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是阴阳人

  我叫桑榆,今年二十五岁,出生在四川省凉山州彝族自治州,我算半个彝族人。一年前我是四川省南充市一名乡村教师。现在是什么呢?不满你们说,是阴阳人。

  看到这里,你们肯定觉得搞笑,心想人民教师,怎么成了不男不女的阴阳人?

  对于这样的疑惑,我能理解。而我之所以变成阴阳人,还得从2014年说起!

  2014清明节,我组织班里学生春游。在乡镇小学的孩子不像城里人,可以去公园什么的,我们只能去爬爬山,看看油菜花。

  最“X新06章、|节上M,酷,匠网;

  学生们在田野里玩耍,我则是躺在草地上休息,慢慢的就睡了过去。睡着睡着,突然感觉一阵剧痛,我大叫了一声,嗖的一下就弹了起来,不停的用手打自己的脖子,学生们看着我都傻掉了。

  冷静之后,感觉手里面湿湿的,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根黑色蜈蚣。这蜈蚣长约20厘米,一排排爪子,触角弯曲,很是恶心。

  我知道蜈蚣有毒,但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小的时候,我父亲就靠卖蜈蚣做药引子,维持家庭运转。我呢,也被咬过多次。

  我按照以前父亲讲的方法,把口水吐在手上,扯了几颗尘艾草揉碎,就涂抹在伤口处。慢慢的,疼痛感就消失了,我也没有太在意这事儿。

  然而,等我回到学校宿舍后,我才发现出大事了!

  洗澡的时候我照镜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变得乌黑了,同时还冒起来了一个大包块,包块里面全是黑色的淤血,涨的都快爆开了!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穿了个军大衣就往镇上卫生所跑。去到卫生所,一个二十来岁儿的医生看了下,说问题不大,只是伤口发炎而已。给我涂抹了一些药膏,就叫我回去。

  听了医生的话,我内心慢慢的就平静了。但一觉醒来后,才发现这是个庸医。正是因为他,害的我失去了一切,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真的,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想问候他全家!

  睡醒后我想要起床,但是全身无力,试图坐起来,可就是没劲儿。揭开被子一看,整个身体成了黑色,从脖子一直到肚子下面,连手指甲里面都是黑的。并且全身燥热,如同掉进了烈焰之中在被灼烧。

  最后120把送到了南充川北医院,这是川北地区最顶尖的医疗单位。只是在医院里住了几天,什么药都吃过了,专家也会诊了,但就是找不出一个结果。

  最后医院给我下了病危通知,说我最多活一个星期。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你想啊,我才二十几岁啊,大学刚毕业,好不容易从凉山州彝族山区走出来,正是该赚钱报答父母的时候,没想到自己现在却这样。

  百善孝为先,想着自己在凉山州山里的父母亲,我忍不住就流泪了。

  最后我决定放弃治疗,一是自己本来就没有治愈的可能,二是不想因为自己,再花父母的钱。

  于是我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到了凉山州美姑县的老家,希望在死之前,见见我的父母,以及我的外婆。

  我回去后,整个寨子的人都走了出来,想和我攀谈几句,毕竟我是大学生,是走出去的人。

  但他们都被我的样子吓坏了,有几个老人,嘀咕说我是中魔了,叫村里的小孩不要跟我说话。对此我没有任何表示,因为我是教师,神鬼之说我从不相信。

  母亲抱着我痛哭,我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是这个家庭的希望,但是现在,带给她的只是失望。想想看,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该多伤心啊!

  我见到父母之后,就对他们说,希望他们把我外婆也叫过来,我想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但父亲一口否决了,说我外婆来了不会有什么好事,劝我去医院治疗,说砸锅卖铁,把家里的牛羊卖完都要把我治好。

  我父亲之所在不要我见外婆,那是有原因的。我虽然生在在凉山彝族地区,但我父亲不是彝族人,他是彝族和藏族通婚的结果,被称为‘杂种’。而我母亲却是彝族人。

  老一辈的彝族人,非常反对和外族通婚,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父母的结合在当时是被鄙视的。而最被鄙视的是我的外婆。

  我外婆是彝族的毕摩,‘毕摩’是彝族的祭司,类似于汉族的神婆子。但彝族毕摩一向都是男性,而我外婆是整个凉山彝族州唯一的女毕摩。听我母亲讲,外婆当年是十里八村的名人,大家对她十分的尊敬。

  然而就因为父母的结合,打乱了沿袭千里的秩序,让我外婆备受质疑。就此她被‘推下神坛’。作为一个神灵的象征,她的女儿找了外族人,没有人会容忍她。

  从这以后,外婆被视为叛徒,被驱逐到了山里面,一个人生活。受到封建迷信的制约,老人家一年中,只有火把节,才能和我们聚在一起,所以我见到她的机会很少。

  我父亲之所以不想我见她,是因为每次她来家里,总跟我讲一些神鬼之说。摸着我的头说自己又是去了阴间,还说我将来必有一难什么的。

  这些东西我每听一次,兴趣就会减少一点,伴随着自己书读的越来越多,慢慢的我就很难和她交流了。

  不是有代沟,而是我明白唯物主义论,同时作为教师,我不可能去信这样东西的。

  只是每每想到小时候我去山里,老人家都会给我烧土豆吃,抱着我指着远处说我将来一定能成大事,我心里就难受。

  我哀求父亲把外婆叫来,父亲听后断然拒绝。如此一来,我很沮丧,最后自顾自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出门去山里见外婆。

  说真的,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想见到她,但就像有一种魔力一样,牵引着我,叫我必须与她见最后一面才行。

  见我不听招呼,父亲气的要死,咣的一声,一把将门关上,怒视着我。

  我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关闭的门,感觉像是关上了我最后的希望。冷清的屋子顿时变得肃静起来,没有阳光,我感觉寒彻,如同掉进了冰窟窿。

  父亲气的就骂了我,说我书读到牛屁股里了,不去医院治病,非得见一个神婆子。

  他讲的正激动,突然,门嘎吱一声开了,一缕刺眼的眼光射了进来,我不由得闭上了眼睛。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烟草黄纸味道。

  转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那苍老如同陈钟古墓般的外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 说:

新书第一章,感谢大家支持!这本书,对我很重要,是我压箱底的书。就现在这第一章,我改了三个小时,希望大家能满意。这是我第一本灵异,也是我最重要的一本书,希望大家喜欢!

书库 目录 2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