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丁武打定注意要去墓室,另一边,那古力从医院出来,也说要去墓室里看看。

  他要去,我们不免有所忌惮,丁武干脆自己开车,甩开了古力,然后我们提前一天到了那荒原山北麓。

  我把准备好的狗肉,放在河渠子里面,撒上网,就和丁武再度进入了墓室。我心里忐忑啊,想那陈洋的尸体会不会还在墓室呢,如果在,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说来也奇怪,自打那晚上她不翼而飞后,我怎么做梦都梦不到她,希望在梦中和她交流,可惜没有这个机会。

  进入墓室查看了下,并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只是墓室里面有着一股腐臭味儿,像是有死耗子一样。恶臭难闻,我和丁武就走了出来,陈洋的尸体根本不在里面。

  夜里,丁武和我吹牛摆起了龙门阵(聊天),给我说古力会不会是什么神鬼道士,是不是真的像陈洋梦里说的那样,古力要加害于我。

  我苦思冥想没有结果,我和古力无冤无仇,认识也不过几天,他没有任何理由伤害我啊。

  我问丁武,他在冷冻室拿走古力的那些怪玩意儿,有没有查出什么来头。丁武说自己翻遍了各种资料,还去档案室看了一些做法事的照片,但就是没找到类似的。

  午夜的山谷月儿高高,把原始森林照的很是幽静,能听到几片蛙声,伴着风儿在鸣叫。见白面子迟迟不来,我和丁武就进入了帐篷里面,最后把渔网套在自己的手指上,防止白面子溜走。

  睡了一晚上,毫无动静。第二天,古力只身一人就来了墓室,见我们看他眼神有些异常,他就主动套近乎,抱着我们的肩膀称兄道弟的,直言不讳的问我们是不是怀疑他装神弄鬼。

  丁武是直肠子,憋不住话的,索性摊牌了,把陈洋母亲的事情说了出来,问他为什么骗人。

  古力一听,笑笑,说不是骗丁武,而是他现在手头案子太多,担心走漏风声,说自己最近压力大得很,都不敢相信谁了。

  他这样的解释看上去合理,但在我眼里,那就是敷衍而已。丁武又问他那晚上见陈洋突然复活,怎么就知道要用火盆里的灰撒那陈洋呢,还有那拂尘怎么解释。

  古力仰头叹息一声,指着丁武摇摇头,说丁武你小子平日正儿八经的,别他妈就因为出了点怪事,自己也变的神经曦曦的。

  他解释起来,说自己当时也是乱搞的,还说火盆验尸的方法是听沙巫牛讲的,自己也就试试。反正他把一切的问题,都推给了沙巫牛,把自己反常的行为说成了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还用一套心理学理论给我们分析。

  我们面子上是同意了,其实内心还是对他有所防范的。我们就没有陪他,让他一个人走进了墓室。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我们迟迟没有见到古力那小子,出于担心,就去墓室里面看了下,发现他不见了踪影,这怪异的和前几日沙巫牛案子一样。

  又一个人凭空蒸发掉了,难不成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玄机么?我不禁就联想到那日白面子就是溜进了这墓室的,会不是是那两个畜生在作怪呢?

  我和丁武都吓到了,赶紧出来,心肝儿都在跳动。走出来,没想到古力大汗淋漓的站在洞口喘息,像是跑了马拉松一样。

  我们问他不是在墓室里面吗,怎么就跑出来了呢。古力自己说自己刚才去草丛里拉了泡屎,抱怨太阳大,把自己晒的全是汗水。

  说着,这小子就弯腰到小河边洗脸,弯腰下去,他的后背就露出来一点。我一看,在屁股和后背交接的地方,有着一个怪异的纹身。

  我拍拍丁武,叫他快看,丁武看了下,皱起眉头,说这东西他在哪里见过的,但又说不出来。古力像是很忌惮别人看他纹身一样,一只手泼水洗脸,另一只手则是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服,想要遮盖那纹身。

  我也没太再也这些东西,只是觉得他是警察,可能年轻的时候弄的,怕别人看到了不好,才这样遮掩起来吧。

  古力什么都没发现,我们以为他会直接回城里去,没想到这小子说不走了,要守株待兔,说自己怀疑有沙巫牛是被人暗杀了的,还说深山老林里面这种案子自己以前处理过多起。

  他问我们走不走,我们说不走,说要抓那白面子驱除克滋。对此,古力哈哈大笑,拍着我肩膀,跟我讲不要迷信,叫我最好走人,说我这病拖不得,居然还慷慨的说如果治病没钱,他可以支援我。

  他这么关切,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感觉他有些善良,但内心仍旧不能接受。丁武跟他讲,说确实有白面子这东西,自己还抓到过,说沙巫牛可能就是被这玩意儿弄死的。

  没等丁武说话,古力马上打断,斩钉截铁的说白面子绝对不可能弄死沙巫牛。这一句,让我和丁武马上侧目看着他,他一乐,松弛了下,问我们盯着他看啥。急忙解释,说没有鬼怪这一说来的。

  见我们没有走的意思,古力那是竭力的劝说,还跟我说贵州那边有个江湖郎中,专门治我这种皮肤溃烂的,还拍着胸口说我只要去,保证能治好。

  我没有理会,铁了心的要抓那白面子,必须抓到才行。夜里就和丁武到河渠子对岸支起了帐篷,坐在帐篷里面等候那白面子。

  古力跑过来几次,劝我们早点休息,还说山里野兽多,最好跟他在一起,他带了枪的。我无心睡眠,他说的越多,我就越是烦躁了。

  最后这家伙干脆不睡觉,拿出扑克牌,和我们斗地主。斗地主他声音喊的很大,闹闹嚷嚷的,我们自然也跟着喊起来。

  随手,古力就将烟头扔进了河渠子里面,嚷着说哥几个时间不早了,都一点了,该睡的了。

  我感觉也差不多了,就要准到河渠子里面打水洗个脸。等我就快要走下去的时候,发现不对劲儿,只见小河里面像是有温泉一样,不停的在往上面冒。

  Q看|正o)版ZA章P9节上酷"匠网

  我好奇的就看着,突然,发现那水里出现了几个闪着绿光的玩意儿,猛的在挣扎。一看,不是别的,正是那白面子被网子套住了。

  我赶紧喊了起来,叫丁武快点收网。一听是白面子,古力原本都走进帐篷的,一下射了出来,速度快的不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纹身是什么呢?后面我给大家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