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还排列整齐,气势恢宏的石头部队不见了,留下的只有大大小小的水坑,还有些被破坏的水草,像是有人把这东西搬运走了。

  接连两个地方都扑空了,我和丁武不停的说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啊,明明昨天都有的。突然,古力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个箭步就朝水洼悬崖边射去。

  他速度很快,虽然胖的像那朱刚烈,我和丁武也撵了上去,问他干啥。只见山崖下边的水荡荡里面,像是有这一只石雕的手臂,手臂里还握着一杆长枪。

  古力冲上去,就要去拿那石头手臂,没想到,一个铁爪子飞来,嗖的一下,将那手臂给勾了起来。

  没等我们喊叫,考古队的人叫了起来,嚷着:你干啥子?

  一看,我那个天!只见昨日纠缠我和丁武的那个老鬼抱着石头手臂,飞快的跳着就往山谷里跑。

  啥都没想,我们追了起来,古力健步如飞形似猪猪侠。

  边跑,古力就嚷着说这老鬼绝对是搞盗墓的,说一定要抓到。只是在我看来,这老鬼根本不是盗墓,很可能是失踪部队的成员的亡灵,但我不明白,他为何要抢走那断了的手臂。

  难不成,是十万的石头部队,都是给他一夜间弄不见的吗?还有那消失的破船,和那一深一浅的脚印,都是他所为么?

  虽然是年迈,但那老鬼抱着那么重的石头,居然跑的比我们还要快。我累的不得了,丁武更是如此,不停的在喘息,而古力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已经把我们快甩开了。

  专家在后面嚷着,说:你再不停下来,我们可要开枪了哦。

  停......停个毛啊。那根本不是人,是鬼,在我看来。

  老鬼像是没听到一样,飞奔起来,我虽然觉得是鬼,但也叫古力快点开枪。然而,古力像是着了魔一样,就是不开枪,不停的追着。

  很快,一帮老孺子就跑不动了,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年轻人。跑到一个拐角处,那老鬼突然回头。

  “啊.....”.他一声怪叫,额头上的白色长毛飘散开来,我清楚的看到,脸上烙印着什么,有点像古时候作奸犯科被贴上金印的囚徒。

  这一声叫,直接将我们三人吓愣住了。叫完后,他有跳着跑了起来,古力还是不停下,紧追不舍。

  没一会,我们就进入了阴森的树林。古力边追,嘴里就在不停的念叨,那声音,感觉像是在毕摩做法事一样。

  随着他的念叨,那老鬼也嘀咕起来,感觉在反抗他一样。

  很快,我和丁武就跑不动了,但古力依然不舍弃,最后他撵着老鬼,消失在丛林里面了。

  酷“/匠网w.永+久免{费/看B)小3{说g

  气喘嘘的我们没能追上古力,只能目送他的背影和那老鬼。说真的,古力表现出来的英勇,表现出来的胆魄,确实令人敬佩。

  如果说我之前对他玩弄鬼神阴阳还有点反感的话,那今天,我对他的偏见基本都消除了。即便他利用毕摩术来破案,在我看来,都是为了伸张正义,为了人民的利益在办事情。如果不是这样,他现在会冒着生死,去追那恐怖的老鬼吗?

  考古队那帮老孺子半天才追上来,见古力不见了,不免有些担忧。派出所的两个小警员,提议说去找古力,但那专家不同意,他说天色太晚,如果找不到古力,会有安全问题。

  这一下就把丁武惹火了,丁武直接说专家不近人情,只顾着自己的安危,没想过别人,把那家伙同批一顿。

  最后僵持不下,我们选了个择中的法子,就是让那两个干警去找古力,我们的大部队留在原地等候,约定一个小时后找不到就马上回来。

  两个干警担心的就往前走,我们在原地生起了火堆,一帮人围坐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处理。

  由于刚才确实看见了那石头断臂,专家对我说的话终于相信了,但并不相信那老头子是鬼,坚持说是盗墓的人。

  时间静静的流淌着,天慢慢的就要黑了,林子里面不是传来几声鸦雀的叫声,让我不寒而栗。

  等了一个钟头,去找古力的那两个警察迟迟没有回来,大家就有些紧张,想着会不会是给野兽伤到了。而古力,更是不见踪影。

  这一下,就把我们弄的紧张了,这要是真出事,那可就不好了啊。无奈,那专家嚷着先回去,说不行明天在通知公安局。

  我们只好起身,就准备往回走。顺着刚才追来的路,我们来到了水洼草地。行走在上面,我不是去看脚下,看能不能发先点东西,但什么都找不到。

  走了三个多小时,天彻底的黑了,什么都看不到,好在我们带了手电的。打开手电的那一刹那,我吓了一跳。

  我们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就会掉进一个深深的圆洞。而这个洞的旁边,有着一颗高大粗壮的古木。

  那古木直径是个成年人都环抱不住,可以说是一木成林,枝繁叶茂的下面,树皮子上却有着斑斑驳驳的痕迹。

  我正大量那些痕迹,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砍过,又像是遭受了雷电的袭击。没等我研究,专家就嚷着叫我们走。

  掉头走了很久,可怪哉了,我们就是找不到美姑河,可指南针没有失灵啊,我们的方向也是对的。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鬼,想着会不会又是故意整我们,像前天一样。

  我把自己的猜想说了出来,几个老孺子不搭理,拿着指南针,说往北走,绝对没问题。

  很快,电筒的电也用完了,我们彻底陷入了被动装备,手机又没有信号,这一下就如同掉进了深深的迷宫中。

  摸着黑,突然看见前面像是有灯光,斑斑驳驳的,感觉哪里有人在生火做饭一样。我们寻着那光亮就往前走,看是不是有人在。

  只是我们在走,那光亮也在往前面移动,感觉像是在跟我们绕弯子,故意戏弄我们一样。一望无际的沼泽地,全被黑夜笼罩,阴冷潮湿,而幽灵般的火光到底是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