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是陈洋,古力头皮一紧,就想问我话,但被丁武打断了。

  丁武揪着陈洋就开我玩笑,说我以前不追,等人死了做梦都想搞那事儿。说着,这小子一把抓在我裤裆上,笑咯咯的问我是不是做春/梦了。

  丁武这么一闹,古力原本想问的话,就给憋了回去,加上他有点醉,估计就忘记了该说的。

  晚上回到丁武的家里,我打开羊皮卷看了看,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但又找不出原因来。

  只是觉得羊皮卷上的文字,像是沾过水一样,字迹变的浓了,而有些地方,字迹则是连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我拉着丁武,就跟随古力去医院取尸体。

  想到古力要取走尸体,带回派出所冷冻,我就记起昨晚睡梦中,陈洋跟我讲的那些话,不由的警觉起来。

  陈洋是我的女神,高中那会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对她百依百顺的。

  但现在,我没法帮忙,毕竟人家古力是好警察,是想破案的,我人微言轻,何德何能不让他带走尸体呢?

  就这样,尸体给运到了派出所的冷冻室。运到冷冻室后,古力让我和丁武在他办公室喝茶,说自己要亲自验尸,让我们先等着。

  丁武翘着二郎腿就和我扯淡,问我陈洋如果还活着,你会不会去追。我没有搭理他,借口说上厕所,随即偷偷摸摸的就去了派出所冷冻室。

  我之所以要去,一是因为陈洋昨晚给我托的梦;二是我觉得古力有些怪异,派出所墙上挂了他的简历,他不是法医出生,这会儿却一个人去验尸,想来有点不对头。

  我摸索着,就来到了派出所后面一间小房子,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烟草黄纸味儿。

  这他妈是怎么了?

  这古力不是验尸吗,怎么还烧起黄纸来了呢?

  我一阵疑惑,慢慢的趴在窗户上,瞟眼往里看。屋子四周都拉上了窗帘,搞的很是严实。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缝隙,然后偷窥起来。

  所见到的一幕,让我大为惊讶.....。

  只见屋子里燃烧着一个火盆,火盆里放着黄纸,还插着蜡烛。而陈洋的尸体愣愣的躺在一张冰床上,翻白的眼珠子冒了出来,像是在看我一样。然而,屋里却不见古力的人影儿。

  突然,伴着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屋子后面走出来一个怪异的人。这人穿着红布鞋,花青色的衣服,腰带上绣着老鹰。

  这身装扮,不像是巫师道人,但又说不出具体是什么行头。

  他戴着一张‘牛头马面’阴阳双轨面具,只露出两个眼睛,手里拿着类似道士的拂尘,拂尘长长的白毛,就拖在地上。

  这不可能吧!看身形,那人应该就是古力啊。但古力作为一个警员,怎么会搞出这么一出呢?

  我紧张又疑惑,不由得又记起了陈洋跟我说的那些东西,难不成昨晚上的梦是真的?这古力真的会对陈洋的尸体做什么?

  突然,古力一把抓起火盆里的灰烬,抛洒在空中,嘴里碎碎念叨着我难懂的语言,拂尘一挥,刷的一下就打在了陈洋的脸上。

  我擦!这举动,把我吓的头一缩,如同一只受惊的大海龟。

  紧接着,古力挽起水袖,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形似马头琴的玩意儿,开始慢慢的轻拍在陈洋的身体上,伴随这嘴里的念叨,那火盆里的黄纸满屋子飞舞,迷迷蒙蒙,如同进入了幽冥鬼界。

  突然,古力龇牙咧嘴,哇的张开嘴巴子,猛的俯身下去,就要撕咬陈洋的脖子。正在这时,我克滋发作,疼叫了起来。

  “系莫若子?”古力不晓得说了,什么转头看了下,紧张的喊着:“谁?出来?”

  我不敢发出声音,蹲坐在墙角下,胸口如同万千驱虫在啃噬,疼的不得了。而这个时候,丁武喊起了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掉在马桶了,怎么还不回来。

  我没有回应丁武,他见我找不到,就跑去敲冷冻室门。这一弄,屋子里的古力慌乱了,忙着说没见到我,同时不停的收拾东西,像是很怕别人知道他玩弄鬼神一样。

  很快,古力就把屋子收拾好了,就跟着丁武找起我来。都一直忍着都没说话,他们也就没发现我。

  等这两人走后,我迫切的就想进屋,把那尸体运走。只可惜门窗根本打不开,我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刚走到派出所门口,一个五十来岁儿的老大娘就问我有没有见到古力所长,我看了看她,感觉很面熟。

  最后认出来了,这大娘是陈洋的母亲,由于是女神的母亲,我影响特别的深,高中开家长会的时候我还给她倒过开水。。

  我自我介绍了下,问她为啥来找古力。老大娘说陈洋墓室的骨灰盒给人偷走了,她此番前来正是找古力报案的。

  一听这话,我更是不解了,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经她一番解释后,我对古力莫名的害怕起来。

  陈洋的母亲说当年陈洋死后,古力作为一个小干警,很是热情,不但破案,还帮着一家人料理陈洋的后事,就连送陈洋去火葬场,古力都一同前往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古力才节节高升,现如今已经做到了所长的位置,陈洋的家人对他尤为的感激。

  听了陈洋母亲的讲诉后,我一时间变的紧张害怕起来。

  要知道,陈洋的骨灰盒是在市郊公墓被盗的,但尸体又出现在墓室里了,她还托梦给我,叫我带走她的尸体,而现在古力却对着陈洋尸体做法事。

  ,酷}匠1网j_永久/免`/费●看q小}说.@

  这一切的一切,不禁让我想到了‘毕摩养鬼’。

  毕摩养鬼,外婆曾给我讲过:传言早些年,在凉山州,有些心肠歹毒的毕摩,将死人的尸体盗走,然后对尸体下克滋。下了克滋的尸体,会变的很听话,被养在地窖里。而这些毕摩,则利用所养的鬼,危害人间,做一些不可告人的歹事儿。

  如此说来,这古力难不成当年没有火化陈洋的尸体,而是在在.......?.我不敢往下想,因为陈洋托梦给我,说自己的尸体一旦落在古力的手里,会对我造成伤害的。只是我不明白,我和古力无冤无仇,他干啥要伤害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古力干啥要伤害桑榆呢?我们日后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