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我们怎么问,天菩萨就是不说。接着,他就问我怎么知道白面子尿液配还魂草,能解除克滋。

  我本想着说是外婆给我的法子,但是经历了这么多,这人又有些怪异,我就瞎扯淡,说是一个江湖术士告诉我的,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反问他这样是不是真的能行。

  天菩萨摸着自己的花白胡子,笑言,说这东西确实可以解除克滋,还跟我讲,说我遇到大那个术士是高人,不然然不会知道这样的法子的。

  我的言谈越来越谨慎,最后我们聊到了狗肉抓白面子,和古力驯服白面子的事情。

  这个话题,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说自己要见见古力,说要调查清楚情况。

  这一下,就把我搞紧张了,忙着跟他说,见古力可以,但千万把我们抖出来的。天菩萨老者点头答应了,于是丁武就设宴,晚上就在邛海边上招待古力。

  古力是穿着警服来的,我们四个人相对而坐,天菩萨正好对着古力。很是奇怪,拿着菜单第一个就点狗肉汤,丝毫没有尊重我们彝族习俗的意思。

  我和丁武也不好说什么,就跟着攀谈起来,古力话最多,不停的打听天菩萨和沙巫牛的关系。老者避而不谈,追问古力当时究竟是怎么发现那尸体的。

  古力还是那句话,说自己是在暗河下面找到的。天菩萨啃着狗骨头,猛的桌子一拍,嚷着说:你不知道沙巫牛是毕摩么?

  这一下,我们惊呆了,古力也愣了一下。沙巫牛居然是毕摩,我草,这点我很早就设想过,没想到真的是这样啊。

  如果照这么说,那白面子定是沙巫牛放走的,而古力那杂种,也应该是毕摩,不然怎么召唤白面子呢?

  古力笑笑,说这个自己真不晓得这事而,同时还说自己只是个警察,仅仅是沙巫牛的义子而已,对毕摩阴阳术完全不懂。他问天菩萨为啥要追究这事儿。

  天菩萨笑笑,说沙巫牛是自己的故友,此番死去,自己如果不调查清楚,绝对不会罢休的。与此同时,笑言古力是在乱破案,要求古力带他去沙巫牛的家中看看。

  古力没有推辞,带着天菩萨就去到了沙巫牛的家中。这是我第一次走进沙巫牛的家,进去一看着实吓人。

  虽然是在大城市,但家里面摆着的全是一些做法事的东西,羊头、牛骨、竹篱、法扇.....各种东西都在,墙上还挂着一张老照片。

  我刚要看那老照片,天菩萨一把抓了过去,隐约看到照片中三人,一个老孺,旁边站着两个后生。照片是黑白的,并不大,看着有些年头了。

  天菩萨将那照片揣在了自己的包包里面,也没说什么,问古力有没有跟着沙巫牛学习毕摩蛊术。

  古力摊开手说,做着无语的表情,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学那玩意儿,他还不停的解释自己对毕摩的看法。他说毕摩以前可能是种伤人的工具,但是到了现代社会,下蛊、解蛊、做法事,这些更多的只是一种文化,作为现代人,不能相信这些,必须信科学,跟着党走才是硬道理。

  这解释说的确实没错,只是在我眼里,古力似乎一直在刻意隐藏什么。我的想法是,他不愿说出自己是毕摩,通晓法术,很可能是怕别人看不起他,毕竟他是人民警察。

  +最OO新1E章%e节L上p酷G@匠●网T

  天菩萨没有反驳古力,给我和丁武留了面子,笑言古力以后大有发展,还跟古力说,如果真想学毕摩,可以找他。

  古力当然没答应,问老者会不会毕摩之术。天菩萨扑哧一笑,一脚踢飞了沙巫牛留下来的羊头,带着鄙视的口气,又说毕摩算个毛啊。

  从沙巫牛屋子里出来,天菩萨的女儿姜昕就来了,要带老者回去睡觉了。丁武这小子好/色,就拉着我,说开车送姜昕他们回去。

  一路上,丁武打听这女孩的联系电话什么的,说有空可以出来耍耍。姜昕也没说什么,莞尔一笑,荡漾起了两个小小的酒窝儿。

  就这样,我们和姜昕算是熟咯了。只是我不像丁武,我觉得就是一普通朋友,不用深交,这小子确实热火的很。

  第二天一早,丁武开车带着天菩萨,和我一行三人,就赶赴荒原山墓室。老者杵着羊头法杖,笑言说今晚就能帮我解除克滋。

  这话一说,我很是高兴,忙着给他打烟。烟抽了两口,我们就进入了墓室中,天菩萨看了看墓室,然后指着岩壁上的石坑问,说这里以前放了什么东西。

  这一问,确实让我们对他信服,要知道,那石坑可是当时发现陈洋棺材的地方,没想到他一看边发现了问题。

  我就给他解释,说这地方以前有棺材,然后说那陈洋体拿出来还不腐烂。天菩萨很是诧异,喃喃自语,说着这到底是什么高人。

  随后,他给我们解释起来。说沙巫牛是毕摩,所以他能召唤白面子。分析当日的情况,他说沙巫牛很可能是被那女鬼陈洋所杀的,问我们陈洋尸体去了哪里。

  一说到陈洋尸体,丁武就是气,现在文化局就在抱怨这事,把责任推给丁武,怪丁武当初就不该帮着古力说话,不然尸体也不会被人“盗走”。

  一听尸体不翼而飞,还被盗走了,同时又了解了古力做法事这一情况,天菩萨有些紧张起来。

  他叫我们今晚暂时不离开,说自己要招魂,把女鬼弄出来。

  招魂,这个字眼儿我并不生疏,当年村子里人死了,外婆也常常被拉去给别人招魂。外婆说招魂可以和死人对话,了解死人的冤屈和遗愿。

  我和丁武很是害怕,说他这样,一会真把鬼搞出来怎么办。天菩萨说我们不可能看到鬼的,说只有通阴阳,拥有阴阳眼的人才能看见鬼,普通人,即便鬼就在你的房间里面窥视着你,你也发现不了。

  这话一说,更是神秘了,照他说的,那岂不是我们每个人都遇到过鬼,只不过我们自己不知道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