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但又不好把这些事儿告诉陈洋的母亲,跟她讲古力办事去了,叫她去找别的干警。随即我回了丁武的住处,在西昌市区,我一直住丁武家。没丁武回来后,问我刚才去了哪里,怎么电话都不接。

  我跟他讲起了刚才的一幕,又说昨晚陈洋给我托梦。

  丁武不相信,说他认识古力七八年了,古力一向正直,不可能装神弄鬼,更不信陈洋托梦。

  见他如此的执拗,我就把陈洋骨灰被盗的事告诉了他,他依然不信听,直接打电话给古力。

  古力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说没这回事,还问丁武听谁说的。丁武还算够哥们儿,没把我抖出来。

  这样一来,把我搞神了:陈洋的母亲说了骨灰被盗的,怎么现在古力不承认呢?

  更奇怪的是,丁武说陈洋家人几年前就离开了西昌,据说因为工作原因,她爸爸去乐山上班去了。

  这是在忽悠我吗?我在派出所门口遇到的那老大娘,不是陈洋的母亲,难道是鬼?

  我一夜无眠,想着这些事,陷入了冥思中。慢慢的我又像是做梦了,梦中陈洋再次恳求我,叫我明天晚上十二点前,务必将她焚烧,或者运到线山槐树洞。

  我吓的惊起,一身的冷汗,天已经蒙蒙亮了。

  按道理,我不应该相信梦境和鬼神论,但古力反常的作为,让我不得不疑惑。于是我第二天厚着脸皮,要丁武跟我去派出所停尸房看看。

  丁武很是不爽,但还开车陪我去了,说这是最后一次陪我瞎折腾,这次过了绝对不会瞎闹。

  去到派出所,古力很是热情,没等我们开口,就问我们是不是想去看尸体。我没说话,丁武说正有此意。

  进去一看,尸体保存完好,并没有动什么手脚。古力笑笑,说我和丁武太看重同学感情了,拍拍手就出去了,装的很是正派。

  丁武转悠了下,捂着鼻子打量着尸体,白了我一眼,跟我说还不走等什么呢。我却猛然看见墙角帷幕下,有个奇怪的东西,一把拉住他,叫他别吱声。

  扯开帷幕,发现里面放着的,就是昨天古力做法的那身行头,特别是那个面具,真吓人。

  丁武拿起面具和拂尘,耍了耍,一脸疑惑,自言自语说古力怎么也玩这东西。话音刚落下,古力走了进来,哈哈大笑。

  他抱着我和丁武的肩膀,说这东西不是他的,而是沙巫牛家里的玩意儿,他这番是拿过来破案调查的。

  丁武马上反驳起来,说沙巫牛虽然喜欢看点闲书,说点怪话,但也没有见他装神弄鬼过啊。

  同时,这牛头马面阴阳面具,在蜀南地区,根本见不到,还有那怪异的服装,可以说整个中国都见不到。

  丁武开起玩笑,问古力是不是偷偷摸摸的在学鬼神。古力一听这话,紧张了,忙打断说,自己要信那玩意儿,还当警察干啥,还焦头难额忙着破案干啥。

  这么说到也是,如果他通晓神鬼,破案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就太轻松了。

  道理是这道理,但我并不相信他,因为眼见为实,我可是看到了他做法事的。当然,我并没有揭穿他,而是跟着他去办公室喝茶闲聊。

  闲聊的时候,我问起陈洋母亲的事情,古力闪烁其词,很快就转移话题了。

  我问他说有没有从尸体上面找到破案的思路,他说目前还没有,同时要求丁武再去文化局活动下,好再保存两天尸体,说过两天绝对能找出其中的蹊跷来。

  丁武说这事太棘手了,文化局那边下了死命令,明天早上必须弄回去做成标本。

  这样一说,古力神色凝重起来,恰巧这个时候上面打来电话,问他沙巫牛案子进展的如何了,他叫我们先坐坐,自己就出去了。

  他一走,丁武就紧张了,说这古力确实有点怪异,因为丁武看了他做法事的衣物,通过经验判断,那衣服不像是现代的,有很长的年生,特别是那面具。

  这个时候,我看到古力办公桌上放着几本闲书,拿过来一看,几本书都跟蒙古铁骑有关,里面居然还有匈牙利人拉卡.威尔的《没落帝国》。

  《没落帝国》这书并不常见,我只是在大学里看过,是从历史系老师那里借来的。

  x最新Y…章,x节上&酷¤/匠x网|/

  书的内容和以往中学课本里的历史,偏差很大。书中说当年有一支蒙古铁骑,北上围剿南宋政权,结果在凉山州线上神秘的失踪了。还说就是因为这事,导致了蒙古帝国后来的崩盘。

  古力回来的时候我和丁武停止了谈话,随口问他怎么这么喜欢研究蒙古典籍。

  古力笑笑,说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最牛的一个朝代,自己怎么怎么。言语间不难听出,他对元朝的没落很是惋惜。

  惋惜?对此我只能表示呵呵。

  元朝美其名曰是中国最牛的朝代,实则是我们被蒙古人灭国了,蒙古人对中原不是殖民统治,而是奴隶般的统治。

  当时人被分成了等,第一等人是蒙古人,享受无上的权利;第二等是色目人,主要是西域人,蓝眼睛所以叫色目;第三等是归化人,归化人大多数是契丹人,女真人,只住在黄河以北;最后一等则是南人,南人就是被征服的南宋百姓,他们地位最低,完全是被奴役压榨,蒙古人可以随便的厮杀他们。

  有此可见,蒙古人对当时汉人的统治,从本质上和,说满族人建立的清朝不同,清朝是同等对待汉人,而蒙古人则......。

  当然,这些东西我们的历史科本里可不会讲,但这就是事实。至于为什么,朋友们可以去查查史料。

  闲聊了两三句,丁武忍不住就问起古力,问他到底懂不懂鬼神,古力硬是说自己从不沾这东西。

  带着疑惑,我和丁武离开了派出所,边走我们就边聊了起来。我问丁武,古力和沙巫牛到底什么关系,以及他的生平。

  丁武说古力是昭通白族人,当年来西昌读警校没钱,沙巫牛接济过他的,从此两人走到了一起。

  而沙巫牛平时的确爱收集毕摩做法事的东西,还从不让人去他家里。自己只跟古力去过一次,发现家里边全是些怪异的法器。

  丁武越说越让人迷糊,他的好奇心也很强,在我的鼓动下,就准备悄悄溜去派出所的冷冻室看看,担心尸体被破坏。

  因为我们走的时候那古力说他晚上要验尸,推辞了丁武的饭局,这点让我们更生疑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古力到底是什么角色呢?朋友们,你们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