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章 一封情书

  这样一来,就把古力整被动了,好在这小子市公安局有人,这个事情就被看作了一件盗窃案,还要他来侦破。

  丁武把那残片带回去,让局里面的老专家鉴定,鉴定结果确实是宋元时代的。东西鉴定出来了,但没人知道是从何而来,唯一能解释的就是鬼。

  只是对于我们的解释,文化局没人信,大家都是干了一辈子考古工作的,挖坟开馆见多了,他们确实不相信这些。

  他们不信,我和丁武确是深信不疑,当我们并不想去找古力,反而有些怕他,毕竟陈洋给我托梦了的。

  最后怎么办呢,丁武决定来一次走访,想找到陈洋的母亲,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两个快二十五六岁的老男孩,再次回到高中母校,废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陈洋家的地址。

  各位看官可能会问了,那古力不是说过,陈洋家人早就搬到了乐山,离开了西昌吗。是的,古力虽然这么说,但现在我不可能再再信他了。

  去到家中,老人认出了我,问我咋又来了呢。丁武机灵,说现在文化局要搜集一些八零后学生的老照片,他想凑齐当年班里同学的,于是找到了老大娘。

  陈洋的母亲不停的抹眼泪,想着死去的女儿就很伤感,带我们去到陈洋的卧室,那卧室整整十年了,基本没有变动一下。

  话语间,我们就问起了陈洋骨灰的事情,老大娘说骨灰根本没有找到,还跟我们讲,说上次去派出所,古力一直没人。

  这就怪了,我们问她这些年和古力到底有没有联系,她说自从女儿火化后,就没什么来往了,顶多街上见面大声招呼。

  对于古力,她还是抱着感恩的心态。我不想把陈洋尸体复活的事情告诉她,怕老人吓着。只是她无意间说了一句话让我和丁武很是警觉。

  老人说当年陈洋火花后,古力乐于助人,还专门找了阴阳先生给他们看下葬的地头,最后才选择在郊区的公墓。

  古力如此这般的乐善好施,本是值得赞扬的,只是他的做法基本都和阴灵鬼神有关,不由得让人怀疑他这个人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人把我们领进书房,我看到书桌上的语言文读本,就拿了起来。拿起来随便一翻,发现里面有个书签,再一看,我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那其实不是什么书签,而是一个折叠成桃心的玩意儿,是我当年写给陈洋的情书。当年我不自信,悄悄的将情书放在了她的书包里面,过后她一直都没给我回信。

  作为同桌,她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加油复习,到时考个好大学,继续做同桌。

  我那会也傻,根本听不懂这话,也为她是找借口婉言拒绝了我。没想到现在却在课本里发现了,还是在《孔雀东南风》那一页上。

  我打开那已经泛黄的纸片儿,上面的文字却一点也没有随着岁月的流失而苍白掉,全是我当年对她的倾慕之心,羞怯而内敛。这种感情是最真挚的,却又是最残酷的。

  各位若是不信,那我就把这情书发出来,你们不妨看看,情书就在下面: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诚然我深知这痛苦,但无我却甘愿深陷。我一会看你,一会看云,我一会爱你,一会恨你。我深知这不是我想要的,但我却饱受自律的折磨。既忍受着羞怯,又毫无指望的祈祷着,静静的让时光流逝,但又不甘愿这没有微光的生活。

  总想靠近却又远离;总是热烈却又冷漠;总在追寻却又怯步。我恨自己是个懦夫,又为那束轻阳沉默。

  我幻想能活在这空白的世界,幻想没有才华横溢与曲尽词穷;幻想没有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幻想没有长相厮守与劳燕分飞;幻想没有诗人与月光;幻想没有痛楚与快乐;幻想没有勇敢与怯懦;幻想没有冷与热,幻想没有爱与恨;幻想没有我和你…空泛…空泛…。

  总是在伪装自己;总是在侧目后冷漠;总是欲言又止;总是在梦幻中欢呼…!

  我如同深处在铁屋里的木人,窗外是寒冬还是春天?我总在徘徊,多想捅破那浅薄的窗纱去开启那埋藏在心底的世界,但我不能…!

  我是个懦夫,我害怕窗外不是想象中的轻阳,而是冰雪弥漫的北国。就这样时光在迷雾中流逝,而这怯懦的人还是怯懦,窗外的一切仍只是迷雾。

  假若没有这东西该多好?假若怯懦的人是勇者该多好?假若没有那层窗纱该多好?假若没有假若....!

  N更w新最*.快上酷f匠☆网Uw

  我不是个诗人,更不是艺术家,我只是个愿意默默守护的平凡俗子。不会刻意的雕琢;不会用笔墨去渲染;更不懂得用虚假的歌声去作态。我只是个愿意为心中轻阳默默守候的人,即使没有结果,即使没有温暖,但自律这东西却不停的促使我一直坚持,没有理由,更没有目的,没有…什么也没有,只是静静的守候,守候我心中的轻阳。

  看着自己当年写下的文字,又想着这文字被她夹在了书中,至今都保存完好。

  我感觉她当年对我还是有点意思的,如果不是这样,那她干嘛要保存着呢?要知道当时追她的人可是很多的啊。

  烟花易冷,人世易分,有些伤痛可能是上面冥冥中就注定了的吧。

  看着那照片,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人鬼殊途。又联想起她甘愿烧毁自己的尸骨,都要保护我,不由得有些小感动。

  只是这感动很让我揪心,毕竟她是鬼啊,我是人,万一搞出了意外可咋办。

  从陈洋家里出来,丁武见我有些心神不定,问我怎么了。我忍不住就说想找到陈洋的尸体,满足她最后的愿望,尊重死者。

  虽说对陈洋有些眷恋,但我不是三岁小孩,更知道现实和电影不一样,人和鬼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只是作为同学,我心里有挂念,加上我至今都还没有找到白面子,所以就决定动身再度前往墓室,去查看究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