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活捉白面子

  看着河渠子里水在慢慢的涌动,我手颤抖的抓住了渔网线,然后拿电筒照射了下。

  妈啊!

  我吓尿了,手一抖,电筒直接砸在丁武的身上。丁武正要说话,我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只见河渠子里面窸窸窣窣的,一阵唧唧咋咋的声音,慢慢的袭来,如同恶鬼在低吟。

  起初,这东西潜在水下,如同海豚一样的射了过来。看不清样子,只是头上的眼睛发着绿油油的光,同阴间的黑猫冒了出来。

  丁武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到金子一样,我慢慢松开手,小声的说快看。

  酷n匠z#网唯一gv正L版K,s"其!他X都9|是+盗…D版…_

  “磁刺刺刺....吱吱吱......”白面子在怪叫,而对岸墓室里慢慢的涌出了水,滴滴答答的,像是在给这东西鼓劲儿一样。

  丁武看着河渠子里的动静,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不用说,丁武表面上不怕鬼神,这番还是有所惧意。

  白面子一步一步游向渔网,俨然就是奔着狗肉去的,我的判断果然没有错。只是我擒着渔网,手抖的很厉害。

  原本我想自己是一个教师,不应该害怕这东西,但现在,我不得不怕!

  丁武小声问我要不要叫沙巫牛来帮忙,我直接否定了,他要是来了,绝对不会让我们的计划得逞的。

  我猫眼示意了丁武,让他准备好收网,丁武点头一下,打开了电筒,射在了河渠子的中心。

  只见一群大小如同果子狸,通体长着黑毛,唯独脸蛋是白色的怪物,一扑一扑的在撕咬渔网。更是吓人的是,这东西头长的像人,但是长了三个胳膊。

  进入渔网后,这东西感到不对,就要跑。我见势不妙,嚷了一声,喊着:“快,收网!”

  这一声吼,白面子听到了,嘎吱嘎吱涌了起来,不停的挣扎着。我和丁武慌忙的扯着网子,汗水都流了一地。

  一拉,足足十来只白面子在网里面,刚开始感觉很轻松,没想到刚出水面,这东西奋力的挣扎起来。

  吱的一声,一个白面子用獠牙把渔网撕破了。但这家伙没有马上逃离,而是在水里拿着网子,回头一下盯着我,眼睛眨巴一两下,绿油油的光就朝我射来。

  它那诡异的眼神,如同在警示我,像是在跟我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一下,把丁武吓的蹲在了地上,动都不敢动一下。

  “怕什么,快起来!”我喊了一声。

  丁武回过神来,不停的和我拉网,白面子不停的挣扎。废了很大的劲儿,我们把网拉了上来,虽然网已经撕破了,但还是套到了两只白面子。

  这两个白面子龇牙咧嘴的,怒视着我们,但就是跑不掉。只是我不敢上去捉他,深怕被咬。

  挣扎一阵后,一只白面子突然就撒尿了。但我没有带工具,看着它撒尿,却不能接住,很是郁闷。

  我用电筒照着这两东西的眼睛,提起了渔网子,准备带走。没想到,这东西被光一照,吓的抱着头,样子憨态可掬,还有点小可爱呢。

  我胆大啊,拿着树枝就戳了一下这白面子,它叫了起来,像是在求饶。

  我不由的想起了羊皮卷上说的,这白面子属于水鬼,在水里是无恶不作,但一旦离开了水,很快就会死去。

  于是我跑到帐篷边上,将这两个畜生放在装满水的瓷盆里,它吐出黑黑的舌头,怒视着我。

  我白了一句,说你丫乖乖的给老子撒尿,撒完尿老子就放你走,不然......。

  话还没说完,墓室里“盎”的一声响起,像是有老虎在叫。

  这一声吼叫,白面子不但没有害怕,而是狡黠的冲我一笑。伴随着墓室里的声音,沙巫牛那老孺子走了出来,看上去很是阴沉。

  他这一出来,我就紧张了,这两天我多次得罪他,他要是知道我抓到了白面子,肯定会让我放了的。

  他拿电筒直接射在我的脸上,看到瓷盆里网着的白面子。没等我说话,他就问我那是什么。

  我是抓的白面子,他走了过来,两个畜生就叽叽喳喳起来,对着他不挺的笑,像是在说什么悄悄话一样。

  “你小子能耐啊,这都能让你逮着,算是你的服气。”他一改往日对我的态度,突然变的和蔼起来了。“告诉我,你是不是学过毕摩术?”

  “毕摩术?我没学过。”

  我老实的回答他,他感到诧异,问我祖上是不是有人做过毕摩,还是怎样的。

  见他如此友好,我不再隐瞒什么,说我外婆是毕摩。一听我外婆做过毕摩,他递给我一只红塔山,和我聊了起来。

  我把外婆的经历全告诉看他,他听后微微点头,拍拍我肩膀说:“鸠山不愧是大毕摩啊,哈哈哈哈。”

  他如同疯癫一样的笑了起来,有点无厘头。我也就是透露说外婆跟鸠山学艺过,没曾想他反应这么大。

  我问他怎么知道鸠山,他说自己祖上是土司,小时候还亲眼见过鸠山。

  他问我鸠山后来是不是真的没有后代,这个问题我不清楚,就没回答。他带着疑惑,说时间不早了,叫我早点休息,跟着丁武走进了帐篷。

  沙巫牛走进帐篷后,我就听见呼啦啦的打鼾声音,感觉他们睡的很死。但我没有睡觉,我一直守着白面子,等这两个东西撒尿。

  等了约莫半个钟头,丁武闭着眼睛,飘飘然然的就走了出来,手做着抱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傻傻的在笑,嘴巴子不停的动着,看上去色迷迷的。

  我以为他起来撒尿,没想到他朝我走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猛的一口就亲在我的后脑勺上。

  额......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一把推开他,但他又扑了上来,嘴里不停的呢喃着:“洋洋.....来嘛,来嘛......我是老武....”

  我靠!这家伙是在做春/梦,还是梦游的状态,他老婆可不叫洋洋。只是听着洋洋这名字,我感觉挺熟悉,但记不起来是谁。

  我一下推开他,他像是着了魔,闭着眼睛也能看到我,色色的笑着朝我扑来。

  我很想叫醒他,但想着书里面说,梦游的的人是不能叫醒的,不然会出事。于是我躲了一下,这小子一把扑上来,没有扑到我,摔在了地上,弄一脸的马屎。

  但他丝毫没有感觉,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上的马屎,又朝我扑来,很是搞笑。

  我不停的躲着他,他就是不放过我。就在这个时候,瓷盆里一只白面子开始撒尿了,我一只手撑着丁武,不要他靠近我,另一只手拿着方便面盒子去接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 说:

  大家感觉如何?你们怎么看丁武,和沙巫牛?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