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辩驳,着急就喊着他,叫他快点讲。

  他一惊,话语被我打断,急忙埋头下去,念叨着说:求神保佑桑榆,请求师父赐徒儿良方,解除桑榆的克滋。

  话语间,全是对我的关心,我走进去,搀扶起他,问他是不是在和我外婆对话。他说是的,还描述对话的内容。

  这样的事情,如果在以前,我绝对不会信。

  马克思主义说了的,人死了,就毫无价值,只能变作泥土,所谓的魂魄,都是虚假的。

  但现在,我确实有那么一点相信,毕竟我的克滋是他给我压下去的,照他说的,我的克滋有可能会再度发作,但我现在身体没有一点问题。

  我走过去看,他闭着眼睛,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我不敢马上叫醒他,然后就一直等着,最后他一抖,和电视上那些中邪的人一样,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他说刚才和外婆对话,外婆嘱托他务必要彻底的解除我的克滋,而解除克滋的法子只在羊皮卷上,叫我务必拿给他看,从而按图索骥。

  就这样,我们回到了帐篷里面,只是对于陈洋的事情,他并没用弄出头绪了。他解释说,不管自己怎么招魂,就是见不到那女鬼。

  随即,我讲起了自己刚才看到石壁上的鬼影,问他有没有看到。

  他诧异得看着我,说那鬼影确实是他招来的,只是没想到不是陈洋,还给我解释,说那些鬼是冤死在荒原山里面的,至于陈洋,很可能也是冤死的。

  这解释听着有些搞笑,之前他都说什么都没有,现在怎么就承认了呢?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还是半信半疑。本以为他还会继续招魂,但第二天,他就说没这必要了,说先回城里,要看看羊皮卷,解除我的克滋最重要,不然对不起我外婆。

  回到丁武的家中,我拿出了羊皮卷,天菩萨看着那羊皮卷,慢慢的品读起来,没想到他一个白族人,居然也能通晓彝族文字。

  读着读着,他就发现不对,说这羊皮卷被人串改过来的。我一听,心想怎么可能呢,这书可是外婆给我的啊,谁能改动上面的文字。

  丁武拿着也看了下,发现确实文字被人改动了,特别是后面的部分,被改动的读不通顺,还说有些字句,显然是拗口的。

  天菩萨忙着就问我,说之前这羊皮卷有没有借给什么人看过。

  他这么一说,到是提醒了我,之前这东西被沙巫牛拿走过,还被古力那胖子拿去验看过。而古力还我的时候,我也感觉有些不对,羊皮卷上像是被墨水浸泡了一样。

  这么一说,天菩萨一下就发作了,猛的桌子一拍,嚷着说:古力那狗日的,一看来头就不对,绝对是他整出来的。

  连夜,丁武就打电话给古力,问古力在哪里,要去找他。电话那头,像是有人在和古力说话,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不是汉语,也不是彝语,更不是普通话。

  古力问怎么了,天菩萨抢过手机,直接挂断,嚷着就要丁武开车去找古力。丁武连夜开车就杀到了古力楼下,打电话叫古力下来开门。

  古力穿着个裤衩,急忙的就走了下来,笑吟吟的,问我们所谓何事。天菩萨没跟他废话,直接把羊皮卷摊开,说着: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改桑榆的东西?

  这话说的很火大,好像羊皮卷不是我的,而是天菩萨自己的。

  古力做着毫不知情的样子,反问我,说羊皮卷有问题吗?

  这小子装的确实很逼真,像是自己真的不知道一样,但我不好意思直言,毕竟我身份低微,后面可能还要找他办事疏通关系,才当得上公务员。

  没等我解释,天菩萨就怒了,揪着古力的衣领,问古力,说:你狗日如果懂事,就老实坦白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不然别怪我这个老怪物。

  古力无语了,摊开手掌,说自己真的不知道啊,还说自己要是骗人,就被五雷轰顶抓去监狱。

  这一来,我就被搞的没办法了,毕竟拿不出证据。一拨人正争吵着,这时天菩萨的女儿打电话过来了,要我们送老头回家。没办法,丁武只好送老头子先回去,而羊皮卷也暂时给了他。

  见老头子走了,古力热情的把我拉大了自己的家中,给我泡上龙井茶,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很是坦白,说自己中了克滋,而这老头子是我外婆的徒弟,这番想从羊皮卷上找秘方了帮我解除克滋,没想到羊皮卷给破坏了。

  说完,古力大惊,拿着我的手看了看,问我那些脓包哪里去了。我告诉他,说是这天菩萨做法事,用白面子和符咒帮我解除的。

  古力听了一阵纳闷,说这怎么可能,医学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用什么神鬼就解决了。

  他这话说的好官方,要知道,我可是看了他召唤白面子的,如果他不通晓毕摩之术,绝对搞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当然,我没敢揭穿他。这小子就是不认账,坚决否认自己涂改了羊皮卷,说自己一个白族人,不可能认识彝文。

  !最新@章√节上*酷W匠网l

  这话说的倒是在理,天菩萨认识彝文,可能是我外婆教的。古力一个年轻人,绝对不可能认识的。只是我不会相信他,聊着也没啥意思,刚好丁武来接我了,我就准备下楼。

  出门的时候,瞟眼一看,这小子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地图,是用手绘制的,很复古。

  这地图幅员辽阔,只是里面标注的文字我不认识,不是彝文,也不是藏文。但这地图我很熟悉,在中学历史课本里就见过的,是元朝最全胜时期的疆域图。

  古力边送我下来,我就问他怎么如此痴迷蒙古帝国的东西,他淡淡的说只是个爱好而已,平时喜欢研究点历史,对元朝比较了解,崇拜成吉思汗的骑士精神。

  第二天一早,丁武陪我去医院做了个检查,身体完全没问题。但CT下来,医生发现我确实存在两个心脏,一个心脏是正常的,另一个看上去与众不同,不过并不影响我的健康。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天菩萨一个文盲,居然真的说对了,但这事也太蹊跷了吧,难不成那日外婆给我吃下的胎盘心脏,一直都没有消化吗?

  这样一来,我更加的信任天菩萨了。而另一边,古力一反常态,恭恭敬敬的把天菩萨请到外面,要和天菩萨聊聊关于陈洋尸体的事情,因为这个案子迟迟不能告破,上面催的很厉害,要他马上破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