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丁武大叫一声,就准备反抗。

  就在这时,我出于本能吧,一脚踢踢了过去,本想这一下会踢到那老鬼的膝盖傻瓜。没想到,这怪物一个躲闪,轻轻一跳,像神龙架的野人一样,避开了。

  伴随着我这一下,不晓得从哪里窜出来一只红色的山猫,喵的一声,跳到了老鬼的头上,长长的尾巴卷在老鬼的脖子上,黄色的眼睛盯着我。

  “呼哦...”一声,那山猫弹射起来,一下朝我扑来,我松开丁武,直接倒在了地上。

  丁武就用手去挡老鬼的铁爪子,没想到,老鬼一只手就轻松控制住了他,弯曲的指甲死死的插着丁武。

  而那红色山猫,就要再度下来袭击我。

  “呼....”老鬼又叫了一声。

  山猫飞起来,就要抓到我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魅影闪过,像是有女人在我眼前飞。那猫儿如同撞到了铁墙,吧唧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它似乎有点害怕,没有动弹,只是看着我。

  但我再一看,身前什么都没有了,真不敢相信这一切,这难道是有人在帮我吗?

  容不得我多想,那猫儿再次跳了起来,张开嘴巴子,又要朝我扎过来。我一下站起来,就用手去挡那畜生,没想到,那畜生喵的惨叫一声,吓的直往回跑,躲在了老鬼的后面。

  可是奇怪了,我根本没有挡住它,它更是没有接触到我啊,怎么又像是撞到了铁墙一样呢?

  老鬼见猫儿受挫了,四下张望,随即对着夜空不停的嚷嚷着,语气愤慨,但我们听不懂一句。他那样子,感觉像是在叫什么人现形一样。

  我和丁武抓着这个机会,撒腿就要开跑。没想到,刚跑了两步,几个石头打在我们的后背上,只觉得一阵痛,我们又倒下了。

  这一下,那之前帮我的魅影不起作用了,我和丁武面对这老鬼,手反着撑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心扑通扑通的在狂跳。

  老鬼突然一笑,那猫儿仍旧蜷缩在他的头上,和他的张狂形成了对比。他又一下抓上来,这次直接瞄准了我和丁武的脑壳,想致我们于死地。

  本以为躲不过了,没曾想,铁爪弄过来,“钢”的一声,我们的面前闪出了火花一眼的东西。而我再度迷蒙的看见了那个魅影,穿戴着凤冠华衣,似乎脖子上还有一个金色的项圈子。

  啊....我和丁武惊叹一声。

  见没有杀死我们,老鬼彻底的怒了,不停的叫嚷着,整个林子都在响,感觉天旋地转一般。

  我和丁武不停的说着,叫他别过来,别过来。但他像是听不见一样,继续逼近,只是这回有些忌惮了,估计是担心再次遇到帮助我的那魅影。

  他挥舞这铁爪,我和丁武跑在前头,三个人加上一只猫,在黑夜里形成了一条直线。不停的有刀枪剑戟的碰撞声音,老鬼在后面,像是与人隔空在打斗,而那人是想保护我的。

  由于被伤到了,丁武跑不快,我搀扶着他。很快,那老鬼就追了上来了。

  嗖!的一下,他跳起来,一下子就打在丁武的后背上。丁武惨叫一声,摇摇晃晃,就要坠落到古树前的悬崖下边。

  我赶紧伸手过去拉他,丁武啊啊啊的叫着,重心不稳,直接将我拖了下去。

  “啊.....啊.......”两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大叫起来。

  坠落悬崖的那一刻,我看见一支金色雕花的发簪,突然飞起来刺在了老鬼的心口子上,老鬼捂着自己的心口,撒腿就跑。

  我和丁武都感觉自己完蛋了,这悬崖深不见底啊,不停的下坠,我们压断了很多树枝。最后啪的一下,掉了下来。

  我只觉得想睡觉,然后就晕过去了,丁武情况怎样,我根本不晓得。

  等我醒来的时候,揉揉眼睛,晨曦刺眼的照在我的脸上,我感觉身上很湿。一看,自己掉在了浅水的洼地里。

  看N正版章p节a上v酷¤U匠+网y

  丁武呢?他昏迷不醒。

  我摇晃着他,这小子总算回过神来了,摸着自己被铁爪弄伤的额头,血已经干了。起身看了看,眼前的景象把我们惊呆了。

  只见一片湿润的洼地前面,伫立着成群的石头人,这些石头人身形高大,每个都差不多有两米,颜色全是黑色的。

  石头人规律的排行着,数了数,十人一排,一排十列。满布在水洼里面,看不到尽头。他们形态基本一样,带着高高的帽子,帽子上面插着一个树枝状的东西,手里像是拿着兵器。而有的地方,更是出现了如同战马一样的石头。

  我和丁武走在里面,俨然感觉到这是一只戒备森严的军队。如同英国的巨石阵,又像西安的兵马俑。但和二者都不同,这东西是直立在地面上的,好似突然被定格封禁了一样,不像是人为雕刻出来的。

  再说了,如果真的是有人雕刻的,要排列帮放成这个阵形,那也太费时间了吧。

  丁武拍手大笑,说:因祸得福啊,啊哈哈哈哈。他拉着我,指着最前面那骑着高头大马,戴着形似圆盘头盔的石头人,拍着他马的肚子,说:绝对是蒙古人的部队,你看这帽子,这体形,不会有错。

  这领头的巨石人,看上去雄姿英发,年龄约莫二十七八,手里持着一根长矛,威武霸气的很呢。

  确实如丁武所说,这些石头部队真的像是蒙古军队,特别是那头盔,和之前在林子里发现的一模一样。

  我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跟踪我们的老鬼,是蒙古部队的冤魂吗?他难道是不想让我们发现这个遗迹吗?

  但这又不现实啊,因为天菩萨说过,只有具备阴阳眼的人才能洞察神鬼,我和丁武都是凡夫俗子,怎么可能看到鬼魂呢?

  我又想起那飞起来的发簪,还有那魅影,不由得就联想到了一直暗中帮助我,给我提醒的女鬼陈洋。

  只是难以解释,陈洋为何要帮我,而且还是出现在这个地方。难不成,这迷失森林里,就有线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