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来临,一个人睡在寝室里面,我做了个梦,梦里见到了陈洋。我又回到了十八岁,高考前的那个夏夜,梦中陈洋正在书房里拿着我的情书不停的徘徊徜徉,抿嘴小嘴甜甜的在笑,倒在床上做着可爱的样子。

  突然,我又梦到她被撞死的那个画面,猛的一下惊叫起来,嚷着快躲开啊!“咣”陈洋没有躲开车子,被碾的血肉模样。

  伴随着我惊叫,我做了起来,全身都是汗水,内心扑通扑通的在跳动着。望着窗外的明月,我走下床,久久不能平静。

  直到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但我不停的骂自己,说:桑榆,你在想啥啊,人家已经死了,你娃就不能务实一点吗?

  务实,我确实该务实一点,父母老了,我该给他们一个交代。想到这些,我也就放开了,准备去追那个我并不是特别爱的女孩姜昕。

  第二天我还在床上睡觉,手机铃声就响起了,一看,是古力那小子打来的。

  听到电话响了,我一下就窜了起来,问古力现在在哪里。古力吃力的问我们怎么就走了呢?说自己现在还困在迷失森林里面的,更恼火的是那两个找他的干警受伤,要我们赶快去救人。

  这一说让我很是担心,问他究竟怎么回事。话还没说完,信号就断了。我怎么打都没有反映,着急的要死。

  来不及洗脸吃饭,穿上衣服我就给派出所打电话,同时通知文化局的领导,说人现在人找到了,叫他们快点出动。

  很快,大部队就集结起来。派出所为此出动了二十来人,文化局也带人去了,医疗队员更是整装待发。

  坐在车上,我心里都是忐忑的。想着古力为了我们出生如死,如今还伤及到手下的干警,之前我对他的那些偏见全部消除了。

  我想,古力虽然玩弄蛊术,利用这些神鬼之说来办事情。但在我看来,他所做的都是对的,都是为了伸张正义,是在为人民,为国家办实事。

  我们赶到美姑河渡口,一行人就准备渡河了,还专门带了橡皮艇的。看着他们急匆匆的样子,我本想说森林里可能会遇到老鬼,会被蛊惑。但还是算了,毕竟这帮人不会信我。

  我们一路上都在联系古力,可电话就是打不通,信号是中断了的。行走在茂密的丛林里,边走我边在想,要是有遇到老鬼挡路怎么办呢?

  好在一切进展的还算胜利,挡路鬼没有出现。消防队的人拿着高音喇叭不停的喊着古力的名字,又叫喊那两个受伤的干警。

  只可惜没有一点回应,大家心都快碎了啊。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兵分三路走。一路人马搜寻河谷下游;一路在上游找;另一路则是让我领头,去昨天的沼泽地。

  三箭齐发,分道扬镳只为一个目的,就是抢救生命。当时的情况,可以说和零八年文川地震一样。只是现在回忆起来,更多的是一种唏嘘和慨叹吧。

  一望无际的沼泽地空空如也,连鸟儿的影子都看不见,酷热的烈日下,老天似乎在故意刁难考验我们。

  一筹莫展,电话不停的在打,高音喇叭不停在喊,可就是没有回应。搜寻的工作一下子就陷入了僵局,大家真不晓得该怎么处理。

  最后,派出所的人就准备通知凉山州办公室,想寻求支援,要他们派直升机来进行空中摸排。

  正在这时候,丁武的手机响起来,他惊叫起来,说是古力。赶紧接通电话,古力焦急的说着:你们到底来没有啊,我手机一直没信号,我们现在在昨天那丛林后面的石头上,他们两个被野猪.....话没说完,信号再次中段了。不过还好,这回算是晓得他们的坐标了。古力所说的大石头,就是我们前天下午追老鬼要进入林子的地方。

  啥也没说,我们冲了起来,直奔大石头。

  还没走到,老远就看见古力蹲坐在地上,他垂头丧气的,脸色阴沉,很是沮丧。而那两个干警呢,一个靠在石头上,另一个则是躺在地上。

  见我们来了,古力冲了上来,叫医护队员快点,说再不来,这两人就快不行了。医护队员就地就经行了抢救,古力站在边上看着,不停的摇头叹息。

  我问古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古力说那天下午他追那老鬼,进入林子后,老鬼就乱钻,抱着石头手臂不见了。说到此处,古力懊悔连连,说自己没保护好国家财产。

  他见追不着,也就算了,打算调头找我们,和我们一同回营地。

  只是他和我们一样,都迷路了,一直走到黑定都没找到我们。他胆子大,索性找了个地方就休息,准备天亮了再走。

  然而,他睡的正香。突然几声惨叫。一看,一头五百斤的老野猪正追着两个干警,一个叫何广的干警脸都给野猪拱烂了,另一个肚子也给弄了个窟窿。

  古力他机智,捡起燃烧的火把,才把野猪驱走。他扶着两人走了一天,发现实在是不行,于是就让两人留在大石头出,自己满山跑,寻找手机信号。

  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今天早上才被他的电话吵醒。只是眼下我们来的确实迟了点,那个外号叫“老棍”的干警已经昏迷过去了。

  带着人,队伍顺利的走出了迷失森林,并没有遇到什么挡路鬼。我边走都在琢磨,挡路鬼为什么不出现呢?丁武说鬼一般伤单行的人,人多了就害怕。

  两个伤员被拉到了美姑县人民医院就行抢救,我们一同前往。古力叼着烟,徘徊在抢救室外面,他来回踱步。

  他很是担心,跟我们说这两人都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兄弟,和自己感情很好,说因为自己如果两人有什么不幸,那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Y酷匠x+网永9/久/5免费Z看小!a说…《

  说着,愤恨的他不停的用拳头打着墙壁,伤心之情难以言表啊。我赶紧冲上去抱住他,叫他不要这么激动,说两个干警会没事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