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章 友善的天菩萨

  我就这样问他,他说自己是昭通白族人,年轻的时候到美姑县采药,在山里正好遇到外婆,加上自己喜欢神鬼,所以跟着学了点东西,还跟我细致描绘了外婆在山里的茅草屋。

  他说的,全都是符合实际的,说明他没有骗人。加上帮我解除了克滋,更说明他人是善良的。

  但有一点我不明白,同为毕摩,沙巫牛对白面子百般宠爱,亲手放走白面子,而他对白面子却是嗤之以鼻,带着愤恨。

  我出于高兴,也没深究这些,心想他可能不只是学习了毕摩之术吧,所以才这样对待白面子的。

  我问他我的身体现在怎么样,他没有多少微笑,说我身体看上去已经好了,其实不然。但我感觉自己很精神,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如同新生一般啊。

  +看正d版@!章j节上M酷匠网{z

  他摸着我的心口,说我现在有两个心脏,一个是我自己的,另一个是当日吃下那中了克滋的胎盘的,而那个心脏,随时可能克滋再发作。

  这话一说,我就紧张了,忙着一摸,自己确实有两个心脏,跳动的频率都不一样。这一摸让我担忧起来,难道真的必须用白面子的尿液,混合着那还魂草吗?

  老头沉吟片刻,说这不是他法术的问题,而是那胎盘寿命太长,这一下没有彻底整死。我问他我该怎么办,他说自己现在也不清楚,但是保证要给我驱除掉。

  对此,我真的很感激。想着偶然间遇到这样一个好人,算是我命大福大吧。跟着丁武混了一段时间,我嘴巴也学甜了,就管天菩萨叫师父。

  天菩萨笑笑,说自己从不收徒弟,但是念在我是阿夏的孙子,就收了我。说完,他问我外婆死后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东西。

  我把羊皮卷的事情就告诉了他,还说当日沙巫牛也拿了羊皮卷的。老者听了也没说啥,拍拍我,跟我讲什么时候把羊皮卷给他看看,他想从上面找解除克滋的办法。

  我说那东西在丁武家里,说等明天回去了再拿给他。天菩萨点点头,开始扯起我外婆的事情,说的全是我外婆年轻的时候,跟着鸠山毕摩学艺的趣闻。

  这些事情连我都不晓得,他却侃侃而谈,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老头说是外婆告诉他的,还让他拜祭了鸠山的坟冢。

  这样一说,我对他更是信任了,丁武还跟我讲,说我遇到了福星。老人很是谦虚,说这就是缘分,如果自己不来找沙巫牛,也就遇不到我。

  只是问起他和沙巫牛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一直都避讳着,说沙巫牛是自己的故交。整整一天,我克滋都没有发作,精神的不得了。

  夜晚,这天菩萨就要开始做法事,为陈洋的尸骨招魂了。他拿出了自己黑色布袋里面的发法器,带上了尖尖的竹篱帽子,又拿出一些米酒和雄黄,把这些东西撒在墓室里面,点燃香蜡,安安静静的坐在里面,如同坐镇八卦,悼念经文一样,微微的逼着眼睛,很是玄妙。

  我和丁武旁观着,伴随着他的念咒,空荡的墓室嗡嗡作响,风忽然就起来了,卷起了地上的树叶子,形成了一个旋窝儿。

  刷的一下,蜡烛熄灭,四下俱静.....伴随着一阵叮当声,幽怨而古老的长笛也冥响,我如同回到了远古丝绸之路上的楼兰古镇。

  只见墓室的岩壁上浮现出几张狰狞的面孔,具体也看不清楚,猛的一下,石壁上的面孔就要朝天菩萨飞去,我随着本能就喊叫起来,重上去就挡在了他的前面。

  额....只感觉被什么东西打到一样,我后背给重重击了下。一个踉跄,扑到下来,直接摔在丁武的身上,把丁武弄到了,两人如同在玩断背山。

  回头一看,石壁上的几个面孔瞬间消失掉了,而我摸了下,自己的后背上居然又有一块宋元时期彝族武士们的铠甲残片。

  天菩萨好奇的问我怎么了,我说墙上有鬼,真的有鬼。他很是好奇,马上点燃蜡烛,他都没看到鬼,我怎么可能看到。

  我说是真的,真的是看到了,他却用疑惑的眼神盯着我,好像我耽误了他做法事一样。而我问他,有没有招魂到陈洋,他说根本没有,说这地方阴气太重,可能自己道行不够深厚,再一次跟我提出要看羊皮卷。、我和丁武走出了墓室,我总觉得自己是看到了什么,但丁武就是不信,说我又不是毕摩,又不通晓神鬼,怎么可能看得见呢些不干净的东西呢?

  这到也是啊,之前天菩萨给我讲过的,只有贯通阴阳的人,才具备阴阳眼睛,才能看到平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照这么说,我很可能就是看花眼了,但刚才确实被一个东西打到了啊,这又作何解释呢?难道打我的东西,是天菩萨招魂而来的鬼么?

  天菩萨没有着急走出墓室,一个人躲在墓室里面,继续做着自己的招魂,我和丁武走了出去,抽着烟,聊着怎样才能把我弄到文化局,后面又怎样通关系拿公务员编制。

  墓室里面阴阴的嘀嘀咕咕,那是天菩萨在怪叫,那声音听起来,如同老山羊交配时发出的一样。

  搞了半天,他都没有出来,我和丁武就进入帐篷,准备睡觉了。我入睡前有个癖好,那就是必须把尿撒完,因为小时候外婆跟我讲过,说鬼特别喜欢抓那些憋着尿的孩子。

  现在想想,这其实是一种迷信吧。不过这种迷信,也是能用科学解释的,憋尿多了的人,容易得肾炎和尿毒症。所以说,很多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很多民间的东西,你不得不信,哪怕你现在住在大城市,哪怕你现在在教室里学习马克思唯物论。

  我掏出自己的宝贝,就走到石桥上面,撒着尿,就听见墓室里面天菩萨在说着什么,话语低沉,不像是在做法事。

  我走了过去,准备叫他休息了,他喃喃自语,念叨着:师父,徒儿无能,没有把事情办成,反而误了你的好事,请求师父原谅,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在天之灵的。那桑榆.....我哈哈一笑,没想到天菩萨这么关心我,还在操心我克滋的事情,我不由得一阵感动。看来他真的和外婆是师徒关系,不然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 说:

感谢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