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巫牛盘腿坐在地上,一把将羊皮卷打开,眼睛像是冒了光一样,低头盯着羊皮卷就看了起来。

  他看的很是入神,前面还没有做什么,后面慢慢的就念了出来,念的那些东西我完全听不懂。

  伴随着他的念白,他整个人都精神了,没有一点睡意。念完一段,这老匹夫慧心一笑,接着又开始念下一段了,还不时的挥舞自己的手臂,一脸的兴奋劲儿。

  我等不下去了,伸手就要去夺羊皮卷,叫他快点跟我去墓室找丁武。这老匹夫一把抱住羊皮卷,笑嘻嘻的看着我,说这就去,这就去。

  他没有将羊皮卷给我,而是拿在了自己手里,边走边问我,说这东西是怎么搞来的。

  我很是坦白,说这是我外婆死之前留给我的,还坦言是鸠山毕摩的遗物。老匹夫听了也不作回答,嘴上不停的念叨着:鸠山啊鸠山,你没想到吧,哈哈哈!

  他突然变的怪怪的,这也符合他的个性,我没有追问下去,就和他一起来到了洞口。他打着手电筒,跟我说害怕就别进去。

  我确实害怕,不过有他在,老子不怕了,不管怎样,至少说有个陪葬的人。

  我跟了进去,他拿着电筒四处射了下,发现丁武确实不见踪影,就喊了起来。我提醒他别喊,说有蝙蝠。

  他没有理我,又喊了一声丁武的名字。这一喊,红色的蝙蝠群,像风一样的涌了出来。

  一团蝙蝠围着沙巫牛盘旋,手电筒掉到了水里,老匹夫不紧不慢的念叨起来,念的内容我听不懂,同时挥手去驱赶蝙蝠。

  酷匠《网正!版首发

  他这么一弄,蝙蝠越来越多,一不小心,这老匹夫摔在了水里面。我要伸手的拉他,他惊慌的叫喊起来,叫我快点出去。

  我吓尿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虽然讨人厌,但我没有丢下他,而是拖着他往外跑。蝙蝠追了上来,死死的纠缠着我们。

  突然,沙巫牛从袖子里,扯出了一串的猪牙齿,在空中一阵挥舞。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前生猛的蝙蝠像触电一样,全都飞了回去。

  蝙蝠飞走,我正想问他是怎么搞的,没想到他一把推开我,冲进了墓室。顷刻间,整个墓室都安静下来,滴滴答答的水声也不见了,静的如同枯冢。

  我呆立在外面,不停的喊着他,但没有丝毫回应。这墓室像是凝固了一样,似乎要吞噬掉所有来访的人。

  想着丁武进去没有音讯,沙巫牛也没了踪迹,我就不敢再往前一步。

  胆战心惊的我,正准备回到帐篷里,刚走两步,墓室外围的水里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狰狞的面孔,我啊的叫了起来,毛骨悚然!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长头发凌乱的垂落,两个眼珠子掉在外面,嘴里的舌头探了出来,上面还流着血。

  我原本想回帐篷,这一惊吓就乱了方寸,直接冲进了墓室。

  没想到,那女鬼的魅影又浮现在洞口,而这一次,幻化出来的是一张清纯的脸蛋,大大的眸子,长长的睫毛,俨然就是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生。

  我吓傻了,掉头就跑,一溜子冲进了帐篷,直接钻进被窝,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闭上眼睛心乱如麻,克制自己不要乱想。

  但越是克制,就越要想那些画面,特别是沙巫牛流血的舌头。

  我心想这回自己彻底完蛋了,女鬼陈洋肯定把丁武和沙巫牛都残害了,而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这种未知的恐惧,萦绕在我的脑海里,人本能的就害怕黑,而我又不敢起来开灯,只能祈祷,希望外婆保佑我。

  我一直睡不着,甚至在想,是不是沙巫牛在作怪,把白面子放走了的呢。

  我觉得有可能,甚至猜想,沙巫牛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只是女鬼陈洋的出现,加上丁武梦游,又作何解释呢?

  越想越就疑惑,越疑惑就越害怕,把我搞的难以入眠!

  我隐隐约约听见,墓室里面有沉沉的响动声,像是地震一样,似乎有东西在不停的落下,又感觉是又人在打桩。

  就这样,处在惊恐中的我,蜷缩到了天蒙蒙亮,才怯怯懦懦的拨开帐篷,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动静,于是一步一步,一惊一乍的走向墓室洞口。

  刚走到洞口,丁武居然出来了,手里拿着我的羊皮卷。他一脸的泥水,头发上都全是泥巴,粘连在一起,像个乞丐。

  见他走了出来,我赶紧迎上去,一把抓着他的胳膊,急切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丁武一脸茫然,摸摸自己的脑袋,反问我怎么了。

  我无语了,这小子不会又梦游了吧?这不可能啊!

  他看看自己的衣服,发现不对劲儿,挠挠自己的头发,猛然觉得有问题,问我自己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说昨晚他进入墓室抓白面子之后,就一直没出来,又问他有没有看到那沙巫牛。

  丁武说根本没见过沙巫牛,说自己寻着白面子冲进去后,电筒突然坏了,自己找不到方向,最后像是磕了一下,就睡着了,一直到现在才醒来。

  我问他有没有见到女鬼,他开玩笑说:“有毛的女鬼啊,要有女鬼,老子就把她日了。”

  我根本笑不出来,跟没心思开玩笑,我断定他不知道昨晚的情况,于是就把陈洋幻化成女鬼跟踪我,的事情给他讲了下。

  他看了看墓室,有些紧张,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当然是真的,还说陈洋给我写了字。

  这样一解释,丁武像是记起来什么,皱着眉头说自己在墓室里睡着之后,做了一个梦,梦里面陈洋叫他不要乱走。

  他这么一说,就更加的邪门了。我看了看他,有点害怕,退却两三不,小声的问他是不是被陈洋附体了。

  丁武拿着羊皮卷打在我手臂上,哈哈哈大笑,说我是想陈洋想疯了。

  我看他样子,的确不像鬼附身,因为他的状态和常人无异。

  我拿着羊皮卷,问他是怎么找到这东西的,因为之前这东西被沙巫牛带进去了啊,而现在沙巫牛不见了,这东西却在。

  丁武说自己走出来的时候在水里捡到的,还问我沙巫牛进墓室干啥。

  我解释起来,他边听就边撒尿,一泡撒完,大大咧咧的就往墓室里走,说进去看看。

  我有些害怕了,这到底要不要进去呢?丁武现在是人还是鬼?要是鬼,我岂不是死路一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你们说丁武是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