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白面子不能抓

  我心想丁武对‘克滋’讲的头头是道,于是就问他,能不能想办法,帮我出去体内的‘克滋’。

  丁武哈哈一笑,当初答应,说自己就能帮我解除了。我听了这话,半信半疑,不过看他的样子,都是胸有成竹的。

  就这样,在丁武家里呆了两天,这两天里,克滋一直在发作,整的我要死不活的。

  两天后,丁武把我带到了琼海边的树林里,他穿了一身黑衣,搞的很是隆重,手里拿着法扇,羊骨头、黄烛、米酒什么的,让我坐在石头上,就要开始给我驱除克滋了。

  我很是期待,恭恭敬敬坐在那里,等待着他的作法事。

  他挥舞着法扇,嘴里不停的念叨,说的什么也也不懂。猛的一下,将黄烛扇的熄灭了,然后点燃一个小纸人,把燃烧完的灰烬混着米酒,让我喝掉,说喝了这东西,克滋就能祛除。

  我喝掉了那沾满灰烬的米酒,想着应该没事了吧。哪知道刚喝完,‘扑’的一下,米酒就喷了出来,直接射在丁武的脸上。

  丁武顿时慌了神,问我怎么了。

  我没法说话,克滋再度发作,不停的上吐下泻,全身激烈的抽搐起来。我本以为这是丁武做法后的反映,没想到根本不起作用。

  见状,丁武赶紧羊骨头递给我,让我咬着。只是这次咬着羊骨头,作用已经没有之前的大了,感觉这东西压不住体内的克滋。

  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才平静下来。丁武一脸的暗沉,扶起说,想要说话。我没等他说,自己率先道歉,说自己给他添麻烦了。

  我刚说完,丁武这小子一脸的愧疚,说是自己的错。我听着就不明白了,他何来的错啊,又是让我住,又是想法子给我驱除克滋,我应该感谢才是啊。

  原来是这样的,丁武其实并没有他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也不是什么毕摩。他就是文化局的一个小科长,平时喜欢民族文化,了解毕摩的相关知识,下乡去做过一些采访,对克滋略知一二。

  但他一直喜欢显摆,在查阅很多资料后,搞了这么一出,想通过自己的手发来帮我驱除蛊毒。只可惜学艺不精,所以现在才搞的我毫无起色。

  丁武不停的给我道歉,说对不起我,要我打他也好,骂他也好都行。

  我怎么可能打他,他虽然做的欠妥,但是出发点是好的。这样的好朋友现在这社会,已经不多见了。

  要知道当年一起毕业的同学,发达了的人早已不认我,而我每次从南充老家,都是丁武到车站接我,陪我喝酒。

  我叹息一声,说不怪他,他很是难过,说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要把我治好。

  回到他家里,我看到了他书架上的彝汉词典,不由得想起他在文化站,是搞文字翻译的,而外婆临死前提醒了我,说我想要驱除克滋,就的去看羊皮卷。

  想到这里,我就让他陪我回去,帮我翻译羊皮卷。说来也巧,丁武他们单位这几天,正好要跟着考古队到美姑县去调查什么,我顺路坐车和他就回了家。

  我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才在床底下把那羊皮卷找出来。一年没有动这东西,上面全是灰尘。我拿出来就给丁武看,让他翻译。

  丁武翻开羊皮卷,慢慢的指着那些文字,开始念了起来:《彝人禁忌》,读此书,练此法者,必须是我彝族毕摩,其他人等不得查阅。

  念完这段,丁武就打住了,说着东西他不能看,他不是毕摩,也不是彝族人。

  我顾不得这么多,叫他继续翻译下去。丁武只好一句一句翻译,读了一阵,丁武指着上面一个相文字说:“老表(彝族人之间的敬称),找到了,找到了。”他激动的笑了起来。

  “找到什么,你快说啊!”我很是激动。

  丁武讲着:“这上面说要找还魂草,和白面子,用白面子的尿泡还魂草,就可以解除蜈蚣克滋。”

  我一看,上面象形文字确实画着一棵草;同时,我记得外婆死前跟我说过这事,当时特别的提到了还魂草和一个动物的尿,没想到居然是白面子。

  照这么说,外婆临死前说的没有错,而我这一年来,治病求医,完全就是在南辕北辙。

  而这白面子,在我们彝族人口头是有传言的,大家都说这东西是一种鬼,生在河水里面。长的很白,眼睛是绿色的,特别喜好吃狗肉。而狗在彝族,没有那个人敢吃,这是民/族的禁忌。

  同时,这东西喜欢作怪,你如果去水里游泳,它会悄无声息的,吃掉你的男根,等你上岸后才发现自己失去了弟弟。

  小时候外婆还跟我讲,叫我别去河边玩耍,说人见了白面子,要么疯掉,要么瞎眼睛。

  种种吧,关于白面子的传言很多,但我从未见过,要去找,谈何容易呢?

  然而丁武却略知一二,他说自己在《彝凉史录》里,看到过关于白面子的记载,说这东西只在夜间出没,生长在‘荒原山’下边的河渠里。当年蒙古人北上围攻南宋,途径凉山州,还抓过白面子祭祀。

  丁武不敢继续读羊皮卷,怕亵渎圣贤,我觉得也没必要再看下去了,毕竟我目的不是成为毕摩,看完羊皮卷也没用。

  我只想只想马上去荒原山抓那白面子,祛除自己体内的克滋。

  为了防止父亲把羊皮卷给我扔了,我将这东西踹在了身上,如同护身符一样的照看着。

  正准备出发,丁武单位的同时打来电话,叫他先过去一趟,说有块碑文要他翻译。

  无奈,我只好跟着他一起走,因为他们单位考古的人,就在荒原山的北麓。

  去到那里,几个考古队员,围观在一个古墓外面商议什么,而古墓下边,恰恰就有一条小河。

  我抽着烟,就跟考古队员闲聊起来,领头的说眼前这古墓,很可能是南宋时期,凉山州美姑王朝的遗迹。

  我信以为真,但丁武说这是扯淡,叫我别信。

  他说他们这名义上是考古,其实是局里面组织一帮人,假借考古之名,出来吃公款。所谓的美姑王朝也就《彝凉史录》里提到过一笔,传言被蒙古铁骑扼杀在山林之中。建国后组织过多次科考行动,但都没有找到证据。

  考古队员们听说我要找白面子,一个个都乐了,说他们这帮人把凉山州都跑完了,根本没有遇到过什么白面子。

  我们正纳闷呢,水荡荡的墓室里突然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说着:小伙子,那东西可不能抓哦!

  C看正版V》章●节上U酷匠v*网bP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 说:

  第六章送上!朋友们,你们想抓白面子吗?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