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最q新章)x节上{酷mZ匠-d网●W

  只见棺椁里铺着红色的玫瑰花瓣,如同一个温馨的小床,花瓣上面,居然静静的趴着一个女子。

  这女子背对着我们,面部朝下。最为奇特的是,她全身并没有腐化,穿着传统老式的彝族服装,头上还带着簪子,如同在沉睡,静若处子。

  大家都傻眼了,丁武嘀咕着说:不可能啊,这墓室虽然是瞎找的,但也是清朝年间的,虽不是什么王陵,但也不可能保存的如此完好,特别是墓室常年有水浸泡,尸体不可能不腐化啊?

  大家三言两语后,就准备着把这女子翻开,看看到底是何人。

  这种事情,我本不该我这个外人插手,但丁武笑嘻嘻,跟我说我要是爷们儿,就去翻开那女子。

  我咬咬牙,走了上去,考古队的都在调侃我。我慢慢的拿着女子的手臂,那青葱的玉指,修长美丽,宛若仙子。

  翻了一下,我吓的后退几步,女子再一次的趴在了棺椁里面。

  “嘿,你怕啥?”丁武问我。

  我支支吾吾,都不敢说话,因为看到的一幕实在太吓人。

  丁武挽起袖子,烟一甩,走了上去,一把翻开那女尸。翻开的一瞬间,他也愣住了,考古队的几个老头子目瞪口呆。

  只见女尸面部血肉模糊,整个面庞是支离破碎的,嘴角还在滴血呢。而她,不是别人,正是几年前被车撞死的陈洋。

  这个天大的发现,让所有人都吃惊了。

  老同志们推断,说这可能和当年成都发现的香尸类似,就是隔绝了空气,保存完好,没有腐败而已。同时,他们验看了女子头上的发簪,发簪居然是宋元时代的。

  “香尸迷案”我当年也是看了报道的,那会还在绵阳读大学。记得当时寝室一个哥们特无耻,他说那些农民发现尸体后,就去抢棺材里的财宝,结果尸体很快就风化了。要是他在,那绝对不抢财宝,而是趁着尸体还没有风化,抬回家好好的享受一番。

  在隔绝空气的情况下,尸体确实可以保存完好,这确实是正确的。但这明明就是陈洋,她可是汉族人,死了怎么会穿上彝族古老的服装呢?

  再说了,她死了,也不可能下葬到这种地方,她家里可是西昌市区的啊。

  但这个发现,足以让考古队的人回去交差,一伙人都在欢呼,我和丁武却陷入了沉默,相互对视起来。

  丁武跟考古队说,这不可能,说这女子根本不是宋元时代的,而是我们的同学陈洋。考古队的人笑了,吐着烟丝说丁武还是太稚嫩,经验不足。

  我看着棺椁里的陈洋,思绪回荡到我们的高中时代,想着不免有些怜惜。同时,又想起了前几天女鬼的事情,让我我整个人陷入了谜团中。

  第二天一早,尸体就被运到了医院冷冻室,完好无损的保存起来。

  见我们人从墓室撤走了,古力就打电话问我们情况,丁武把这事跟他说了,还问他关于陈洋死后的事情,因为陈洋的案子,当时他一手操办的。

  一听是陈洋的尸体,古力马上就赶到了医院,神色很是慌张。

  他汗水都来不及擦,急躁的就问丁武,陈洋的尸体在哪里,他要看看。他那急迫的样子,感觉陈洋是他的亲人一样。

  丁武指着冷冻室的门,说在里面,只是现在局里面规定了的,谁都不许碰,还说后面技术人员会过来,做进一步的处理,然后把尸体送到博物馆去展览。

  古力听后,摇摇头,说自己必须进去看看。

  他现在的状态,和之前很不一样,之前他做事很冷静,但现在,一点也不冷静。

  古力想进去看,我和丁武也想,毕竟在我们的眼里,这不是什么宋元‘香尸’,而是同学陈洋,我想弄个明白。

  丁武就怂恿古力,说他手头关系硬,让他给上头打给报告,说这尸体可以协助调查沙巫牛案件,就能进去了。

  古力微微一笑,就把这事给文化局领导说了。文化局并不愿意,说古力虽然是警察,虽然要断案,但文武保护才是最重要的,打死都不让古力去盘查尸体。

  文化局不同意,古力直接报告到了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下了文件,让古力协助调查,但只给两天时间。

  事情谈妥后,古力请丁武吃饭,我也去作陪。酒桌上,我就问他羊皮卷的事情,希望他归还我。

  古力笑笑,从包里面把羊皮卷拿了出来,跟我说保存完好,叫我放心。

  彝族人爱喝酒是出名的,只是我有病,不甚酒力,喝了两杯就醉了。

  我瘫软在长椅上面,伴着都市的霓虹,微风吹来让我昏昏欲睡。睡着睡着,我像是进入了梦香,又像是清醒的。

  酣睡中,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我迷蒙的看到,陈洋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就站在我的前面。她那清纯的样子,娇羞的周冬雨。

  我问她干什么,她跟我说,叫我不要把她的尸体给古力,要赶紧将尸体抬走,送到美姑县线山下的槐树洞里面。

  我很是不解,美姑县哪里有这么一坐山啊,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美姑人。同时干嘛要送走她呢?

  于是我就问她到底为何,可能我真的说了梦话,古力和丁武就发现了,我隐隐约约听丁武叫古力别搭理我,接着两人又喝起酒来了。

  陈洋叫我别管,说我不这样做,会害死我自己的。我毫无意识,乐乐的就笑起来,问她是不是已经做了鬼,还是怎么的。

  这么一说,她突然就变化了,变的面目狰狞起来,又成了死前的样子。我吓了一跳,不由得叫了一声,丁武和古力就问我怎么了。

  就在这一刹那,隐约听见陈洋在喊,说一定要送走她,如果送不走她,就一把火将她的尸体烧了,千万不能落在古力的手里,还说落在古力手里,古力会利用她,来伤害我。

  我吓的弹了起来,趴在了酒桌上,把啤酒瓶都弄翻了,一身的冷汗直冒。

  古力问我咋了,我摇摇脑子,说自己做了噩梦,梦见了陈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陈洋为何不待见古力呢,朋友们,继续往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