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章 沙巫牛抢走羊皮卷

  我颤抖着嘴皮子,问着她到底是谁,喊叫着让她别跟着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

  她很是着急的样子,嘴巴在动但没有声音,而墓室洞口又出现了一排文字,写着:我是陈洋,你不要进去!

  没等这文字消失,我惊叫起来了:“啊!”。

  我不停的喊着,叫她滚开。只见她的那白净的脸蛋,突然变的血肉模糊,简单的说就是车祸现场。

  见我很害怕,陈洋赶紧捂着自己的脸,但捂着脸的那双手更让我害怕。

  那手上没有肉,全是白骨头,可是带着很多精美的手镯和戒指,这手镯看上去很是考究,就像凉山州博物馆里古代土司的物件。

  她焦躁不安,不晓得说什么,我颤抖的问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她没回答,样子很焦急。

  突然,我感到心口一阵痛,像是被打了一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而陈洋的魅影,瞬间消失,飞进了墓室深处。

  酷¤匠3@网唯一M正版,L其他z…都是j盗`k版

  我呆坐在地上,手电筒怎么都打不开了,一片漆黑。我脑海里不停出现陈洋刚才恐怖的样子,和那清纯婀娜的倩影,越想越就是慎得慌。

  但感觉她不是害我,而是再告诫我什么。可我担心丁武的安慰,就不停的叫喊他。

  丁武没有任何回应,我在墓室洞口看了下,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了,只听见有人拍打水面的声音。

  “老武,老武。”接连几声下去,都没有反应,连回声都没有。

  坦白说吧,这一次,我是彻彻底底的怕了。因为之前的一幕幕,我只在电影里见过,而现在,却是真实的出现在我面前。

  叫不动丁武,我一个人又不敢进去,就摸索到了帐篷里面,喊沙巫牛起来。沙巫牛睡的如同死猪一样的,我拍他都没有反应。

  我惹急了,拿起棍子就要砸他,没等我砸下去,这他猛的一下坐了起来,黄黄的眼睛瞪着我。

  “你要干啥?”他吼了一声。

  他这突然起身,像是未卜先知一样,把我吓了一跳。

  我给他披上衣服,叫他快点起来,说出大事了。他白了我一眼,揉了揉眼睛,一把推开我,叫我不要一惊一乍的。

  我焦急的说白面子不见了,又说我见到了女鬼,还讲丁武跟着白面子和女鬼跑进了墓室里面,已经找不到人影了。

  听着这话,沙巫牛先是满不在乎,淡淡的说白面子不见了很正常,还说我要是把那东西真的逮着,那我就是大毕摩了。

  我不想听他扯,很担心丁武,特别是陈洋幻化的女鬼,那真的太吓人了。我再次强调,说有女鬼,又重申丁武进了墓室。

  他满不在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叫我别瞎扯淡,说要是真有女鬼,他就把那女鬼收了。还说丁武去墓室没什么,不会出事。

  我叫不动这老东西,拿着电筒就准备走进墓室找丁武。刚要出门,他嘿嘿的笑起来,叫我最好别进去,小心白面子把我吃了。

  我搞不懂这家伙,之前见我抓了白面子,对我还很友好,一脸的和蔼可亲,现在怎么就变了态度呢?

  我来不及多想,打着手电筒就往墓室边上走,走过去一看,坏了!

  墓室洞口不晓得怎么的,居然坍方了。我电筒一射,发现上面写着几行文字:不要进来,丁武没事儿。

  看着这文字,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女鬼陈洋,她这到底是要闹什么?

  在我的印象中,当年读高中,丁武小子坏的很,记得有次故意捉弄陈洋,把陈洋弄哭了,惹的全班哄笑。

  我想到这里,我就担心女鬼报复丁武,就觉得这女鬼会不会是故意设下圈套,想一步步的害死丁武。

  但我又觉得不可能,陈洋生前可是乖乖女,不像那些绿茶婊招蜂引蝶的,她到死都没有找过一个男朋友,应该不会这么小肚鸡肠。

  我茫然的看着当着墓室洞口的泥土,毫无办法,又跑回去给沙巫牛说,叫他快点想办法,不然丁武要困死在里面。

  沙巫牛子一听墓室塌方了,又劈头盖脸把我骂了一顿,叫我不要瞎说,还跟我简单的分析,说这墓室岩层稳固,根本不可能发生塌方。

  我没办法,直接火了,破口大骂他是老匹夫,一把将他拉下床,生拉硬拽的拖到了墓室的洞口。

  很奇怪!

  把沙巫牛拉过去,墓室洞口塌方的泥土不见了,墓室和白天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我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不解的说这不可能啊。沙巫牛气的不得了,一把推在我胸口上,骂我不是东西,说我杀狗就算了,现在还捉弄他这个上了年纪的人。

  他这一推,就把我揣在胸前的羊皮卷,弄的掉在了地上。我赶紧捡起来,这毕竟是关乎到我生死,破解克滋的东西。

  他本来都要走的,突然发现了羊皮卷,就摸了摸胡子,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没什么,就一破布而已。

  他叫我拿给他看看,老子打死不给他。这老杂种一口痰吐在地上,鄙夷的说我不尊重人,迟早都是死样。

  我没有搭理他,来不及纳闷这塌方是怎么突然间消失的,不停的喊着丁武的名字。墓室里面仍旧没有声响。

  无奈,我提着手电筒,一步一步的就走了进去。

  刚进去,‘吱’的一声,一群蝙蝠朝我飞了过来,直接扑在我的脸上。我吓的要死,慌忙就往外面跑。

  等我跑出了洞口,那蝙蝠乖乖又回到了墓室里,并没有追来。

  如此往返了三次,把我搞懵了,我心想这很可能是陈洋在搞鬼,要么她已经弄死了丁武,要么就是不想让我进去。

  想到这里,我五味杂陈,担心丁武真的因我被害,但自己又不能冲进去白白送死。

  无奈,我只能回到帐篷里面,跪求沙巫牛那老杂种,希望他能进去帮我找找丁武。沙巫牛装着睡觉,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好话说了一大堆,最后这老孺子听的不耐烦了,转头过来,跟我说要想让他进墓室,我就必须把羊皮卷给他看下。

  妈个比!这老东西实在是太贱了,完全是在要挟我啊。

  我很是火大,打死都不给他,说他是在倚老卖老。老匹夫冷冰冰的,说不给看,那丁武就只有等死了,还跟我说白面子会把人杀了,吃掉小JJ。

  他这么一说,把我整的被动了,虽然我很恨他,但丁武作为我的好基友,我不能见死不救,最后只好把羊皮卷给了他。

  这老匹夫心急的很,我刚掏出来,他一把就抓了过去,看上去有些怪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 说:

  你们说丁武死没有?而这沙巫牛是不是好人呢?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