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丁武不停的拉网,想着快点拖上来,可不能让这畜生在水里呆,这东西一旦离开了水,就狗屁不是了,但在水里那是相当的生猛。

  只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这回白面子不但没有挣扎逃跑,反而沿着网子就要往上面爬,像是要主动送上门,等我们抓一样。

  四五只畜生龇牙咧嘴的看了下我,领头的那只扭头看了看岸上的古力,随即疯狂的跑动起来,一头就要朝我们扎过来。

  我先是一愣,不由得高兴起来,这玩意儿既然自己要来,那我也省事儿。我和丁武笑哈哈的,就准备用盆子盖他。

  “砰砰砰......”接连几声枪响。

  我们愣住了,几只白面子头部喷出了绿色如同屎一样的血液,恶臭难闻,一个个掉进了河水里面,瞬间化作乌有。

  回头一看,古力恶狠狠的还在准备开枪呢。我气炸了,冲过去,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嚷着他为什么要杀死白面子。

  古力没有还手,很是委屈,说这是在帮我们,他说自己是担心那畜生伤害我们,所以才开枪的。

  这解释让我无语,老子气不打一处来,等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等到白面子,他简直毁了我的一切。

  我和古力吵了起来,恨不得砍他狗日两刀,古力一脸委屈,不停的跟我解释。要不是丁武劝解,我肯定要和他打。

  情绪缓和后,古力走到了河渠子下面,说自己去看看白面子。但他什么都没发现,可是把水里的烟头捡了起来。

  古力安抚我,跟我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同时又叫我别信那些神鬼论调。我没搭理他,就睡觉去了。

  丁武是老好人,不想因为我把他和古力的关系闹僵,就跟古力陪理,叫古力别上心。古力说没什么,能理解。

  只是这到手的白面子不翼而飞,我他妈睡着心里都堵得慌,丁武挨着我的,就跟我聊了起来。

  我回忆刚才的那一幕,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看上去,古力是故意开枪打死白面子的,同时我又记起,那领头的白面子怪异的盯着他看了下。

  丁武劝慰我,说要是古力真的通神鬼,那他干啥要弄死白面子呢,他可以逮着那东西,帮我治病,让我早点离开撒。

  各种推论我们都尝试了,但就是推论不到一个最终的结果,总会找到悖论。

  如果说古力和沙巫牛是一伙的,都通晓阴阳,那晚上沙巫牛就有可能放走白面子,但古力为何就不保护这白面子呢?

  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眠,夜已经深了,我瞄眼看着对面,古力的帐篷里面还亮着灯火,而他的影子却是坐在的,并没有睡觉,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什么召唤一样。

  我死死的盯着,看这龟儿子究竟要搞个什么花样出来。没一会儿,这家伙走出了帐篷,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像是在观察我们有没有睡着。

  ◎最新s章节上Gv酷Ae匠网3

  见我们没有动静,这龟儿子不晓得从哪里弄来的一件衣服,直接扔在了河渠子里面,然后叼着烟静静的等待着。

  微弱月光下,他那敦实肥胖的脸蛋,让人觉得阴森,感觉就像《人体蜈蚣》里的那个变态狂。

  过了没多久,我听见河渠子里有响动,感觉水波在不停的翻涌,一浪一浪的,像是在刮大风。

  但此刻并没有风,我周围的草都没有动一下。古力盯着河水就在看,吹了下口哨,河水里突然就跳出来一只白面子,闪着绿眼睛。

  这一下,我惊住了,急忙拍拍丁武,叫他快点起来。丁武问我干啥,我指着对岸,喊他快看。

  只见那白面子乖乖的跳到古力的肩膀上,古力嘴里念叨着什么话,还用手轻轻的抚摸那畜生,如同在玩弄自己的宠物狗一样。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怪物居然能被人驯服,还这样的配合,如同家畜一样的听话。丁武慢慢的支起身子来,悄悄的说跟上去。

  白面子走在前面,古力碎碎念叨着走在后面,感觉那白面子像是要带他去寻找什么。他们绕过了帐篷,然后就进入了墓室。我和丁武跟了上去,每走一步心都在跳动,不晓得古力到底要做些啥。

  走到墓室洞口,里面阴冷见不到一丝光亮,白面子咿咿呀呀的在叫,古力用奇怪的话像是在跟它对话,二者并未发现我们。

  我们也不敢进去,只能在墓室口看着。只见那白面子一下钻到了墓室下面的暗河里,古力操着手,就在上面等待着。

  他边等待,就自言自语起来,说着:怎么可能会这样呢,难道真的还有黑狗么?不可能,不可能啊?......不是说了的......。

  他像是情绪失控,又像是无比愤恨一下,咬着牙齿,一个拳头打在石壁上。暗暗的说起了我们听不懂的话,话语很是粗鄙,边说他就跪在了地上,面朝着北方,摊开手来,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用力的磕着。

  那种虔诚的态度,堪比去拉萨朝圣的佛教信徒。

  我和丁武完全不懂,他所说的黑狗是谁?难道就是残杀沙巫牛的凶手吗?而他做出的这些怪异动作,更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我能唯一能理解的就是,他对于沙巫牛的死太伤心了,毕竟沙巫牛是他的义父。照这么看,即便古力是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但心地也是善良的,和我们普通人一样。

  过了不到一分钟,墓室和暗河连接口擦的一下裂开了,接着一束刺眼的光射来,我和丁武不由得遮住眼睛。

  再一看,刷的一下,沙巫牛的尸体从河水里面冒了出来,伴随这一股恶臭,难闻的要死啊。

  一大群白面子围着沙巫牛,只是沙巫牛身上没有任何被伤害过的痕迹,衣衫都是完好的,就连发型都没有变化,只是有着无比的恶臭。

  我本以为古力会嚎啕大哭起来,没想到这货一脸的疑惑,用手轻轻的拍着沙巫牛的脸蛋,嘀咕着说:不对啊,黑狗手法不是这样,你到底怎么搞的?

  见古力在拍打沙巫牛的脸蛋,那些白面子就不高兴了,就要阻止古力。古力勃然大怒,一把擒住一只白面子,怒视着那畜生,嚷着说:你快点告诉我,到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黑狗干的。

  只可惜那畜生不会讲话,好像没有给古力满意的答复,暴怒的古力一把将那畜生砸死在地上。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和丁武就完全看傻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