脸蛋儿上,那清澈的眸子,如同西子湖畔的涟漪。她确实美丽,用时下流行的话说,二十来岁的她就是个标准的美女。

  和她在一起我感觉很轻松,她不像那些拜金的都市白领,嚷着要男人要买这买那的,反而提醒我别太花钱,说自己就是普通女孩。

  我们一起在琼海里荡舟,一起去吃夜市的街边小摊,还去酒吧看了奥杰阿格的歌友会。说实在的,她让我好到了生活的希望,让我像是回到了大学时光,充实有干劲。

  我甚至想过,等我拿到公务员正式编织了,我就借钱买个小房子,把婚接了,过安稳的小日子,生两个娃娃,就此一生。

  只是每次和她在一起,我的话并不多,都是她牵引着我在走,喜欢叫我瓜娃子。对于这点,丁武很是火大,直接就找到我开骂。

  丁武激动的说:你龟儿子不晓得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姑娘,换了是老子,老子绝对猛追。你娃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工作不行,事业没起来。我跟你讲,这个着急没用,成家立业,这.....。

  说了很多吧,如同父辈一样的教育我。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为兄弟着想,够哥们义气,只是我心里始终有个结。

  我也试图说服自己,但每到关键时刻,我还是放不开。至于为什么放不开,我想各位应该清楚。

  休整了两个星期,文化局重新开动员大会。这一次,文化局说还得进入迷失森林,同时要把凉山州电视台叫上帮着拍摄,不管能不能挖掘到东西,但也要记录下这次活动。

  何书记说这样至少对以后的考古人员有帮助,不怕别人笑,就怕自己不做。同时也是个死去的干警一个交代。

  坦言,再次进入迷失森林,没人愿意去,毕竟出了这么大事情。不但我们不愿意,古力他都不想去,说自己案子还没破,又要带人进去协助我们,他很恼火。

  只是上头交代的任务,我们不做不行啊,中国这个社会就这样。

  无奈,我们只好再度前往迷失森林,好在有电视台的人一起去,多了些可以说话的年轻人,这其中就包括摄影师姜昕。

  长长的队伍,一共出动了十二辆皮卡,还有消防队的人,这次目的就是要弄出点东西来。丁武让我和姜昕坐在一起,方便我们说话。

  我问姜昕这两天天菩萨在干啥,她说老头基本不出门,每天都在研究羊皮卷,说要找到帮我彻底解除克滋的法子,不要让我那个中了克滋的心脏发作起来。

  天菩萨确实关心我,这样子感觉真把我当自己的女婿了。在这之前,他还专门给了我一种叫“猪鼻黄”的草药,说没事就吃一点儿,对我身体好。

  这草药我从未见过,而自己身体没什么异样,健康的很,所以我根本就没吃,只是不定时去医院检查下。

  我们不大乐意去,姜昕这姑娘到是喜欢的很,说自己从小在乡野里生活惯了,现在在城市生活多年,反倒想回归原始。

  她的话我明白,其实就是说给我听的,给我传达一种信号吧。作为单身青年的我,听着不免动心,但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抵达迷失森林后,消防队员就在前头开路,我们跟在后面,电视台的人全程跟踪拍摄记录。最后我们在河边扎营,准备经行为期两周的挖掘,生活食宿都在帐篷里面。

  进去第一天,大家干劲十足,只是什么都没找到。古力有些烦躁,他能做的就是看守着我们,佩带着枪支,提防野兽袭击。

  _z酷匠H“网A首发‘*

  丁武很是聪明,鼓动我给姜昕送点矿泉水,拿点吃的什么的,要我学会招女人喜欢。这些点子,我不是不会,只是感觉别扭。当然,我还是照做,姜昕每次都甜甜的跟我说谢谢。

  第一天是最忙的,又是刨土,又是摆放器具,累的够呛。我们睡在帐篷里面,摄制组的人下午就回县城了,吃过晚上,也没什么人聊天,我就睡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大家中秋快乐,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woaiHT199221。感谢大家支持,希望朋友们帮我宣传下,去贴吧发帖,拉人过来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